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麦兜的香港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This Photo @ LeftFM.com 

如果让我以一个私人的眼光,为香港人挑一个精神层面象征物的话,那个右眼边上一圈胎记的麦兜应该是不二的选择。其实,在早几年写过的《单程旅途》当中,我就曾经提及“我”看《麦兜故事》这部电影时的一个细节,虽然那样的细节不尽然全部属实,但观看这部电影时所留下的感受和体验却是真实的。我能够在这个粉色的小猪身上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香港人是如何经历回归后的起起伏伏以及他们身上那种“吃饭大过天”的信念。

从一个内地寻常百姓的视角来看香港回归十年,我想很多人,特别是70年代出生的人,应该都会看到香港文艺日渐式微这个不容回避的现实。从每年金像奖的提名名单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电影产业的今非昔比,可供提名的电影让提名这件事情变成一件很尴尬的举动。最让人觉得不安是香港文艺的后续力量的薄弱,如果此刻让你列出香港歌坛的新生力量,你多半会想上半天,然后用一只手便将他们数完。

十年前,或者更早一些时候,我们的青春期几乎都在港星的陪伴下渡过。可以不提“四大天王”的风光,但那些经典的港产电影混合小录像厅里面莫名气味,几乎成了一代人青春的印迹。几乎每一个70年代出生的多半都有一至两首广东话的保留曲目,在那个年代里面,籍由歌曲和电影所进行的广东话普及让很多人即便讲不出,但多少也能听得懂一些。而现如今广东歌已经不再那么流行,接触到的80年代的一些DJ无一例外地排斥广东话的作品。这一点最明显的例子,便是陈奕迅的《富士山下》,同样的曲调,林夕的广东话版的词作写得凄美、清冷,有着极强的画面感,但相较于普通话版的《爱情呼叫转移》在流行度上仍然是要拜在下风的。

香港人勤勉、精明、变通、团结、向上等等特征在《麦兜故事》里面有着多方面的呈现。在一个地少人多的地方如何求得生存,这样的命题香港人做了很多年,已经轻车熟路了。其实从很多香港歌手开始将出版普通话专辑作为重点便可以看出香港艺人们的努力。香港艺人因为他们的团结、体恤和关怀曾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从刘嘉玲的×周刊事件开始我便留意到港台娱乐圈生态的不同。在台湾,艺人之间有公司门派之分,尽管艺人间可以私底下是好友,但是遇到一些事情,还是没有办法帮着去站台的,香港在这一点上却通融和开明许多。以这样的态度去面对如今遇到的问题,我相信这一切都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十年前的这一天,1997年7月1日,我还在南京读书,暑假期间看央视做的数十个小时的直播节目,民族自豪感强烈,兴奋异常。再十年后的这一天,2017年7月1日,一切未知。香港人常说明天会更好,骨子里面带着一种向上的精神头,每个民众仿佛都是碌碌的社会机器上面不知疲倦的齿轮,将香港这个永动机一直的支撑下去。麦兜是香港平民草根阶层中的一员,是所有不知疲倦齿轮当中的一枚,将来的十年是注定要留给他去感受、去创造的。

引用
麦兜诞生于1988年,是香港漫画家谢立文麦家碧夫妇创作的《麦唛》漫画系列中的一部分。事实上,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这一系列漫画故事的主角并不叫麦兜,而叫麦唛。

麦唛是一只生活无忧的幸福小猪,他成长于一个富裕的家庭,受尽宠爱,随心所欲,能画得一手好画,中英文基础也很好,有事商讨会“call齐朋友出黎饮杯”(叫朋友出来喝茶),是个典型的香港“醒目仔”(Smart Boy,即精明的意思)。

那时的香港,正值好景:经济繁荣,社会稳定,物质横流,楼市股市兴旺,没有什么大风大浪。无论是对内对外,香港都被看作是经济神话,亚洲四小龙之一,也是个中西文化相互交融的国际大都会。

“精叻醒目”的麦唛,就此投射出香港人当时自觉的身份和精神体现:中英文俱通,懂多门技术,灵活多变,无论在经济和社会制度上都比国内或周边国家进步,对自己的香港身份充满了乐观和自豪。

1997年香港回归之后,麦唛角色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主角便是麦兜。

麦兜和麦唛外表很相似,同样爱吃、爱睡,也很长肉,差异仅仅在于麦兜的右眼多了一块圆形胎痣。但是,这两只小猪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生活。

麦兜出生于香港九龙大角咀的一户单亲家庭,与母亲麦太相依为命,社会经济地位贴近于中下阶层,性格虽然单纯、乐观,但愚钝、资质平平,生活中充满了挫折。

2001年圣诞期间,经漫画改变的动画片《麦兜故事》在香港上映。电影将漫画中的麦兜放置于香港的真实地名、街景之中,从他出生、上幼稚园、中学,一直讲到他成为上班族,直到最后在金融风暴冲击下变身负资产。于是,一个小时候曾有过豪气梦想,长大后在酸楚现实面前挣扎的普通小猪形象,顿时激发起了整个香港的共鸣。特别是当麦兜在香港帆船运动员李丽珊获得奥运金牌的感召之下,亲赴长洲拜师学习帆船技术,站在船头上迎风高呼“香港运动员不是腊鸭(垃圾)!”的时候,好多的香港人都为之感动,似乎又从现实的经济困局背后看到了希望。于是,从电影院走出来的香港人,一面凝聚自己零碎的集体梦想,一面团结在一起,共同迈过最艰难的经济衰退期。

《仲有最靓的猪腩肉》,文/ fredyan,节选自“一五一十部落”
全文阅读链接: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015d86dc4bf1b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