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1

两不辜负,就是天籁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愿你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两不辜负,就是天籁

“姐,我离婚了。”

刘沐然在QQ上留言给我时,我正在沈阳与朋友相聚,匆忙中我没有回复,待到上了归途的火车才问她为什么离婚

“不为什么,就是商量好就离了。”紧接着她又说了一句:“他老婆肚子里八个月的孩子,没了。”

我有点吃惊:“流产还是引产?”
“引产。”她说。
“他老婆知道你了?知道你们有了个女儿?”
“不知道,”她说,“因为是死胎,我那天上午从民政局里出来,告诉他我离婚了,他告诉我他孩子没了,就在同一天。”

我久久看着手机,看着这个几个月没联系过的女人的头像,心里五味杂陈,是的,我从来不怕别人倾诉,我不教诲,不劝诫,不指引,只是倾听,但此刻还是因为这个消息生出沉默的感慨,我知道,她混沌的人生从此以后将继续、并且更加地,纠结与混沌。

1

刘沐然是群里最有个性的女人。说话直接果断,态度明确,固执无谓,所以当大家知道她给情人生了个孩子后因为震惊和不可理解而骂她是傻女人时,她从不反驳,也不解释,反而觉得大家大惊小怪,仿佛那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自己不觉惭愧,不觉后悔,不觉愁苦,更不认为自己所为傻逼。

只有我从不评价。评价有时候最无意义,当你咒骂一个杀人犯无情狠毒时,你永远不知道他是否曾遭受过莫大的侮辱和折磨。看果不看因是最错误的断章取义。

再说,事情已然发生,评价无非是倒出自己多余的唾沫星子罢了。

当懒得再给其他人解释时,她给我发来私聊的窗口。几句寒暄之后,不出我所料的,她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2

她跟他是从小长大的邻居,她叫刘沐然,他叫刘慕燃,因为名字同音,所以他俩比其他小伙伴更为亲密,时间久了,彼此都生出朦胧的爱恋情愫,从小学到初中,“我俩正宗早恋,”她说。

初中毕业后她上了中专,而后上了大专。而刘慕燃后知后觉,猛补两年才上高中,高中读了四年后才考上大学,彼时她已经大学毕业了。

时间的流逝,经历的交错,新人的出现,跟大多数早恋的结果一样,他们分手了,并且从此再无联系。

大多年轻人都觉得爱情犹如铸剑,可以烧得通红,锤打得铁光火星四溅,也可以决然插入冷水中淬火,瞬间冰冷无情,在他们看来斩断感情只是一转身的事,之后挥挥手,可以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事实上感情更像草原,野火烧得了它,春风也生得了它。

两不辜负,就是天籁

3

所有事情都败坏在2012年。

那次同学聚会后,他们旧情复燃了。单独约会后的第二天,刘慕燃老婆发现他并没有去上夜班,查了他电话清单,知道他们联系过,大光其火地摔了手机,他一个星期没联系她,她删除他所有联系方式,打算从此再不来往。

但是她怀孕了,就那一次,她怀孕了。她决定生下这孩子,而彼时,她已经是一个三岁小女孩的妈妈。

而她老公之所以同意,是因为她一直要离婚,他不同意。最后她摊牌说:我肚子里怀的是别人的孩子,我们离婚吧。他依然不同意。

直到即将临盆,在省城工作的刘慕燃回到小县城,遇到她,疑惑地看着她的肚子。

“没错,孩子是你的。”她说。

而此时结婚四年的刘慕燃因为老婆习惯性流产,一直没有孩子。

姑娘生下来后她带她跟他见过一面。刚会说话的小女孩见到他就开心地叫爸爸,他们又诧异又惊奇。

而事实上他们并不经常见面,他在省城,她在老家,一年之中能见到三四次也是十分难得。

刘慕燃给孩子钱,她不要:孩子是我自己要生的,我自己养得起。你不要再联系我了,她说,我的生活很平静,她的爸爸待她也很好,我希望你幸福,大家各自生活。

他不。在她拉黑他所有联系方式后依然找到她,我放不下你们,他说。

所以群里女人们恨铁不成钢:你偷情跟他爽一下也就算了,还非要生孩子;孩子生下来老公善待她已经很好了,你还跟他联系;跟他联系让他知道有了亲骨肉也就罢了,给钱你还不要,你这傻到了什么程度?

她始终一句话:我不后悔。

4

姐,我想跟他断了,我不想再联系他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她第几次跟我说这句话了。但每一次她拉黑所有联系方式后,他总是有办法找到她。

我放不下你们,每一次他都是这句话——分开舍不得,在一起又觉得愧疚,她拉黑,他找回,就这样周而复始地纠缠着。

她开始作他。

要求他每天做什么都必须告诉她,每天必须陪她聊天。如果做不到她就发火,一次周末他在家没发微信,她十分钟一个电话,直打到他求饶。

我得不到他,就要得到他的时间他的在意,她对我说。但是,姐,我只是想让他怕我,然后跟我分开,从此以后永不再找我,我的眼泪,只为他一个人流了。

如果他愿意离婚娶你呢?我问。

我愿意为他离婚重组。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放下过他。但如果不能,我也愿意从此不联系,不回头,我做得到——只要他不回头找我。

是的,他不离婚,就算没有孩子也不会离婚。他亲口对她说过。

两不辜负,就是天籁

5

直到今年春节,她跟我说,姐,他老婆怀孕了。因为之前习惯性流产,他老婆怀孕很辛苦,一直卧床保胎。

我们说好了,他孩子生下来,我们就分开。

一直到今年七月末,她跟我说他老婆引产了,因为死胎,她也离婚了,依然老公不同意,她执意。

就是在同一天,姐,你说这是命吗?

