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悦季•蝶来:盛泽湖的夏风拂过爱人的脸庞

左叔新书 | 粉丝专属京东优惠券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现金红包;搜索 生活费1679885 领花呗生活费

文图 / 应志刚

我这个人长年散漫,养成了一种少爷病,钱赚的不多,却喜欢住高级酒店,特别是那种隐于山水之间的酒店尤其勾魂。

多数时候,我不惜以一篇文字的卖价,换取一夜的享乐。这常常令我羞愧。

在我胡混这般奢侈的时间里,我常常忘记自己是一个女人的丈夫,我所谓的精致生活,竟然与我的太太无关。

从谈恋爱时候起,我就跟我的太太说,以后要让她住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房子,站在阳台就能吹到海风,推开房门就是满院的玫瑰。

这个许诺至今未有兑现,在她年复一年劳身于家庭杂务的时光里,慢慢遗忘了我曾经的信口开河。

直到前些时日向她约请,随我去住一住湖景酒店,她眨巴着眼睛,倒带了一阵脑电波,终于从记忆底处翻出旧账,“好像,你以前说过……”

这次选择的是苏州悦季蝶来酒店,我曾经来过,毗邻相城的月季园,共享盛泽湖5平方公里水面。

三栋延续了苏式白墙黑瓦风格的建筑,遇上风平浪静的天气,倒映在湖面的是三组流畅的线条。

每栋建筑高不过两层,面湖而立,经常出现在月季园游客的打卡照里。我也曾拍过一张,夕阳从酒店的屋顶划落,波光处,白的墙黑的瓦,恍若旧时人家。

每栋建筑都有一个阔气的会客厅,分割成前台、茶室、餐厅、酒吧等区域。

接待区有书架,摆放着约似生活美学一类的书籍,整面的落地窗将明媚的阳光引入室内,坐在亚麻席面的沙发上,太太翻了好长时间的书,对我说,“就算不住,坐在这里看一下午的书也是极好的。”

我却被博物架上的雕塑、陶瓷吸引,把玩了好一阵子,又发现有本地手艺人用灯芯草编织的工艺品,各色动物惟妙惟肖,颇是有趣。

酒店拥有一千多平方米开放式庭院,延续了蝶来系列酒店的小清新文艺范风格,又汲取了苏州古典园林的写意手法,很有落地的亲和力。

太湖石堆叠的假山,曲水流觞形制的流泉,攒尖顶的亭子,四季植物有序布置,将满园的风景切割出远中近的层次来。

庭院虽然开阔,却不是一览无余,中间或用建筑,或用镂空的花墙,或用植株隔档,游在其间便可获得身处园林一步一景、移步换景的雅趣。

这里的房间少而精,大概20来间,入住后仿佛身处遗世的小岛,姑苏的繁华、世间的喧嚣统统离你远去。

简净却不失品位的内饰,很搭度假风格的酒店情调,棉质的床上用品与软硬适中的床垫,冷色调的洗漱间以及轻奢的洗漱用具,很受太太钟意。

当开启电动窗帘,一层薄纱缓缓向两侧褪去,清澈泛着微澜的盛泽湖透过180度的湖景阳台扑面而来,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好似回到少女时代的太太,在阳台上对着湖面不停地凹造型,又依着栏杆享受了好一阵初夏的湖风。

有时候,爱你的人就是这么简单容易获得幸福。不用跋山涉水,不用劳累奔波,守着一湖水,只要你在她身边,便一切安好。

更何堪,那池面朝湖光的私汤氤氲起的水汽将她笼罩,待到芙蓉出水,恍若那年初见,她低着头走向我,脸颊飞上两朵红晕。

蝶来的落日是极美的。盛泽湖沐浴在霞光中,几条不安份的光线越过水面,映在爱人们的脸上。

听着微涛拍打脚下的堤岸,沉溺于这恍若遗世的私密空间,望着此生彼此的最爱,恍惚望见了千年前的自己,于佛前虔诚地祈祷。

悦季,悦己,幽香的往事在此刻婉约成卷,留给这个花影摇曳的尘间。

应志刚:浙江宁波人。任职媒体20载,曾任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人民网苏南频道新闻中心主任、中国日报网江苏频道总编。2015年创办苏州博采众创传媒有限公司。旅行达人:乐途灵感旅行家(央视形象代言人)、同程旅行家、驴妈妈旅行达人、途牛大玩家、中国国家地理网专栏作者等。文旅作家:已出版《混在美女如云的日子》、《最高使命》、《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