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懒,才是治愈系的姿态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懒大师的生活指南

文图 / 左叔

一个陷在强迫情绪里面的朋友,最近忽然有所警醒,觉得自己低迷且常常找人倾诉的状态,是否已经将自己变成了一个负能量的黑洞,在消耗周遭朋友的耐心和忍受力。

她觉得自己不要变成这样子的人,开始寻找能够让自己静下心来投入专注力并且感兴趣的事情来做,将那些低迷的情绪装在一个个盒子里面,压抑在内心的某个角落里,以视而不见的姿态处理它们。

然后,便是意料之中更大的一次情绪失控。谁都知道要疏堵结合、收放自如,可是现实常常不允许我们如此。理论是理论的那一套,真正去运用的时候,还得要看现实的处境,考虑种种艰难之处。

她的现实焦虑是复合,既有解决眼下事情的焦虑,也有人际交往之中的焦虑。我们都知道焦虑的产生是与压力相关,而压力的问题说来说去,最终也不过是一个适度的问题。

压力过大,人处在一个极度紧张焦虑的状态里,弦绷得太紧了音高就会出现问题,人过度焦虑处理行径也会失度显得很怪异。

我在英籍作者劳伦斯•肖特的绘本书《大师的生活指南》中读到最核心的观念其实是适度放松,只有适度放松之后才能有机会追求到一种叫作“涌流态”的自在状态。我没有去考据这个“涌流态”的出处,在我直观的理解里,所谓的“涌流态”是一种比较放松自在的状态,一种有利于感知力、创造力呈现的心理环境。这一点,我在写作时有过体会。

作为一个业余写作者,我的写作时间无法固定,但我会尽可能坚持做到每天写一千字。这件事情是受到陪跑作家村上先生的启发,一篇相关文章提到他每天要写六千字,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我还没有坚持多久,所以这件事情本身是个压力,因为人一定会有写不出来的时候,表达失灵的时候,审美疲劳的时候。当没感知力开始失去敏感度,当表达欲降到无法开口的时候,我要怎么办?

我有试过,如果哪怕只是有一些零碎的、不成文的想法,我也忠实地记录下来的办法,还有一些时候,我索性就记下写不出来的感受。可是这样时间一久,并没有太多的好的改善。写作有点不太像竞技体育,人会产生所谓的肌肉记忆,它比较偏创造,需要适时的腾空自己才好。

还有一个压力来自于自媒体更新频率。现如今的网络写作环境,是需要紧跟流量热点的,但凡有一爆款文出现,自然就会有一堆蹭流量热点的推文,可是在当下的热度面前是极容易被左右而缺乏思考的,我常常需要放一放,容许自己稍微沉淀一下。所谓的沉淀很多时候就是放慢步调,让自己能够换一个视角来看眼下的问题,定定心心地做一个佛系自媒体

大师的生活指南》图解了压力调解的七个步骤:宽容、眠想、理所不应该、清除垃圾、释放压力、别让自己分心、沟通。看起来是比较简单的,但想要做到其实还是蛮难的,以我比较粗浅的认知来看,还需要辅助一些工具量表来辅助达成。

方法理论再好,也要有人而异,在具体的执行过程之中,得量力而行。就像我,在得知村上每天坚持写六千字的消息之后,给自己定了一个努力一下勉强能够得着的目标。适度的压力逼自己向前,然而我也想过,万一有一天坚持不了,犯懒放弃了也不会过于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