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十年如水,离别像风

领红包,抢年货 | 悦读拾光,拯救书荒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文 / 小暖姑娘

2018.11.18上午8点多,阴雨绵绵,我们仨在扬州西部枢纽依依不舍着。

先送翠妞去汽车站赶上回淮安的大巴,接着走连廊通道赶到火车站,目送瑞姐进站检票。我忍不住哭了,十年来我们三人聚一次太不容易,还好我们还是我们。瑞姐说:别哭了,回去写篇文吧。犹豫半晌,决定动笔。

毕业后,我时常问你们:我们是怎么好上的啊?瑞姐说,大一第一学期9月下旬的某个周末(2012.9),你到我们宿舍打牌玩的啊,后来就慢慢熟悉了呀。于是往后的四年里,我们仨一起吃饭、上课,每次我都喜欢抢坐在中间。因为啊,既可以调侃翠妞,又可以拜托瑞姐帮我捏捏膀子。有时顺带挑拨你俩的情绪,看到她俩越来越上火,我心里偷着乐,但脸上硬是绷着严肃一副“本来就是啊”意思,想来我也真是够了。半天你俩回过神来:着了我的道。哈哈,每一次得逞我都超级满足。对,即使我这样坏,我们还是好上了。

毕业以来的六年多,我们仨的相聚变得特别不易。其实主要是翠妞出不来,我跟瑞姐老嘲笑她陷在淮安了出不来。翠妞这么多年来一直待在高中,平时有早读课和晚自习(早6点晚10点半),我跟瑞姐想想都可怕。印象最深的是今年的国庆节,翠妞只休息了两天,2号的晚上便赶到学校上晚自习了。其实高中老师真的挺辛苦的,陪着一届又一届的少年,圆着一个又一个象牙塔的梦想,平凡且伟大着。翠妞说:哪像你啊,寒暑假是真的,双休也是真的。哎,好吧好吧。最近几年,我也是努力践行着你讲的真。我跟瑞姐时常相见,去对方的城市50分钟动车的路程很方便。有时我们也会约着去海边小岛,去水乡古镇。每次相见必不可少的拍照,瑞姐已然是我御用顶级摄影师了,虽然是手机拍照。每次相见也必发朋友圈,我的同事们都很羡慕我有你这样会拍照的好朋友。而翠妞每次会积极点赞,顺带夸赞加羡慕我跟瑞姐。

这次相聚,一来为我庆生,对,我今年30了,我们仨都30啦。二来纪念我们仨在一起十年啦。翠妞也感觉这次是不出来不行了,早早地调好课请好假。我跟瑞姐得知翠妞终于出山,特别惊喜和期待。我欢快地定好酒店后,就在想:怎样将周六过得充实有趣呢?于是特意咨询了一个大三的姑娘:sunny,你们这个年纪的好朋友在一起都玩些什么呀?姑娘回答并解释道:轰趴,找一个别墅待一天,可以烧烤、看电影、玩游戏。由于我酒店定好且不可取消,都不会玩游戏,不擅长烧烤,于是作罢。后来我自作主张定好了日程安排。事实证明:恰到好处呢。

2018.11.17上午10点,火车站出站口,瑞姐的气质在人群中很跳,我经常问她有没有被搭讪,哈哈。接到瑞姐,我们开往江都汽车站,由于我是司机,瑞姐一眼认出了翠妞,手里拎着两大包礼物。我们仨汇合后,简单吃了午饭,兴冲冲(主要是我)去第一站—江都水利工程银杏大道,好歹我们仨是地理专业的嘛。其实是想去拍照。我想解释下,不是我有多爱拍照,而是若干年后也许记忆会淡,但是照片会帮我们找回。哈哈,不管你们信不信这样的解释。拍之前,急忙给翠妞补上口红,秒提气质。两排银杏树,暖暖的金黄色,如同我们的心窝。偶有微风吹起我们的发丝,我们笑着看眼里的对方。一路的人(网红打卡地),一路的拍。单人、两两、三人合照我们拍全了,特别心满意足。亲爱的,因为你们来了,老天爷许了我一个大晴天。要知道,天气预报那天一直在提醒阴雨。可偏偏,有阳光,有微风,有我们,刚刚好。

