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离别是一阵偶然的风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著名作家梁实秋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要去接你。”

在中国传统宏伟的离别文化中,有过无数的离愁别绪和生离死别质朴的感人场面。唐朝诗人送友人李白“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借着这首诗的温热,我们依旧能感受到李白乘桴将行,友人汪伦在岸边载歌载舞为之相送的不舍之情,而这踏歌的节奏震彻山林,一遍遍的冲击着李白这颗浪子之心。李叔同将离别谱成优美的歌曲: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近代冰心更是写出“生离是朦胧的岁月,死别是憔悴的落花”的绝句,让离别蒙上了一层悲壮凄凉的面纱。

在这些不忍卒读的离别的话语背后,是一双双哭红的樱桃眼眸,是一句句久难下咽的叮嘱,是一个个渐行渐远的背影,是一阵阵偶然的风。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离别永远是那么的道不清,说不白的情愫,也许再见,也许永不相见,也许初见惊艳,再见依然……,然而这一切都值得你去做,即使我们知道这或许只是一种尊敬,客套或安慰,但我们谁也不想错过离别的那一刻。而梁实秋的这句话却一改传统离别的格调,将离别之情写的如此的豪迈深情和源远流长。

“你走,我不送你”,因为在作者看来,离别是一件多么伤感的事啊,所以有人说“没有相遇就没有离别”可是这样的人生是了无生气的,唯有饱尝生离死别滋味的人才会明白这其中苦痛,轻则一两月的伤感,重则让你茶饭难入,消瘦无神。既然离别这么痛苦,干吗还要送别呢?“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要去接你”可是你的到来,却给我久渴的心灵带来了无尽的期待和鼓舞,即使风雨再大,我也会风雨无阻,这是一种多么高尚而唯美的离别情怀啊。

有人说:离别是一阵偶然的风,偶尔吹来清凉,虽没有方向,但却无时不刻吹拂你爬满青苔的心窗。在交通工具如此发达的世界,离别变得如此简单,路途也变得安全短暂,我们不必再因为艰险的路途而为离别担心。于是我们不断的挥泪离别,却淡漠了每一次相迎的期待和憧憬。

离别是一场偶然的风

00:00/00:00

记得端午节在校门口接她的情景,内心充满期待和憧憬,一路走过熟悉的校园,打量着每一个行人,却不见她的身影,心中不免着急了,但却在校门口转角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久违的身影。那一刻,我所有的喜悦在喧哗与清寂的校园里汩汩而出。

还记得曾经端午节第二天,在送她回来的途中,公交车拥挤的肚子里,车里的世界小的多么可爱。然而窝在褊狭的世界里,人群越拥挤越好,嗅着她的发香,静静地遐想着离别的场景,却在车站入口给她递水的一刹那打住脚步,默默地看着她的后脑勺和背影消失在我的视野外,我抑制在眼角打滚的泪水,却依然喁喁的说着什么,原来离别是一阵偶然的风,来去匆匆。

哦,风声不止,难知云开或雨至,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都要去接你。

左叔:中国文学传统当中的“离别赋”特别多,在天涯一方的年代,一转身也许便是一辈子了。而如今,世代交替,很多东西在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同时,却将人心隔着更远。我们轻易的挥手,轻易的转身,以为这辈子终归还有机会再见,可是历史却会一直重演所谓的错过机缘。此文多处删减,感谢江西农业大学的王松忠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