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每一个标题党,都曾有过被微光照亮的刹那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每一个标题党,都曾有过被微光照亮的刹那

文 | 左叔
图 | 雁庭

有一个长期做胶片摄影的朋友,终于要做自己第一本摄影集,是一个关于乡愁主题的。这件事情,她大概计划有一段时间了,几次餐聚的时候都听到她提起。今天她在微信朋友圈里面扔了一个“红包炸弹”,期待群内好友能够提供一个值得参考的摄影集的主题。我们这些一时手痒、没有辩明真相的,抢了人家红包的,总归还是要提供点创意方向还上这份人情。几个人七嘴八舌地提供了一些方案,她都一一用“不行”给事了。

最后,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觉得她一直在说的“不行”也是一个挺好的主题。第一次做独立出版的摄影集,自谦总归是有必要的,“不行”这个字眼如果是自己她用,就不像它字面上所呈现出来满满的贬意;这些年她总是在路上,创业经营,但内心却从来不曾远行。这个“不行”,也有不走之意,以这个不行献给她浓烈的乡愁。当然这样开脑洞的提议,她还是以“不行”给否了。

作为一个码字人,这些年我也有曾经被标题所困的时候,那个时候,我通常的流程是先想定标题,然后再动笔。可是想标题这件事情常常耗费太多的精力,标题想完了,文章却没有心力去完成了。后来开了博客,又困在生计,没有那么多时间容得我思前虑后,我便开始“标题后置”的操作流程。通常我找到一个大概的主题便开始动笔,而不再受制于想一个能够“一句定天下”的标题。这样的状态下,行字文末,那个内心的标题便慢慢地浮现出来了。

这些年也写一些“命题作文”的经验,看到标题我通常会想像行文的几种可能性,多些剖面,多些可能,可是万种方案到下笔后也就只有一种可能,写着写着可能与预想的偏了方向,也有可能比标题可能更精彩,反而显得标题盖不住内容,这个时候我通常会想尽办法去微调那个标题,让它尽可能地显得贴切一些。

讨论好久,一直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她放言如果有选中的话,她一定要大宴三顿。这个时候。有人提议把红包吐出来,我也起哄说这饭怕是食难下咽。我建议她,现阶段不必纠结定一个如何吸睛的标题上。现阶段,摄影集尚在整理中,挑选了60余张照片一一都要回溯当时的情境,如果有可能还要写个自序表述的当下心迹,这些都是可以前置的工作。

我总觉得这样前置的工作并不妨碍最终的成功,这种定下心的状态,其实也是一种极好的思索求证过程,而心里面那个尚在浑沌之中的主旨,便会慢慢浮现出来。这就像她做这个摄影集一样,拍摄胶片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想到要去做一本,而在这个当下,动了这个念想去了,内心里必定有那么一个原始的动力,是出于何种考虑,又如何选定这样主题,其实内心都有被一束微光照亮的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