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冬天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冬天”相关联的文章
  • 我见过凌晨六点下着雨的街

    我见过凌晨六点下着雨的街

    文图 / 左叔 凌晨三点多,从一个迷失的梦境里醒来,睁开眼世界依旧困顿于一片微光之中。枕边人鼻息均匀,影影绰绰的居家杂物从黑暗里慢慢隐现,心境慢慢回归平复。翻看了眼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还早。金毛犬并没有被动静惊醒,依旧伏在床头地暖最热的那一块地方,嘴巴里呜咽着什么,像是坠落了梦魇一般。 果然是心里不能装事,装事就睡不踏实。我在黑暗之中又闭上了眼,在沉沦混沌的梦境里辗转了片 ...

    阅读全文

  • 藏在时光里的情谊

    藏在时光里的情谊

    额头已把光阴记,万语千言不忍谈 我带女儿在绥中车站下车后,女儿问我,妈妈,大姨呢? 大姨说四点半会准时出现在出站口,我说,但我张望好一会儿也没看到老大。待我们走出出站口,看她正在上台阶。你真准时,我说,老大笑,是呢,刚停好车。杨美元呢?我问,她在家带小弟弟呢,她边搂着我女儿边说。 一路上她车开得很慢,这是你姐夫的车,我不大会开。估计你自己的车也开不明白,我说。去一边儿去!老 ...

    阅读全文

  • 孤独而又丰足的旅途

    孤独而又丰足的旅途

    汽车在冬天的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时候,江南的村庄还是有着美丽的景致的。 尽管没有太阳,但河水在微风的吹拂下还是会不时泛出细碎的光亮,简约光秃的树的后面是高低错落的民居,黑瓦白墙,在河与树的映衬下显得尤其婉约。而早已收割过的田地,是如油画一样苍黄的颜色,田地周围,生长着同样苍黄的芦苇。 汽车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把我从一个城市带到另一个城市。 很久没有坐过大巴了。其实在确定不会 ...

    阅读全文

  • 霜叶

    霜叶

    江南的冬总有一种渐近式的缓冲,一层层的秋霜之后,便是刺骨的阴冷。这种阴冷不是一夕而至的,而是在冷暖气流的交替之后,慢慢地积淀下来的。秋收之后的荒芜的田野,已经圈好等待着被开发的荒原上立满了野草。它们以生命的最后姿态,给这个世界留下一抹冷调的颜色,期待来年春暖,一切重新来过。

    阅读全文

  • 一点点诗意

    一点点诗意

    冬天,似乎就是冬眠的日子。冷冷的,仿佛思维也结冻了。 当阳光穿透雾霾的天空,让人忍不住想高歌一曲。 一个很平常的农家小院,满满的生活气息。 这样最最平常的画面总是最最打动我。 谁说诗意的生活一定是要有钱才能拥有。 你没看见那个堆着零星物什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玻璃瓶,里面插着一株吊兰。 这便是写在生活细节处的一首小诗,很清新,很自然,毫不做作。

    阅读全文

  • 那年冬天,北京!

    那年冬天,北京!

    感性的人会偶尔翻一翻旧相片。还记得2010年北京的冬天吗?寒流突然来袭,穿着单薄的我被冻得够呛! 夕阳下, 歪斜的树丫, 结了冰的后海。在寒流侵袭之下的南锣鼓巷显得很安静,没有了人声鼎沸…… 2014年北京的第一场雪仍不见踪影(照片摄于2010年初冬的北京)

    阅读全文

  • 冬季,什刹海!

    冬季,什刹海!

      不那么喧嚣,也不那么浮华。就是一坛水在慢慢凝结着…… 冰风吹过,吹动着早已没有树叶的树枝在空中颤抖。 三两人走过,只是一个擦肩,没有对视没有交流没有寒暄。 水面的薄冰上,有两三只空着的啤酒瓶 你可以想像得到曾经的夜晚,是怎么样青年人们在附近的小酒吧里出来,站在这里,叫喊着青春,宣泄着愤懑,最后一个帅气的甩手,把它留在这里,他,转身离去…… 安静的什刹海。冬季的 ...

    阅读全文

  • 我坐在这里

    我坐在这里

    三稿通过。得半日空闲。无事。在宾馆里看电视。晚饭没到的时候。忽尔想起要出去转转。从河西坐公车出来。凭六七年前的印象。但还是错了。坐过了站。于是又转车回来。转了很大一个圈子。这个城市夜色流火。比小城光怪陆离了许多。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了。 山西路一带。变化很大。有很多新开的大百货公司。非常气派的陈式。我看见五层的一间专柜看中了一件灰绿色的猎装。心底里喜欢。仍然轻瞄了一眼它的标签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