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斯巴达半裸男模:我们的视觉霸权与肉体意淫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斯巴达半裸男模

距离2014年10月2日两百多天后,横穿地球12304.76km,从英国伦敦到中国,体型完美、气质俊朗的300位斯巴达勇士出现在北京,瞬间亮瞎众人国眼,不过这次他们推销的不是《300勇士:帝国崛起》,而是贩卖一款沙拉,然,这样的营销手段并不让人喜欢。

记得前天还和一个朋友说起,好的企业必须有思想才能有生命,而区别过去追求百年基业的资本大鳄,今天的企业会在不断涌现的快趋势中获利,不断的自我否定,不断的调整方向,而这些改变的基点在于企业内部的思想性,一次次潮起潮落后是团队内部的默契、应变能力、配合和对未来的预判性的提高,而其本源均来自“思想”。优质商业模式的标准应该是:以预见未来为势、以解决痛点为道、以激发潜能为术。用这个标准衡量某品牌的营销手段,“300个半裸男模”与“好”之间,隔着300万亿个不同时空的苍井空。

我热爱人体,从不反对裸体主义,也不反对行为艺术。
准确点,或许说人人都应该爱人体,优雅的人体是一切爱欲的来源,无论是水仙男的忧伤,还是维纳斯的曼妙,优雅的身体都蕴含美的追寻。而人们对美好身体的溺爱,最早又能追溯到希腊时期的宫殿建筑,当时人们为了打造恒久的建筑对每个力学的比例/结构都万般雕琢,苦苦思考后发现人能立足于天地就代表了牢固,于是按照黄金比例的人体雕琢了每个柱子的大小,配比了不同空间的关系,这些关系最后又影响到世界所有的建筑,于是身体之美又以恒久稳固的特质深入人心,在1928年柏林版佩克哈默著原版初印《百美影》里记录着对美好人体的各种描述。

1928年柏林版佩克哈默著原版初印《百美影》

1928年柏林版佩克哈默著原版初印《百美影》

至于裸体主义,我最早知道裸体主义来自曾收集过一本《老照片》,上面保留着当年德国FKK运动的场景。FKK是德文Freikorperkultur的简称,译为“在露天做裸体运动,进行裸体日光浴”,国内出版的德语课本里曾含蓄地翻译为“天体文化”。

裸体文化在德国的形成,从历史上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末叶。当时的德国民富国强,众安道泰,达到小康后的中上层市民开始追求一种新的生活模式,人们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营养,服装,住房,健康和身体保养,这就是有名的“新生活运动(Lebensreformbewegung)”。1893年海因里希·普都尔(HeinrichPudor)出版了《裸体人,未来的欢呼》一书,提出只有正视人类的躯体,才具有真实的道德观。呼吁大家返回大自然,充分享受那新鲜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1905年第一份裸体文化期刊--《美丽》(Schonheit)在柏林问世,从此裸体文化在柏林,汉堡,汉诺威等大城市流行起来。随后,人们纷纷加入裸体文化俱乐部,在山间原野,湖边河畔赤裸着身体,全方位地尽情地迎着阳光奔跑,打球和做体操;泳装也越做越省布料。1919年“Freikorperkultur”成为这一运动的专用词,普都尔也被追随者推崇为裸体文化之父。

1933年希特勒上台,严格禁止裸体文化。二战后美国的比基尼泳装曾试图登上欧洲大陆,遭到教会的强烈抵制。直到六十年代中期,随着经济的好转,大家都希望彻底从战争的阴影中走出,享受生命,提高生活质量;再加上美国避孕药研制成功的推波助澜,在欧洲,尤其在青年学生中开始了性解放运动。战后迷茫的一代通过奇装异服,离家出走,群居和赤裸奔跑来探寻生命的意义及生存方位。女青年们为了消灭性别歧视,争取平等地位,于七十年代末推出了轰轰烈烈的“上裸潮(Oben-Ohne-Welle)”运动。

无论德国FKK还是欧洲“上裸潮”,参与者都通过裸体运动在唤醒自身与社会、自然的知觉,裸体主义在这里是带有自省意义的,而在300位半裸男模跟前,人们只看到一群无脑的肌肉男在市井上、大街里、繁华中,莫名其妙地走来走去,美其名曰:“眼球经济”,其中,既没有来自身体的社会思考,也没有唤醒人们对所谓真正好的东西的欲望,于是人们只看到一群从动物园走出来的雄性生物出现在路边,在手机端、在屏幕上。
这不是行为艺术,不是营销手段,而是带有明显心理暗示的集体催眠。半裸的形态规避了法律对公众行为的约束,而大众对半裸勇士集体出走行为议论纷纷、乐此不疲的同时,其实已经接受了这样行为的存在性与合理性。如果说那些看不见的组织“群P俱乐部”是黑暗的,那么半裸营销就是等同于半糖主义的迷幻药,它让女权津津乐道,让男权深受耻辱,而在女权男权之间,所有人都行驶各自的“视觉霸权”。这里的“视觉霸权”又称之为“视觉强奸”,就是用视线强奸别的人,用看着别人的身体进行幻想意淫,达到满足自身性需求。

如果一群不具备创造性的人的半裸行为被整个社会大众的集体意识所关注,而且这种关注是处在一种狂热的状态的话,那么问题的所在便不在于这个人,而是整个社会出现了大众文化心里上的病灶。这种病灶的可怕之处在于,当我们其中的某个人试图回归到最本真的状态去看待事件时,便会发现自己处在一种可笑的境地之中,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围观半裸男摸的行为已经成为其存在的符号,而当这一切除去或者说自己回归时,便会发现大众对你的回归持否定甚至谩骂的态度,所以导致的结果是:非常态成为你的常态,常态则成为了你的非常态。

