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明天的烦恼让明天去烦吧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活动办完了,焦虑的情绪释放了,所以一觉醒来不再是凌晨四点或者五点天色微亮的时分,而是阳光已经普照的七点。

午后,倦意再度来袭,坦然地躺下去,眼睛一闭一睁,两个小时又过去了。
心底无事,岁月变宽,日子还真是美好。

说实话,我不应该是这场活动里需要承担压力的人,但是焦虑的人总是习惯着焦虑,有着别人无法劝慰的“死结”,常常在内心里反复推演那些本不是由自己控制的事情。

舞台是一处特别奇妙的地方,凭一己之力是无法呈现圆满的,一定是一个多工种协同工作模式。既要懂得将事情交出去,又需要相互打配合、及时补台。

所以,做文本统筹的时候,我常常会设想,主持人在这个场景里说什么,大概会有多少秒的空档,台上的道具怎么走,灯光、大屏和音乐应该怎么配合。一旦想多了,就失去了“随便写”的自由。

日本作家太宰治在《小说灯笼》里这样写道:日子只能一天一天好好地过,别无他法。别烦恼明天的事,明天的烦恼让明天去烦吧。我只想开心、努力、温柔待人地过完今天一天

这话,与导演常挂在嘴边的那些,还是蛮相近的。她常说,事情交出了,就应该相信别人会尽力做好。每个人先“烦”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协同的事情交给导演去“烦”,导演一定会通过一遍一遍的排演,把各个工种之间协同配合的问题解决好。

我觉得这是她在过往岁月里积累的经验。舞台确实与别处不一样,因为在众人关注的焦点中,即便是后台的配合,无论是哪个环节掉链子都是放在“明处”的,这也是对每一个承担责任者需要做好自己份内事情的有力鞭策。

“明天的烦恼让明天去烦吧”,看似潇洒的一句话,其实是有前提的,那就是要”开心、努力、温柔待人过完今天“。”日子只能一天天好好地过“,事情也只能一件一件慢慢地“烦”,先“烦”完自己份内的,精力有余,再去“烦”别人的。

作为一个焦虑者,总想多说两句。焦虑者有时候还是有焦虑的价值的。他们略带悲观的预估、适时的提醒、反而会推动事情走向圆满。为明天烦恼者,只要适度,功效应该也是一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