刘慕燃依然联系她,告诉她他老婆月子里每天哭,向她求教安慰女人的方法。

姐,我很疲惫。

没有第二条路,我说,离开他。

他不可能离婚,尽管你有他的孩子,但他更在意和愿意呵护的是他老婆,更何况他老婆没有错,五次流产,命运待她已够薄情,他对她不能更薄情。但他自私,你愚蠢,如果不断,今生永不得清爽。

我知道,姐,她说:我知道他自私,知道他不可能离婚,我也知道自己心软,但我不后悔生下姑娘,只要他不回来找我,我做得到一辈子不联系,自己带着姑娘过,我也不会拿姑娘说事让他离婚,我不会让他为难,我考虑很久了,只有断这一条路。我会和他断。

是的,我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对我说这句话了,而每一次只不过是新的纠结痛苦的轮回罢了。然而我做不了更多,也帮不到更多,只是祝愿:路已至此,除了避免给蒙在鼓里的人带去伤害,大家都不要太委屈就好。

6

关于婚外情这种事,除去当事人自知的因由和经历外,众人无不是唾弃和憎恶,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这已经是当今社会普遍的现象,这很遗憾,也很无奈,但如果你否认这点,就是在否认人欲的强大。而抛开道德层面来说,远离婚外情,就是远离伤害。

女人不要碰已婚男人。爱情这东西最不长久,所以他告诉你不爱自己的妻子可能是事实,但没有了爱情,他们之间还有对于彼此的责任和义务,而对你的爱情一旦消失,你们将一无所有。

更何况,他给予你的,真的是爱吗?女人要的爱是什么?是婚姻,是家庭,这些,他给不了你。你每天苦等他的信息和电话,相聚只能一两个小时,天下最痛苦的事,就是等待一个你无法拥有的人。

男人是怕麻烦的,尤其人到中年,有了孩子,事业处于上升期,他们轻易不会改变自己的人生格局,他们更在意的是他的妻子和子嗣,况且离婚是一件太麻烦的事,成本高到他们不愿意考虑,更不愿面对,面对你的期待和奢望,面对你越来越无法控制的患得患失,他们只有选择冷漠和逃避,心碎一地是你最终不可避免的结局。

他爱你吗?那些曾经的海誓山盟都是真的吗?那些曾经许诺的美好未来都是真的吗?可能是真的,但是有期限,期限极短,出口成灰,更多的是激情驱使,得到即失去。

女人在这点跟男人完全相反。男人“爱情”来得快去的快,始于心动终于床上;而女人进入状态慢,却慢慢沦陷,始于床上终于心碎。

感情只是男人生活的一部分,家庭事业,朋友,运动,这些都比它重要得多,而女人却把情当做所有,想知道他的行踪,想得到他的关注,为他笑为他哭,尤其这见不得光的关系更加让人纠结痛苦,这在无形中给了男人很大压力,其实他只是想要一个平淡婚姻之外的一份感情寄托,要一个懂事的女人,想到时联系缠绵,过后回归正常生活,他也期望你跟他一样,亦爱人亦朋友,需要时一拍即合,转身一拍即散,互不影响,互不干扰,如此长久陪伴实在是完美的关系。但你破坏了规则,占有欲让你步步紧逼,你越紧逼他越后退,他越后退你越紧逼,到后来双方疲惫不堪,甚至伤痕累累,最后就如那句歌词:不是爱不起,而是伤不起。

所以聪明的女人不去碰已婚男人,你并没有足够的魅力让他抛妻弃子跟你重组——而为了另一个女人抛妻弃子的男人,你果真敢要吗?

而已婚男人,也请不要去做那个敲门的人,你的侵入满足了自己的激情,却不知你在床上征服她的同时也征服了她的心,最终的没有结局伤害了本来平淡生活的她,也伤害了蒙在鼓里的妻子,若你不够幸运,妻离子散也不是危言耸听——你要知道,对于爱情和重组,女人永远比男人勇敢得多,若她下定决心,抛夫弃子不是难事,要么重组成功,要么鱼死网破,这个烂摊子会让你非常头疼。

婚外情是危险的火,燃它容易灭它难,遍体鳞伤更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诚然,任谁也不可能一生只爱一个人,人都难免动情,即使婚后。所以,爱她,就坦荡离家,给她婚姻,否则不要以爱的名义伤害,两不辜负,就是天籁,这是你留给她和妻子最大的慈悲。

欢颜

【小旗有话说】

这不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刘沐然同意我把它写下来,我感谢她的信任,我能做到的只是倾听,无法给予帮助,更无力指导,但路,每个人都明白,纠缠越深命运越薄,薄得丧失了希望,丧失了欢乐,连李宗盛都说:想得而不得,你奈人生何。

我只是希望她,离开别人的丈夫,尽管他是自己孩子的爸爸,他不能给予婚姻,她就不该剥夺自己今后生活的快乐,一段让大家都为难的关系,会让所有人疲惫不堪,剔骨剜肉,好过于伤口不断溃烂,直至伤到灵魂。

慧剑斩情丝,但愿她做得到。

摄影/米饭(苏州·胶片摄影师)
微博:http://weibo.com/rawishrice
微信:sk8_Qian(通关秘语:约拍照片)

特别声明:图文无关,谢谢!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最后编辑于:2015/8/25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