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伪善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借钱总是一件令人很尴尬的事情,至少对于我而言。

昨晚八点的光景,有一位北京的朋友发短信给我,问我借2500元。那个光景,我正兴奋于年末岁尾的购物狂热当中,在网上拼命搜寻欧版Dopod575(无摄像头简洁版)相关资料,准备于近日,把我那个黑白屏、无和弦且多次遭到便利店店员及顾客嘲笑,但自己视如珍宝的Nokia8310换下来。虽然Dopod575(无摄像头简洁版)仅售1660元(网购水货),但拥有它之后,至少已经大步迈入拥有智能手机用户的行列。极度膨胀的虚荣心和手机的实用价值的需求总会让人变得无可适从,况且我又是如此立场不坚定的一位。

短信直至临睡前我才看到,当时便觉得尴尬得要命。因为我们不是特别的熟悉,最起码连面也没有见过。我们唯有的接触就是通过网络即时通讯工具的几次聊天。我曾经通过他为中介,在某公司租了一个网络空间的服务器,有几次遇到服务器故障的时候,都通过他为中介代为解决。再者,他的网站与我的网站互相交换过链接。除此之外,我们再无别的联系。但我还是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得到了他的解释。朋友被车撞了,司机肇事逃逸,急等钱做手术。

他在这样的情形下开了口,于是我便有了一道难题。不借?可是谁又没有一个急难险重的状况,谁又没有一个周转不善的境遇,况且这又是救人性命的事情,他都对我这样不熟悉的人开了口,想必难处应该到了不必解释的地步,如果不借,于情于理都觉得说不过去。借?实在太不熟悉,我几乎不能说服自己,认为我们俩之间有哪怕一点点的微薄的信任感,况且我一早便承认我内心里面有无数块的阴暗面,当然也包括漠然和无情的部分,如果借,我一定是已经认为我们的信任已经到了不必需要收回这笔钱的地步。如果要把这一幕影像化了,我想我的头顶上一定是一边站着一个头顶光环的小家伙,另一边站着头长尖角的。

最终,我还是决定借了,但仍旧是满怀的私心。我试图通过其他途径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因为我有一部分钱在另一个身在北京的朋友那边,可是偏偏她手机关机联系不上她。于是只好我这里想办法。其实我手头上有接近他需要的那个数目的现金,但仍然觉得全数借出应该不妥,私心如波澜汹涌,但言语间却仍然装出大度的样子来,并为自己编造出合情合理的借口。

人性总有很多阴暗面,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全然地做到真正的无私,但又极力地装出一副无私的表情来,不愿断然地讲出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些顾虑。理想人格的真性情,大概只会走出“借”或“不借”的这截然相反的两条路来。无论是“借”或者“不借”,“善”或者“不善”,都是最起码忠实于自己内心的言辞与举动,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会极力地想得到一条中间路线,以掩盖自己的伪善

最终,我借出了1660元,刚好是买Dopod575(无摄像头简洁版)手机的钱,并在心里面说服自己:如果某日归还,我就去买下那款手机;如果这笔钱不了了之,全当网购时遇到奸商。我从来也不曾期许,我的伪善可以就此消逝,或许于我而言,“伪善”的部分也算是我的“真情性”,只是无论如何,我也达不到我心目中的理想人格的标准罢了。(搁笔之时,我又通过我北京的朋友追借了1000元给他,这一回,我果然向理想人格又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