晚餐也是我自己可期待的了,带你们去吃了扬州TOP1的日料,提前两天预订到的哦。之前孙姑娘(我同事)带我吃过一次,所以这次也邀请了她。我常说,其实孙姑娘跟瑞姐很像:貌美气质佳,一样的高个儿与脚码。我没有你俩高,但却跟你们一样的脚码,好讨厌。翠妞不太喜欢吃刺身,于是剩下的那份都被我吃了,第二天我就过敏了,唉。边吃边聊,无外乎啊女生之间的话题,时而惊讶(比如翠妞),时而爆笑,时而愤慨。用餐愉悦,稍有遗憾:翠妞看见了帅帅的老板,但是我没看见!

回到酒店最重要的事——拼床。我们把两张床拼到一起,中间床头柜被我们搬走了,于是变成了豪华大床。这么机智当然是我想出来的。洗漱完毕后,开启夜聊。瑞姐提议我们躺着做十分钟空中踩自行车,才蹬了两分钟你俩就喊腿酸了。我们嘲笑翠妞这些年变化最大,以前是我们仨中最瘦的。后来我提议讲讲大学时候的糗事吧,我还来得及开口讲翠妞的,翠妞自己急了抢着说:干爽,就知道说这个。“干爽”的梗是这样的:大一的某一天,翠妞说今天的风真干爽啊。我和瑞姐爆笑至今,哈哈。瑞姐的梗是高数挂科了,连补考都是抄别人的。其实我的高数跟瑞姐一样烂,我只是把卷子都写满了,但每一题我都算不出答案,至今也不会求极限。还没聊到我,瑞姐便睡着了,这个皮肤、气质超好的姑娘就是这么美容觉睡出来的。

我舍不得睡着,因为这样的夜晚太难得了。后来我跟翠妞聊了好多,关于她的生活。印象最深的是翠妞说了一句:其实媳妇都是享婆婆的福,婆婆在一天,这个大家庭就能连轴转一天。概括地讲,翠妞是一位好老师、好妈妈、好媳妇、好老婆。注意我的顺序,最先是一位好老师,亲爱的你奉献多少时光给我们挚爱的教育事业。所以,我特别心疼你,你留给自己的时间太少了。可你并不以为然,你觉得这样的生活没什么。这样的心态,我跟瑞姐特别敬佩,最起码我们暂时做不到。

2018.11.18早上7点多,吃完早餐回到房间。我跟瑞姐缠着翠妞给我们上了一节高中地理,关于日出日落影子长度方向那一块至今我也搞不清,我常年在初中,自然地理专业不太清晰。翠妞拿起一张纸,给我们画图,讲得生动明朗,赢得我跟瑞姐特别的崇拜。

我总说,我一定要挣好多钱,因为我发现好多的梦想最终都要用钱来实现。而我的梦想里,有你们。我想有一天,我们仨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事,顺带挣钱。今年上半年我督促瑞姐考了驾照,而我自己却依然困在原地,至今没有做到靠卖文挣到一分钱,很羞愧。但是,我没想过放弃写字,不过可能会放弃挣钱,你们不要嘲笑我。

2018.11.18早上8点多,扬州西部枢纽一别,我们仨各回各家。回到各自的修罗战场,炼着生活,修着心性。

对我而言,那天的离别像风吹彻着我。而过去的十年如水,常伴。期待下一个春风十里,悦读我们的山长水阔。

PS:今天离下班前有一个半小时的自由,欢快地溜到单位阅览室,寻寻觅觅,偶然触到左叔的《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看完前三篇,如鲠在喉。特别是小老八,我希望眼下的都会伴着学姐及女儿的温情渡过去,也许是我们常人看不见的熬过去。下班前10分钟,来到左边频道,小幸运,值得做一件仪式感的事儿,于是,投稿吧。因为,我也想起那两个青葱岁月里陪我度过的人儿。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