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谢谢你还记得我

京东元宵节 | 悦读拾光,拯救书荒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由于是脸盲症的重度患者,加上这几年一直疏于与旧相识联络,所以最近虽然先后被大学同学、初中同学和高中同学的微信群揪了出来,但也只敢处在“潜水”的状态。默不作声地看着群里“话当年”,偶有脑海里的“回光返照”,也不敢随便乱说什么。前几日,与一高中同学聊天,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主动提供对方画画的爱好。结果对方答复自小便没有画过,当时也是醉了。好在他为我解围,说隔了二十年能把名字和人对上已算不易了。后来我想起来他应该是普通话不错的,但也实在不敢再提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童年经历的关系,我常常想不起来旧事,这样倒也活得轻松。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六年小学读了三所学校,因为是不同的城市,身边的朋友常常来不及熟悉便要分开,这大概是这个旧疾的病根。女儿大概也遗传了我,幼儿园读了三年依然记不清同学的名字,小学读了快一学期同桌叫什么也答不上来。她好在仍有一点比我强,会有比较要好的朋友仍是同城,心心念念地想着这一周表现好,周末能够约在图书馆见个面,拾一拾旧回忆

谢谢你还记得我

加入高中同学微信群是某一天,一个偶有联络目前身在北京的女同学忽然跑过跟我说,高中群里在讨论我,问我有没有兴趣进去看一看。我潜了进去,同学们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一位与我共事过的同学提到了我现在的处境,在什么地方做什么而已,便觉得坦然了。从来不是什么风云人物,成绩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上,能够让别人记得我的大概也是因为身上甩不掉的风格特质吧。换作是他人如我,我大概也会有一点点印象的。后来也有人主动与我聊,说我做过什么事情,如何如何令他印象深刻。我使劲回忆,实在吃力便放弃了。

今天有一个人微信加我自报姓名。名字在脑海里面有点印象,却一直搜索不出来曾经在何时何地遇见过。要在现如今有万能的网络以及朋友圈,很快找到了一丝线索,在一个行业混迹久了,还是略有一些优势慢慢能够放胆聊一起事情。若干年前我在一个行业报纸的编辑部当过实习生,他那个时候应该是基层的通讯员,多少有过接触。后来又与同去实习旧同事聊起一些细节,渐渐地唤回了一些记忆。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也是够圆满的。他来江苏出差,我算是“地主”,也是遇故知了。可是他提了一句,他现在依旧做宣传,并且到上一级机关工作,当年我给他写的信,他还留着,算是某种动力。我在网上找到他的一些文笔,也看到他现如今的成绩,我真心不知道当年哪里来的“狗胆”,以实习生的角色给人写信“勉励”他人。我又努力地回想,实在找不出当年的事由,现如今我对昆明的回忆,唯有彝家人的小米酒、天台上烤着的罗非鱼、广雄老师的故事以及开不败的三角梅。

谢谢你还记得我

网站开了十几年,混迹网络快二十年,曾经在一些场合被人认出来,偶尔也有会有人跑出来跟我说,曾经读过我的什么或者听过我的节目,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改变,遇到这样的状况,我常常很惶恐,有些事情当下的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期待,也没有得到太多的回响,却不曾想过会以这样的面目出现在别人的人生历程里。想到此处,我还是要真心为自己曾经做过什么诚恳地表达歉意,如果我曾做过出格的事情,请把它忘了吧,但我今天要将这些事情记述一下,以免日后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