Loading
0

奕扬:蝴蝶来过这世界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最近都是五点不到的时候就醒了,赖在床上翻微博,看到湖北的一位DJ转贴了一则关于奕扬的消息,心里一惊。不顾这个时间点是否合适,立即致电林小飞,把自己的担心跟他说了一遍。林小飞说应该不会的,因为就在前两天还见过一次面,通过电话,发过短信。现在的消息都是未经证实的,可是他再打奕扬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一整个上午我都在开会,但心里面还是系挂着这件事情,午休的时候看到林小飞的一条微博私信,末了注了三个字“傻孩子”,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即刻便湿润了。

我跟他一直未曾谋面,连电话也不曾通过一次,仅有的交流大概只有文字和声音。第一次知道他,是我赠与林小飞的短篇小说集《留一把钥匙给你》,被他从林小飞那边抢回去看了,并回馈林小飞觉得我写得很好。自己的文字能够被欣赏的人看到,并且读懂,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我这才有机缘跟他有了IM通迅工具的联络,但似乎交流也不是太多。各自在线的时间段不一样,我正常工作时段都在,而他应该更晚一些。在我的印象里面,他人虽然在仙桃做节目,但却常常回武汉

再后来,《留一把钥匙给你》当中的一篇《亲爱的,我去过你的城市了》被他录成音频,放在网络上。我推荐给其他人听,不喜欢的人讨厌他不那么字正腔圆,喜欢他的人觉得有那么一点点意外的惊喜。后来我将他的声音归类为“野生动物”,不那么完满,却因为有强烈的个人风彩而显得特别。再后来的交流几乎都是微博上的,他说他取消了新浪的认证,我得知他离开仙桃台,准备去北京进修一段时间。我还说,这年头敢放得下已经拥有一切再回校园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他回了一个笑脸。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交流了。

在林小飞那边得知,他七月离开仙桃台,在家赋闲一个月,其间面试了湖北音乐广播,结果没能如愿。这其间跟林小飞有聊过一两次,三个月进修的学费也全部付掉了,林小飞劝解他学完回来再看。微博上看到任主播将他的离开归结在这件事情上面,还有很多做深夜晚班档谈话节目的主持人,更心有戚戚然地将这一切归结在心理层面上的原因,但我觉得这些猜测都令人感到不安。林小飞也不相信这些是导致他放弃人生的最终原因,这世间总归有一些事情永远都是不为人知的。相信他亦曾困苦过、左右过、徘徊过,然后释然了。

或许他在个性的确的封闭、内向、敏感等诸多不稳定的因素,然后在各式各样的压力面前,不能自持。其实,活在当下的你我,何尝亦不是如此,与这个世界一直格格不入地保持或远或近的关系。我们常常活得很自我,或者标榜自己活得自我,就连奕扬离开亦被一些人解读为“微博直播自杀事件”,是一件过于自我对这个社会不负责的态度,敏感性已令他的微博和新浪博客都先后被注销。但常有一件事情令我们保持着清醒,那就是这世间别人给予你我的关爱。其实在偶尔冲动前,想一想他们曾经对你我的好,以及你我万一离开之后他们的痛,或许我们就不会那么冲动。

林小飞的QQ签名上写着“人来到世间,本来就是死路一条,所以不用着急抵达终点。”人生就是一场单程旅途,各式各样的风景,各式各样的机缘,相信这样的道理人人都明白,可是却并非人人都能做到。有些人选择了各式各样的放弃,各式各样的离别,各式各样的人生体验,包括我在内,我在《单程旅途》里,以文字的方式演绎了一遍自我消亡,而他却选择在现实世界里面给这场单程旅途做了一个终结。可我仍然希望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像蝴蝶来过这世界,纵使匆促短暂,但请尽可能地美丽,不要因为某一朵花凋敝而放弃整个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