区别于偷窥背后的个人性格缺失(偷窥往往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偷窥带给偷窥者的是“控制感”,它追寻是个体实现自我肯定和安全感的必需。因为有控制感,所以感到满足。偷窥为了控制,控制为了安全,安全源于自信;所以偷窥让人自信。偷窥者最得意的心理:我知道你的一切,而你们对一无所知),区别于小孔成像摄影所代表的:隐蔽的视觉霸权与身份意淫。集体围观300斯巴达半裸勇士的形式是公开的视觉霸权与明目张胆的身份意淫。
在长久的社会文明形成中,我们的国家由于文化整体以男性为导向,女性通常更在意男性的需求而很少关注自己需要什么,这造成了女性社会存在感的缺失,于是,在这次对300斯巴达半裸模特的围观中,女性完成了自我存在感的意淫,区别于男人偏重身体感官的意淫,女性的意淫更多在于脑补剧情,每一个围观的女性可以找到自己内心对半裸男模的关系,在那一瞬间,每个女人是万人追捧的公主,每个女人也可以是享受男奴跪舔服务的女王。

在整个事件背后,我更关心的是那些半裸男模的心理,他们当时是怎么感觉的?开心,还是麻木?在他们的卖力演出,在人们的集体围观下,在未来,我们国家里的男女关系又是怎样的?在这场半裸主义的围观中,人们看到身边女人的热情欢呼(像从来没有见过男人一样),在欢呼中嘲笑身边的男人(像从来不把身边男人当男人一样),在欢呼中,那些相貌各异的女人以为真的拥有了300个斯巴达半裸男模……

这让我想起美国企业研究所专职学者克里斯蒂娜•霍夫•萨默斯(Christina Hoff Sommers)当时针对美国男权女权关系说的一番话:“媒体和女权主义者已经将男孩描绘成了社会的害群之马以及种种弊端的罪魁祸首,许多利益团体所极力鼓吹的最终解决之道是,必须通过在公立学校和其他相应机构推进社会工程项目,以根绝男孩身上天然的男子化行为。”

克里斯蒂娜•霍夫•萨默斯指出:“我们的社会对男孩和年轻男子怀有最大的怀疑态度和恐惧心理。由于总被误解,他们无法培育出正常的自尊心来,导致他们要么畏缩不前,要么不胜挫折而爆发。我们的文化已在多条战线上对男性特征宣战。例如,几乎所有的电视节目、广告和电影都以反面手法描绘男人,男人要么被描绘成施虐成性的疯子,要么被说成是昏聩无能的白痴。而且这些描绘往往披着幽默的外衣,使之从心理上和社会认同上都能为大众所接受。诚然,其中的一些批判是中肯的,但我所担心的是,有大量的青少年,他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根本没有接触过积极的男性,他们将如何抵消这些宣传所造成的影响?既然媒体对孩子们具有巨大的影响力,那么这些年轻人对男人、丈夫和父亲将会有怎样的设想?他们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男孩对自己做何感想?女孩将喜欢何种类型的男孩?”

今天,克里斯蒂娜•霍夫•萨默斯所关心的问题从美国来到了中国。我唯一可乐的是,中国男人在耐心的等待之后,终于以“三百斯巴达半裸勇士被朝阳人民警察秒成渣”聊以自慰;我唯一可悲的是,那些为半裸男模欢呼的女人,最后回到家,躺到床上,发现自己身边的还是那个身材不太好,睡觉打呼的发福男人;我唯一可怕的是,人们都在视觉的狂欢中,早已忘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意淫终究不能代表真实,没有强大的自我,最后还是那个“一觉醒来,对着镜子,发现自己还是那个缺爱缺得然并卵的自己”。

事实上,一切可看不可摸的东西都是假嗨,一切过于公开的性幻觉都不太美丽。最好的性从来都不是幻觉,而是私密的。例如今天,在法国飞往中国的航班上,R女士正在回忆昨晚经历的一切,她刚和一个23岁的法国小鲜肉经历了此生最浪漫的一夜,她认为这样的夜晚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了——他们喝酒,在布拉格城堡的山顶上看星星看到三点,然后在小鲜肉花园一样的房间里打了个炮,身边全是棕榈树和白玫瑰,在透明的玻璃房子里,成就了奇幻的夜晚,那个小鲜肉职业也很奇幻,是个扑克赌手,他们一直缠绵到天亮,一大早坐在查理大桥河边喝咖啡,最后才分手说再见……
R女士和我说这些时,我突然想起她之前还有一个34岁的男人。R说,34岁那个可是有个2岁娃的男人,他跟我说话的语态像对他女儿,而23岁的那个小鲜肉跟我说话的语态像我是他的小公主……“看吧,这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公主梦。”

一日情

本期音乐来自:Nine Inch Nails

http://v.qq.com/page/9/p/S/9p7kNKGy22S.html

NineInch Nails,九寸钉,美国工业摇滚乐队,工业摇滚代表性乐队。成立时间为1988年.,负罪感、异化、无尽的痛苦及其艺术化的表达,创造了一些令人铭记在心的摇滚乐。这其中也包括 Trent Reznor的 Nine Inch Nails单人乐队。乐队的音响空间是荒芜的,而歌词则将自暴自弃与绝望推向了极点。但是 Reznor 写出的是流行歌曲而非自己恐怖电影的配乐。它同时得到了另类和主流硬摇滚乐迷的喜爱,并将工业噪音音乐引入了主流。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最后编辑于:2015/7/24作者:小日

我对你一生的爱浓缩为一日的情。期许你在午夜梦及所爱,天亮之前有所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