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

梅雨霁,暑风和。高柳乱蝉多。小园台榭远池波。鱼戏动新荷。
薄纱厨,轻羽扇。枕冷簟凉深院。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
—— 宋 · 周邦彦 《鹤冲天 · 溧水长寿乡作》

文 / 左叔

人在此刻急切想要表达的,或许就是在当下思虑缺失的那些吧。

近来,每天都醒在清晨五点半左右,虽然不到七点就要出门,但也空出来许多时间,可以相对从容地煮壶咖啡或者泡杯茶,在阳台上立一会儿。

看看鱼,听听雨,弄弄花,吃吃茶,偶尔还会搬出相机拍几张照片。虽是不甚明朗的黄梅天,雨雾沉沉,但却会因为从浮生中偷来的片刻闲适,让心里的芜杂化为一片澄明。就在这样的情境,偶得不成样的两句:

听雨观鱼人间过,净水停云自在心。

自然是不工整的,但也没有追求极致工整的能力,只是随手记下这些稍纵即逝的感觉罢了。

前七个字大概是写实吧,听觉上的雨声连着清晨不知名鸟儿的啁啾声,视觉上的的游鱼唤醒书面上读来的“皆若浮游无所依”感受,尔后接着人生的思虑,平平淡淡、庸庸碌碌的人间过客。

后七个字就偏向虚无了。一只茶洗勉强能装下1升多点的水体,里面困着三五条小鱼。想要保持住水质的稳定是不容易的,需要依赖水草、浮藻、底砂、虾螺,还有看不见的硝化细菌。

人心大概也是如此,承载太多,也需要家人朋友、社会交往来纾解心结,或者以报复性的消费和吃吃喝喝来释放压力。“净水”,也是个人情绪的沉淀和净化。

一缸虽小,却能倒映天光。云走几朵、光散一片,都能看见。一个人再如何地困守内心的疆界,总是不可避免地为外界种种所动。而疆界就那么大,要留住哪些,去舍弃哪些,需要人生的“大智慧”。

所有的种种,都是当下的情绪,被感知到了,然后收掇起来。就像宋人周邦彦在《鹤冲天·溧水长寿乡作》中记述的人生须臾那样,短暂美好、稍纵即逝、难以捕捉。

梅雨霁,暑风和。高柳乱蝉多。小园台榭远池波。鱼戏动新荷。
薄纱厨,轻羽扇。枕冷簟凉深院。此时情绪此时天。无事小神仙。

向往“无事小神仙”的那份闲适,又在焦虑庸碌无为的结果。我在此刻急切地想要表达这份闲适的心境,其实也是我惴惴不安的隐忧。

这个世界变化如此匆促,新生事物让人无所适从,浪潮往前,而人则是慢慢地往后退,一直退、一直退、一直退,直至在时代斑斓的屏幕上变成某个像素光点,然后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