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说“我现在很幸福”的人值得被祝贺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文 / 左叔

可能是因为大环境的关系,最近考虑换工作、换平台、换跑道的朋友特别多,而且很多都是“不得已”的状态,突然就“闲下来”了。与我年纪相仿的朋友,多半又都是处于“顶梁柱”的年纪,会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会觉得自己太“不幸”了。

我没有体会过那种“透不过气来”的压力,但我也“换过跑道”。三十来岁的时候,高速公路式的“冲冲冲”。到了四十岁左右,忽然拐到乡间小道上,“晃晃悠悠”起来。一开始,觉得状态挺好的。尤其是刚开始几天,没日没夜地想睡觉,永远觉得特别困。彻底睡饱之后,浑身上下都是饱满的元气。

人从某种生活惯性中脱离开来,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解脱,一根弦松下来之后,会有从来没有过的疲倦感。可是这样的时间也不能太长,通常一两周之后,就开始怀疑自己的日子是不是过得“没着没落”的。

会有相当长的一段“迷茫期”,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偶尔还会有一种“时间空耗”的焦虑感。会反思自己在那个当下做出的决定是不是正确,有些“舍弃”是不是值得。那个阶段最大的问题,就是容易往后看,会比较多的心疼当年的自己,还有那些曾经的付出。

等到有一天,终于明白过来了,知道凡事要多想想将来,这时间又在不知不觉之中流逝了几个月。当时还觉得特别懊恼,现在回头看看,这个“放空”的阶段应该属于必经的过程。

我总觉得,人的肉体和精神都像有点像是某种容器,“换跑道”前装过某种味道的液体,现如今想要活出另外一番滋味了,应该有清洗干净、静置放空的阶段,允许自己想想明白、放放空之后再重新出发。

日本电影人北野武说:人,会在不幸的时候切身感到“不幸”,而只有在回望的时候才会感到“幸福”。说“我现在很幸福”的人是值得被祝贺的。

能在回望时,从当时的“不幸”中咀嚼出如今的“幸福”滋味,这其中有一个关键点,就是回望的这一刻,人处于一个自己相对满意的状态之中,否则回头看看,不还是“心有不甘”吗?

而“值得被祝贺”,一半是因为在这过程之中,拼尽全力扭转了当年的颓势,收获了可以“云淡风清”地去“忆当年”的资本;另一半是因为想明白之后“放下了”,看透了当年的“不幸”,不过是“芝麻绿豆大的事儿”。

对于我而言,那段时间离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当下的种种不良的情绪,现如今来看都是宝贵的体验。觉得自己也是“值得被祝贺”的,而且是两个原因”兼而有之“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