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不留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会习惯性地打开新闻网站。最近一段时间。对社会治安的信心大减。劫持。枪杀。紧急疏散。楼市。装修。警察杀死警察。感觉一切都很惶惶然。年青的父母应该不会把孩子生在这样一个不景气且混乱的环境当中。若是下辈子需要投抬。即便做只蝴蝶也好过这一切。至少还有机会遇上假的杀虫剂。

上午做了半天的老师。讲写作的东西。下面坐十四个或许比我还要年长的学生。在黑板上用粉笔写字。用力很弱。根本没有线条感。觉是人生很失败。虽然不是经常在人前讲话。虽然感觉上并不紧张。不需要看稿。也能说出很流畅的话。意思表达层次清楚。但手中仍然需要握着一件东西。粉笔。纸头。如果实在没有。只能双手交叉放在胸口。这或许是一种本能的反映。不自信的。或者强装镇定。

有人需要一个很Nice的男人。虽然自负。但却不敢拿来戴在自己的头上。Nice有何标准。其实很难表述。体贴。整洁。礼貌。理智。知性。有幽默感。很绅士。或者还有其他褒义的词汇。可是总觉得太过完美的人总让人有点塑胶花的不真实感。这样的人应该没有鼻息。或许是生活中没有遇上。亦或许。不曾发现他们的好。

每个人都在抱怨一直遇人不淑。乏善可陈。可自己未必就是纯良的。私心把自己包裹得像躲在壳里的蜗牛。更有甚者便成了蝎子尾上的倒钩。牙吡必报。咄咄逼人。放谁一条生路?自己而已。纠缠太久也是一样的结果。

慢慢地把一些东西清除出去自己的生活。电话号码。即时通讯工具。还有一些事关未来但不曾兑现的承诺。感觉很像小时候的一些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许诺。在当下言辞凿凿。过后云淡风清。连错误都不曾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