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是每朵盛开的花都值得饕餮

不是每朵盛开的花都值得饕餮

文图 | 孙衍

前几年读殳俏的美食专栏,觉得现在的女人真是不得了,怎么可以将一顿家常便饭写得如此活色生香,好似简单的生活也变得隆重了起来;后来读李娟的散文随笔,又生出些闲趣来,是那种把日子过成诗的优雅禅意,不是岁月静好,不是你来我在,但就是让人觉得清新,觉得暖,觉得馥郁而芬芳。

再读乔迦的这本《好好地吃一朵西蓝花》,生生觉得现在的女性作家实在是太厉害了,可以有这么多种曼妙有趣的存在,这么多种摇曳生姿的写作手法。

初识乔迦,是在网上,这种现时再普通不过的交流方式,仅能让我们片面识得一个人,最多也是侧面,乔迦是时而活跃,时而沉默,时而矫情自黑地在网络上展现着自己的某一面,或者说另一面。毕竟,人实在是太多面的,而网络又恰好给了我们伪装的机会。我相信,乔迦也是这样,她有着女文青的自我自虐情怀,也一定有着一个向上的女作家的自我提升的过程。

在读本书之前,我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一个美食隔离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自己的胃,无论是遗传因素还是天南海北的游历因素,导致自己的胃先是适应性很强,后来年岁渐长便又生患出胃病来。因此,对于任何的美食,实在是无法囿及,实为大憾。

但乔迦给我撕扯开了另一种对美食的向往,这种向往是由来已久,是发生内心却也深藏已久的。是因为岁月沉湎之后,久经风霜之后的一种反刍。

看乔迦的文章,你会不由自主地慢下来。这种慢不同于买一杯咖啡坐下来的那种,也不同于因为饥饿等候一顿饭的慢。这种慢是似曾相识的,又是我们一再失去的。是木心的从前慢,是炉火烧到一半打炖的慢,是北方的雪纷纷扬扬的慢。

这种慢,让你将一切轻轻放下,无论是手中的怀揣的肩荷的还是心里负载的,都悉数放下。你的眼里浮现的是过往,是节气,是爷爷烧的鱼,奶奶包的饺子,是过年时灶上的碗坨子,是清明时节外婆做的鞑子饭。好像,这些旧时的节气都是属于童年的,属于老人们的,属于过去的那个时代的。

乔迦是深谙美食和记忆的,她笔下记录的又何止是她一个人的童年,也是许许多多个像她一样的同龄人,不,每个年龄段的人,都该有的记忆啊。

也许是自己也在东北生活过很多年的缘故,我早已把那里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看乔迦的文章便生出许多亲切感来,这种亲切感,让我读每一个字浏览每一幅配图,都极尽所能地会去从中寻找自己的影子,去嗅当年的味道,那种久违的烟火气就会从字里行间扑鼻而来,既饱了眼福,也暖了心窝。

“今春气候反常,尤其三月尾开始,倒春寒倒得厉害……想吃各种肉食,烤鱼、烤肉、红烧肉、扣肉、千层肉……”她一口气儿地报出了十余种肉类的名称,最后说想吃的其实是大肘子,多么实在的姑娘啊,一下子把她矫情文青的行头给扒得干干净净。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对于一个爱吃能吃又能写吃的姑娘来说,就像一朵盛开的花,值得在每个夜晚就着一首《珍重》饕餮一番。

好好地吃一朵西蓝花

作者: 乔迦
isbn: 7540475617
书名: 好好地吃一朵西蓝花
页数: 288
定价: 39.80元
出版社: 湖南文艺出版社
装帧: 平装
出版年: 201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