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娄东新村:小城花语是从容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娄东新村:小城花语是从容

单身的时候,住在娄东新村附近,每日晚饭后会有一个多小时散步的机会。那个时候最常晃荡的地方就是太平路以西那一片半新不旧的老小区了。那个光景,人少车少,岁月静好,闲来无事,晃晃悠悠便是一天。娄东新村北面的那条向阳路,来来回回也不知踏碎了多少携手相牵的纯爱梦

每个人都有梦,少年时也曾幻想过关于未来的林林总总,被现实敲醒后,会经历一个顿悟的过程,有些会自此消沉,有些会坚强面对。关注娄东新村,当然是从二手房开始,那个时候楼市还不似如今般火爆,价位现如今看来便宜得如同“捡来的”一般,只是那个时节,刚入社会,手头本不宽裕,看来看去也没有自己能够承受的。

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建设的小区没有太多的区别,娄东新村这一片也是四层小楼为主、“平头整脸”的旧小区,沿着县府街,背着人民路商圈,离着市政府旧址和实验小学都不远,颇有一点点闹中取静的意思。这片小区原先大概是一些公家机关的房改房,后来随着发展,因为是学区房有一些入了市场换了人家,但多半都是寻常度日的平头百姓。晨光里有锻练的身影,暮色中有嬉戏的孩童,居家生活,提篮买菜,寻常人生,晒被晾衣,一幕幕被真实地记录了,坦白且温暖。

与新建的小区相比,因为普遍面积不大的关系,楼房进深很窄。底楼前后各有一小院。前院是底楼人家的私界,一户一隔,围墙是不足一人高女儿墙,透过墙上的花格便能看见这户人家最为坦白的生活面目。后院是连在一起公共区域,家家户户的自行车棚门挨着门,居家生活的杂物整齐的码在边上,邻里间互谦互让的氛围不便细说。旧小区改造后,后院又多了一道“铁将军”,不过通常都是半掩着,一派安居乐业、是非不生的氛围。

楼前小院不过就是十余平方,若是沿了街,便破墙开店,做一些日杂饮食的营生,安安静静,不是喧哗。这一带有一户做汤团店面,印象里应该超过十余年的生意,从向阳路街南搬到街北,一直不曾走远。店面没有什么装修,生意也还是那些老客,当然偶尔也有几多慕名咸汤团不远而来的“吃货”。旧的味道总是那么惹人怀念,无论身处何方,总会有一丝念想。作为一个外来客,吃了几次,偶尔还会想。若是童年生活在娄东新村附近,岁月里三餐曾经出现过它的影子,猜想此刻即便是漂泊在外,偶尔想起来也是心头暖暖。

大概2006年前后,旧小区改造后,娄东新村原本四通八达的各种通道被封死,出入口变少,可以散步穿行的机会越来越少。但值得庆幸的是,小区里的住宅楼重新粉刷了一遍,最终呈现出来的是粉墙黛瓦苏式风格。某一日一位喜欢摄影的朋友在娄东新村扫街后,将拍好的照片印了明信片送人,有幸得了几张,看了之后便觉得惊艳。不知道是摄影技巧原故,还是这一带本身就是寻常度日的宁静,照片呈现的质感总能让人联想到日本东京都老城区那些寻常巷弄的规整有序和风和日丽。

后来细细看片子,才发现这样的质感来源于小区深处的楼前小院。她拍照片的时间大概五月,整个画面都是绿意盎然、繁花似锦的。其实,我喜欢娄东新村这一带的风貌,也多是因为五月这个特殊的时节。初夏的暖风一吹,娄东新村那些楼前小院便是另一番景致。绿叶藤蔓如潮一般淹没了女儿墙,隐却了原来时光旧迹,老枝新叶之上繁花似锦、暗香浮动。这样的光景,晴日里,连楼上住户晒出来的衣衫裤衩、被套床单也连带透出一股子挥之不去的文艺范儿,仿佛台湾文艺青春片里面会出现的场景,然后等待着一场爱恋纠缠上演。

这些枝枝蔓蔓之中,白的是百木香、玫粉色的是蔷薇、黄白相间的就是金银花了。这些都是看似寻常的藤蔓植物,但开起花开却盛大喧哗,有一种抹杀不了的生机,如同困顿人生当中的一丝希望,平淡岁月里的一个梦想。这寻常人家爱的多半就是这些花朵不大、品相繁杂、香气清远且看起来生命力极强的植物,有些可以入药、泡茶、驱蚊,即便没有这些功效,只是看着它们无声地铺满墙头、瓦檐以及电线杆都会让人觉得心情愉悦。

其实这个城市对于金银花蔷薇的热爱其实远不止娄东新村这一处,每年五月这个城市都在上演“薇风往事”戏码,咏叹“金银花般的永远”。印象比较深刻的还有太平路的某一处公家单位的围墙、世纪苑别墅区几户人家的院落,但这些花朵的出现却总有一些格格不入的感觉,仿佛在政府行政会议上看见蓝花布的打扮,豪门晚宴里闪过一身民族风的背影。唯有在娄东新村这一带,才显得恰如其分,星星点点不张扬,淡淡幽香很隽永。

因为工作的关系,常会接触到第一次来到这座小城的朋友,通常都会带着他们沿着太平路、经滨河路或者海运堤一带转转。问及对方对于这个城市的第一印象,除了人少车少、岁月静好之外,便是这座小城沿街沿河的绿化了。也许是理念的关系,早几年沿河多半是房子,即便是河道也是水泥砌上,现如今开始做了缓坡和步道,天然水系加上片片绿意,更加令人舒心。

的确,与我去过的城市相比,在植绿方面,我们身处的这个城市确有过人之处,主城区不讲,即便是偏僻的乡间小道也是片片林荫、四季花开。可是换一个角度来看,这沿街沿河的绿化纵使百般好,也难逃“脸面文章”的嫌疑,大面积、千篇一律的绿化缓坡,相较其他城市而言,有钱堆也堆得出,有心抄也抄得去,远不及寻常百姓骨子里那份爱绿之心来得重要。与表里皆有的城市绿色名片相比,这个城市每家每户楼前小院、自家阳台里种下的才是这个城市对于绿色的热忱。

至于为何这个城市的寻常百姓独爱金银花、蔷薇这些花朵繁杂、生机盎然的植物,其实不必深究,这些花形细小、花期如潮的植物,总有一种平凡之美的意思,如此深爱,这大概就是这个城市骨子里的从容淡定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