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爱是我们改造对方成全自己的理由吗?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文图 / 左叔

我原先的工作有一项内容是婚姻关系的调解,大概是我的前任开了一个坏的头,等到我接手的时候,这些原本不显山露水的工作内容突然就多了起来,而最终选择分道扬镳的怨侣也破了纪录。本质上,我与多半国人的心态是差不多的,骨子里还是怀抱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心态,然而有些时候,却不得不面对婚姻破裂的黯然。

事情遇到多了,心便有麻木之处,然而在这之中,让我觉得特别遗憾的是一对小夫妻。让我觉得特别遗憾的倒不是为他们七八年远距离恋修成正果不易,而是婚姻触礁之际女方怀着四个月的身孕。男方执意要离婚,女方一纸举报信写给了上级纪委,而作为职能部门,虽然心里恼火这样倒逼式的处事方式,但也没有办法推辞掉息事宁人的义务。

刚介入的时候,我其实对夫妻双方都是心怀不满的,凭空给我整出么蛾子来,换谁都不高兴。可是等见到相视无言,只会默默流泪的两个年轻人,我的心终究还是软了下来。前前后后聊了很久,也分别跟两人沟通之后,我也慢慢地摸清楚了他们的情感历程。

自学生时代起的情,在经历了七八年聚少离多的远距离恋之后终于修成了正果。男方高中毕业后与我同事,从普通一员做到基层骨干,也是工作勤勉的人,曾经获得过人的荣誉,但一直距离“晋升”解决“编制”问题差那么一点儿。后来,我们也都意识到,他是那种只知努力,却不知争取的人,任由大好的机会从他身边溜走,工作七八年摆在他眼前的未来大概只能是以来时的身份回到原籍去的。

女方却是个要强的人,虽然读书的起点不高,但也拿着“大学毕业生”这个敲门砖留在了上海工作,大着肚子还在坚持半工半读,一心想着为能够落户上海努力奋斗。在外人眼里,这是一对有目标和奔头的小夫妻,如果一定要有说有问题,无非就是女方在家庭生活目标上略微强势了一些罢了。然而,让他们婚姻触礁最尖锐的矛盾就集中在哪里买房的问题上。

这件事情发生在大概七八年前,当时上海房价还不像今时今日那么离谱,男女双方家庭还能凑出一笔钱来,这笔钱恰好能够在他们老家安徽置下一套房产或者是在上海偏远的郊区付完首付。也就是这够得着这山望不着那山的尴尬,成了问题的源头,女方执意房子买在上海,而男方只要求个安稳,更想将房子买在原籍。这个尖锐的问题,从小两口之间开始激化,最终变成了两个家庭的问题争端。

除了现实的问题,沟通下来,我也知晓了他们在情感认同层面上的分化,女方认为男方畏首畏脚不知进取,她说,我一个女的,挺着大肚子在外面找工作,每天坐两个小时的车子去上班,这样都能在上海活下来,他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混得不如他呢?而男方也有他的苦衷,我更能理解在外漂了七八年想要回家的心态,在老家他能一笔付清房款,加上他回原籍的安置费用,做点小生意同样也能糊口。

生活志向的分岐,让享受过年少时远距离爱情甜蜜的他们,一时间似乎不认识了这个眼前人了。我相信他们在将这个问题推给我之前都曾经做过试图改变对方的动作,但从现实的效果来看都是不成功的。我在与女方的沟通过程之中,我能强烈地感受到她本能的排斥我,觉得会站在男方的立场上讲话,因为毕竟我们身为同事。在很多信息传递无效的状况下,我交了底。

我与她解释,这事情其实我只要弄清楚状况、不存在违法悖德的问题,我便可以复命,即使是有违人伦的问题,要处理的也不过是当事人而已,然而最终的结果对于维系婚姻,解决现如何面对的问题其实并不会太多的帮助,反而会增加一些风险因素,而婚姻的成功得失终究也只能有他们俩个人共同面对。大概也就是这样的一番解释打开了女方的心防,她也愿意与我分享更多的细节。

其实在恋爱阶段,女方不是没有看到男方身上比较惰性的部分,只是觉得在体制的环境里,这样的状态是比较常见的,也期待通过婚姻、通过相处能够让男方有所改变。而男方在婚前并没有觉得女方身上这股子不容分说向上的劲头是件坏事,反而觉得讨了一个有出息的老婆,并没有想到有朝一日需要面对这样的困境。可是现实的状况并没有让他们能够顺利走下去,企图改造对方的失败了、灰心了,而不愿意被改造的同样也不愿意委屈求全。

即便是到了讨论离婚细节的阶段,他们仍然觉得彼此之间仍有爱情,但却没有办法回避掉当下的尖锐的问题。两个人都能理解对方想要的东西,却没有办法献出自己,给对方想要的答案。至于哪一种生活更适合这个家庭,作为外人我同样无法给出答案,交给未来也许有可能,但未来现如今有可能不来了。我分别问过他们同样的问题,在那个当下他们都没有给我答案,只有默默的两行泪水。

一个月后,他们办完了离婚手续。一年后男方提前办了离职,后来据说是回到了原籍,很快再婚,开了一间小吃店。若干年后,我有收到过女方的电子邮件,字里行间里猜测得出她大概仍然是孤身一人,但终以海归身份落户在了上海。事隔多年,我不知道他们如何回望曾经那段过往。

我回想当年我问他们的问题,不过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爱难道就是我们企图改造对方成全自己的理由吗?我其实还有一句潜台词是,爱从来都是我们奉献自己,成全对方的最大动力。不要企图改变另一个人,如果一定有人要改变,不妨从自己开始。只是这些话,我也是隔了这么多年才感受到的,而我也无法说给当时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