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过不去的坎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00:00/00:00

文 / 左叔

从“冲浪鸭”在惊天巨浪面前保持“完璧之身”开始,我就悟出了黄渤执导的这部《一出好戏》是一个“并不单纯”的喜剧。它饱含了诸多经不起推敲的“荒诞”以及“反常规逻辑”的东西,这种与现实世界相反的冲突,会剧烈地拉扯和拷问将它当作“一出好戏”的观众,直到最后每个人都非常严肃地来问自己,是荒岛上的谁?又会做怎样的取舍?

作为一个编剧“门外汉”,我在看完这部作品之后,第一时间想做的事情就是拆解这部剧的结构,摸清冲突的构成,看看有什么可以学习借鉴的地方。

平心而论,《一出好戏》角色戏分分布上比较平均,而且拥有众多的小人物角色,在服务主要角色和情节走向方面,按我“心狠手辣”的做法,其实完全可以“淹死一半”以上。一票面目模糊的人在“打酱油”实在是浪费制作成本。

《一出好戏》当中的每个人物内心里面都有一个过不去的“坎”,这些“坎”其实在某个层面是人物的类型化和标签化。

主人公马进内心里过不去的“坎”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他欠着别人的钱,怀揣着发财梦,想要赢得美人芳心,他迫切地需要成功来成就他想要的一切。当他手中握有六千万彩票的机会时,他迫切地需要回到原先的世界来越过这道“坎”。这个标签大概可以贴在多数你我这样的小人物身上,谁不是在喝多了的时候夸下海口,等老子有钱了,好东西买俩,一个用着一个看着,如何云云。

马进的女神姗姗内心里过不去的“坎”是在爱情的信仰以及对爱人的信任,这个角色因为这种“纯情”的状态有那么一点点讨世故老男人的欢喜,不知道在不同年龄阶段的观众心里面,这样人设是否都讨喜,但我总觉得对于演员舒淇而言,这样的角色类型演得实在是有点多而且大体上都极为相似,几乎没有突破的空间。

马进的表弟小兴其实是有一个有表现空间和人物丰富度的角色,受限于剧情、剪辑或者也有可能是演员的表演能力等综合的因素吧,这个人物的“黑化”显得很唐突。这个角色的迈不过去的“坎”其实就是“成全”二字。有前面的剧情里面,我们一直看到他憨傻地“成全”别着别人的想法而不计个人得失而被人漠视,而那诓骗张总立下字据的时候,他企图向熟悉他的人证明有能力“成全”自己,在这个点上缺欠一些交待,所以“黑化”显得动因不足。

公司老板张总其实在剧本伏线设置上,做了很多与人我们一般对于商人角色刻板印象不同的处理,唯利是图的他内心里过不去的“坎”是“家人”。在出发前与女儿的通电话是对这个人物内心迈不过的“坎”最早的交待,而后通过其他群众配角排队看手机这样的铺垫为这个人物在关键时候的选择做了细节上的铺垫,等到小兴以手机上张总女儿的视频片断为要挟时,他愿意去做出的选择就显得水到渠成。

相对这些角色而言,司机兼导游小王的角色就比较“扁平化”,“丛林法则”的执行者比较“脸谱化”,所以虽然演员处理上是有鲜活气的,但并不会让人有特别惊艳的感觉。

整体结构上伏线埋得比较长的是原先世界的“救赎”通道,就是打破整个剧情结构推动情节发展的“信使”,也就是那以一开始被误以为是野兽怪声的游轮汽笛。

这部电影最大的价值,是那几处特别含蓄的对于现实世界的影射。以现如今的尺度,能够做到点到为止已经算是对得起做这一件有意义事情的良心了。我想这应该也是投资制作团队在做一个作品时内心里迈不过去的一道“坎”,就想我现如今看一部电影时已经不能完全做到“只图一乐”,而是总是想要多找里面“抄点”日后用得上的“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