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如果樱花拂过你的脸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如果樱花拂过你的脸

文 / 孙衍 & 图 / Coolny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去鸡鸣寺走一趟,不是去烧香,毕竟不是善男信女,自然是不能扰了清净地。

我是去看樱花的,和所有爱花的人一样,像赴了一场约,无论你有多远多忙多紧张,只消一阵暖融融的风吹来就匆匆上路了。

我总是选择从鸡鸣寺的后山,也就是鼓楼的北极阁上山。这还是朋友介绍的路径,山不高,路也不算陡峭,但是起起伏伏曲径通幽的样子,像是穿越了千山万水万丈红尘。其实路并不远,差不多十分钟就到了。但一路的好景致总也让人流连,很容易就错过了和朋友约定的时间。

山上也种满了樱花,种类不多,是那种大朵大朵的云雾般的粉色花朵,美是美却叫不出名儿来。它们隔着一段路就有一棵,兀自繁花似锦的样子,又像是怕独占了鳌头,硬是给其他植被留出了空来。这样的疏密有致,不知是园林业者的匠心,还是花草树木们私下磋商后的相安无事。

山上人也不多,就算有也是急急地赶路,毕竟下去一个坡道,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鸡鸣寺的药师宝塔了。那尊药师塔真是历尽磨难呢,早年曾是《新白娘子传奇》的金山寺取景地,后来因为几次火灾事故重建了,依然巍峨耸立在那里,樱花绽放时,树木葱茏中远远望去有些日本京都的意思。

今年不知为何,后山的门被锁上了,有人说是鸡鸣寺在扩建庭院。鸡鸣寺从来都是香火旺盛,信者众,怕是现有的院落也不够用了吧!?

所以,去樱花大道的路便少了一条,恰恰又是游客罕知的路,颇为可惜。

只好绕道玄武湖公园,或者和平公园。那里一处是明朝的皇家园林,一处是民国的考试院所在地。无论你从哪处入口,都能看到繁密的樱花盛景。当然更为繁密的是慕名而来的游客,他们拥挤的样子像是逢上了赶集的日子。

因为爱好摄影,便四处寻找人少且取景绝佳之处。找了一圈才发现,所有好的地方早已被摄友们占领了。你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要把樱花的魂魄慑了去。

今年一起来赏花的有个是年轻的姑娘,正是待字闺中的年纪。她边赏花边说着自己最近相亲的滑稽经过,像是在说一个与己无关的事情。我想她一定是不太钟意吧,或者还没准备好迎接这突如其来的恋情。爱情这种东西太玄妙了,条件太契合或者距离太过遥远,都是难以成就姻缘。好与不好,唯有冷暖自知。

想起每年约了来看花的朋友,都会在樱花树下倾诉一些心事。年长的爱说陈年旧事,年轻一些的总带着些期许。

也有外地来南京的朋友,无论是不是樱花季,都习惯性地带到这边来,一是揽胜,二是叙旧。都说鸡鸣寺是南京的宝地,不但祝祷灵验,更是金陵城里少有的观景平台。东望紫金山,北摄玄武湖,西取鼓楼紫峰,南向巍巍城池。

最值得一去的还是明城墙上的茶室,那里常年供应名目众多的好茶,比如最能代表南京的雨花茶和梅花茶,都是带着花香茶水里飘着花瓣的好茶。如今正是樱花季,也是樱花入茶的好时节吧。记得曾带一北京的朋友登上茶室品茗,从此每聊起天来必是提到这半空中的茶室,意犹未尽。后来,城墙里的藏兵洞里又开了数家“腹藏”书吧,大抵是知道南京读书人多,再僻静的地方也有朗朗的读书声。

我们站在城墙底下的一处高地,那里有几株樱花开得正盛,密密匝匝的。这时候一阵风吹来,樱花漫天飞舞,二次元的少女们尖叫起来,而我看着那些花瓣飘落下来,拂过一张张或兴奋或激动的脸,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心里会惦念起从前一起看花的朋友,早已天涯各处,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