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文图 / 左叔

因为一早就答应要参加雅言读书会的“时间之间——诗歌朗诵会”,所以朋友再约我谈事情,就只能改成当天中午的餐叙。在饭桌上看了接下来可能会借鉴的参考视频,与坐在一旁的何老师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出了“时间轴”的叙事线以及其中暗含的“因果逻辑”。

等到下午朗诵会开场后不久,电视台的陆主播开口又提到了朗诵会的主题,谈及了自己对于主题的理解,处在他那个年纪的一些感受。虽然我手上还忙着拍照、惦记着一会儿也要上场朗诵,但我的内心里还是迅速地翻涌出一些莫名的情绪。

人生有限,时间无垠,我们以私我立场出发,将无垠的时间切分成不同的片段,这些片段用以安身立命,用以思考依存,而在我之前,于我之后的,似乎都与我不再相关。我们也将这些片断作为标签贴在自己的身上,三十而立、四十不惑等等等等,这些标签有些时候就成了一个框子,框住了一些仍然还在的冲动和想法,好像有了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情,然而这些是普世的规矩,还是有可能突破的束缚呢?

其实在我们的人生之中,除了时间的标签之外,还有诸多的身份标签,尤其是在我身处的这个转岗阶段,纵使我内心不介怀标签的变化,但旁人会不断过地提醒和加强我对身份标签变化的感知。读《未来简史》、《人类简史》的时候,社会学当中一些概念会冲击我偏文学的阅读基底,会让我多出一些不可描摹的想法。

现场有很多我熟悉的人,有曾经帮原先机构做过培训的大学教授、前同事的太太、友邻单位的同行,这些人都是籍由我原先的身份标签所结识的,而在这个场合里聚合我们的却是一类的标签,这些标签无关生计、无关阶层、无关眼光,有的只是面对由内心里最热忱的钟意所带来的不由自主,要不然也不会有一屋子的人冒雨前来活动现场。

主办方帮我准备的主题诗是低产诗人张枣的作品《十月之水》,那是一首长诗只截选了其中两小则,大量斑驳的意象其实是不好读的,反正是票友的身份标签,把美好的句子给念得稀碎也不要紧。自选的篇目是我从北岛主编的书《给孩子的诗》挑的一首,来自容克的《当你写下新的一页》,念之前我垫了几句话,我说,孩子的心灵是最接近诗歌的。

那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表述,事后我有想过这句话其实表述是不够完整的。除了上面那句话之外,应该还可以再补一句,诗歌同时也是我们每个灵魂里唱歌的孩子。世事磨砺,我们不得以将自己武装成一枚坚硬的壳,从不肯将内心里柔软处示人,而在此刻,我们将那块柔软的内核唤醒了,在这个春雨纷纷的午后。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

愿你的内心仍有一线温柔可以被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