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你和世界的距离感,决定了你能得到些什么

万人如海只身藏, 你和世界的距离感决定了你能得到什么。
—— 马一木

文 / 左叔

今天“终于”被人发现从一个微信群里面退了出来,距离我退出那个微信群差不多有两周时间了。

在退出前,我除了在那个微信群衍生出来的另一个人数极少的微信群里面,告知“主事者”“协作者”,接下来自己存在时间调度上的困难之外,几乎没有在任何平台上提起过这件事情。

如此“操作”,其实恰恰印证了,在我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能够尽可能地将这件事情淡化掉,以减轻自己在草率决定、选择出错之后的自责感。一个人摔进了自己挖好的坑里,赶紧拍拍屁股爬起来,回头看看有没有被人看见。我在这件事情的心态大抵与此相似吧。

退出那个群,我能摆得上桌面的理由是,在原先公开的计划中,活动到“七一”前就结束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拖到了节后,这样一来就与我自己原本的其他计划产生了冲突,在时间安排上已经不允许我继续参与其中了。

当然,能讲得出口的理由,能摆得上桌面的借口,多半并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让我动念想要退出的,是一种挥之不去的“对付感”。我非常能够理解,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人不可能同时多线程做好每一件事,齐头并进的时候,总要有所侧重,有所取舍。

每个人内心中对于事情重要性的价值排序是不一样的,但我总觉得先前应允了别人的事情,后面来的事情再急再重要,也不能胡乱地接下来,顾不过来的时候,就只能丢掉前面的“公益”的,只顾后面有“产出”有“成效”有“业绩”的。还是我以前说过的那句话:要么不要做,要做就弄弄像。如果碰到对方“弄不像”的情况,对不起,非常不好意思,我得说我的时间也很宝贵。

此外,还是就是我在最初期待的突破感,并没在这场活动中得以实现。我觉得,这些年的一些舞台表演的经历,已经基本上帮助我解决了一些最基本的问题,比如紧张感与兴奋度的平衡、对于作品的拆解与重构、对于角色的理解与构建、对于节奏的把控和调度等等。我相对期待,能够通过排演来做一个完成度比较高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来反思自己在剧本或者脚本写作中有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

我知道自己在创作这些舞台表演的内容里,其实是藏着不够好的硬伤在其中的,但我站在写作者的角度常常看到这些问题在症结所在,所以我其实是期待通过身为表演者,透过解读文本、再现文本来找到自己的问题。当然我的期待有自己一厢情愿的成分,但面对靠坐而论道、靠私下揣摩,我就觉得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从微信群里面退出来,可能会面临人情压力,也有可能会被人误作不够尊重,但我觉得自己最难过的那一关,反而是首先得承认自己“看走眼了”,在一条歧途上空耗了宝贵的时间。与判断失误而产生的链接的人群保持合适的距离,我自然无法得到接下来的收获,但我从“对付感”的氛围中解脱了出来,可以不必在人生空耗中焦虑,也可以认认真真地做一些自己觉得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