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分手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分手”相关联的文章
  • 没那么喜欢,为什么分手了还是会疼?

    没那么喜欢,为什么分手了还是会疼?

    文图 / 左叔 1、 也许在睡梦里听见了手机提示音的动静,否则不会一夜都是莫名的梦境。直到凌晨五点多,我才醒在入秋后的散淡的晨光里,读到你给我的留言。只是短短的几行字,可是读起来,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你内心里有钝刀划过。 你说:在一起几年了,对他一直都不是那么得喜欢,可是真的分手了,心依然会疼。 你既没有说,为什么一直不是那么喜欢,两个人却在一起几年;也没有说,最终是因为什么, ...

    阅读全文

  • 分手是堂人生必修课

    分手是堂人生必修课

    文图 / 左叔 分手是堂人生的必修课,和恋爱一样。 恋爱可以激发一个人生命里最大的正向能量。热恋中的人的似乎自带光华,连平时并不显见的才情和诗意也忽然萌发出来了,从小作文句子没有写通顺的人也能够在往来的互动中留下令人惊艳的文字,那才情并不逊色三流的诗人。可是这段自带光华的时段通常都极为短暂,如电光火石般燃烧一瞬间,余下来的除了灰烬,还有虚空之后难捱的落寞。 初一看,都会以为 ...

    阅读全文

  • 姑娘,爱已成灰不必贪恋暖

    姑娘,爱已成灰不必贪恋暖

    文图 / 左叔 不知道是被今年第一拔寒流洗礼过的关系,还是世卫组织狂虐“单身汪”重新定义了“残疾”的标准,最近收到的情感问题一直如鬼打墙一般,绕着“旧爱”不放手。的确,随着年纪增长,我们变得越发得不愿意结交新朋友,过于清简的社会关系和朋友圈,让人生偶遇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即便有,多半人的内心其实也有“害怕从头交待起”的顾忌。 人生历练是件很好的东西,它可以将人过于敏锐的神 ...

    阅读全文

  • 姑娘,没人情愿让口香糖粘在鞋上

    姑娘,没人情愿让口香糖粘在鞋上

    文图 / 左叔 自从在公众号里开了“问答”栏目之后,我的后台其实就没有清静过。起初,我只是为了写作多一些灵感,听听陌生人的故事,弥补人生历练的不足。后来事情就发展到不由我控制的境地,我的好奇心被别人的倾诉欲绑架了,常常碰到纠缠不清的问题,怎么解释怎么不听,一直拖到凌晨也不放过。 我的慢性鼻炎常常入夜后发作,所以基本上不能熬夜。你可以想象,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一包餐巾纸,不停地擤 ...

    阅读全文

  • 亲爱的,或许我们真的回不去了

    亲爱的,或许我们真的回不去了

    文 x 鹿满川 图 x 左叔 分手四个多月了,她还是放不下他。 他们一直没怎么联系,其间她按照亲戚和邻居大妈的安排相了两次亲,她都很不满意,无论相亲对象在她面前有着怎样的表现,她都自动在脑子里拿他们的一言一行跟前任做对比。越相亲就越难过,于是她毅然决然地推掉了二姑妈新近介绍的对象,摆出一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搞定”的现代独立女性的架势来。 有一次她在商场碰见小花——是前任铁哥 ...

    阅读全文

  • 此信不必回

    此信不必回

    从此长思念而不寄思念,各自保平安 第一次看到关于胡兰成的评论,是在另一个单位大厅的报纸窗里,写的是对胡兰成《今生今世》的书评。 说是书评,其实通篇都是对胡兰成的批判,从感情生活到政治身份。这在当时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特意买了胡兰成的《今生今世》,还没看到写张爱玲那篇,我就知道她为什么会爱上胡了,若换做我,也会深情迷恋。 胡有着十足的才情,偏偏又相貌堂堂,文字最能展示个人风格 ...

    阅读全文

  • 可不可以不勇敢

    可不可以不勇敢

    耳边单曲循环着范玮琪的《可不可以不勇敢》,“现在的女人很流行释然,好像什么困境都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难道不能坦白的放声哭喊,要从心底拿走一个人很痛 很难” 男人是理性动物,女人是感性动物,关于爱情。 小梦一开始也觉得自己很坚强,分手就分手,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一个人一样可以很精彩。或许只是因为他那句“你性格有点一根筋,很难走出一段感情”,于是开始不愿意承认自 ...

    阅读全文

  • 早安晚安:一个人完成我们的梦想

    早安晚安:一个人完成我们的梦想

    你终于做成了你们当初设定的那个目标,但身边却没有Ta。你并不会觉得这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就像你从不认为,你们认认真真地爱过是件荒唐的事情一样。在没有Ta的这段日子里,你努力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不是为了纪念,也不是为了重新开始,只是了却自己内心里的一个旧念想,完成了,也就了却。他们都说,分手是一个人生的课题

    阅读全文

  • 当时的月亮

    当时的月亮

    昨夜。中秋。没有月亮。满天台风边缘的灰黑色云朵。极速地飞离。站在大院的草坪上。抬头仰望。昏黄的一轮月影子。暖昧的光芒。人月两团圆。世间又有多少这样幸福的模样。 聚餐。传统项目。无趣。依旧神情落寞地一个人躲在餐厅的角落里。试着打电话给所有自己认识的人。 两个电话一直无法打通。但陆续地收到很多人的祝福。熟悉的。不熟悉的。在这个时候被别人想起来。应该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告诉自己 ...

    阅读全文

  • 百日

    百日

    忍不住还是打了电话。彼此像老朋友似地问候彼此近况。开一些不着边际的玩笑。大大咧咧地说再见。然而很从容地按掉电话。 沿着街道一直走。穿过附近小区的中心花坛。空荡荡的秋千架。蜻蜓在晚风中振动双翼。孩童的喧哗。旱冰鞋划过大理石广场时发出的尖锐的声音。几朵不知名的野花躲过园艺工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在角落地绽放自己的执着。 我不停地走。沿着城市的道路。从黄昏到夜色凝重。我不能停下来。因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