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真正的热爱,会让人自然而然地谦卑起来

有时候觉得,你应该遇见一个比我更好的人,可是我喜欢你的时候,觉得自己也是值得喜欢的。
—— 海桑

文 / 左叔

现在回想起来,一个人初恋的心动信号,大概就是看到一个仰慕已久的对象之后,除了幻想与对方未来的种种可能之外,就是检视自己所有的不足与瑕疵,自此也多了一个叫作“患得患失”的毛病。

这个焦虑等待与热切期冀的过程,其实挺容易看出来一个人的个性来,是自信的,还是不自信的;是积极的,还是不积极的;是主动的,还是不主动的。当然,人是复杂的矛盾体,很难就此一分为二定向“某一极”,主要还是看主流的方向。

即便是自信、积极、主动的,如果是真正的仰慕,所有的行径都会怀揣着一丝小心翼翼,生怕因为自己的贸然莽撞,自信爆棚让对方反感,而将事情推向自己并不期待的另一个方向。作家张爱玲将这样的心境表述为,低到尘埃里,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男女之情如此,其实对世界万物的真正热爱也是一样。很多一开始刚喜欢的事情,站在“门外”看的时候,自然都有“想当然”的容易,种花如此,画画如此,养鱼如此,写东西也是一样。这个阶段只是兴趣所至,还谈不上真正的热爱。

等到你真正一门心思地“钻进去”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多到“无边无际”,而在某个“行当”里,有人比你早进入,有人比你琢磨透,有人比你思考勤,有人无论是层次,还是出手,都要比你高好几阶。等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会自然而然地变得谦卑起来。

如果此刻你还想继续往前深入的话,那么当初的兴趣大概就在此刻变成了真正的热爱。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个人凭借天赋所能抵达的目标和层次终究还是有限的。真正的热爱,还是会帮助你排除万难,沉下心来,向着目标努力奋进的。

仰慕一个人,大概就是知道现阶段还配不上,但仍旧会朝着配得上的目标去努力,有目标才会有动力。热爱某项事物,心境大抵也是应该是类似的。我觉得一个人的谦卑姿态,并不代表着退缩。而是以一个相对比较低的姿态,更好的包容和接纳来自外部的种种像流水一样汇聚过来,然后将这些化作为我所用的、有提升价值的内容。

水往地处流,人往高处走。放平心态,谦卑一些,才有可能相对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看到别人的长处以及某项热爱事物的未来发展,才有可能将自己提到一个层次。目空一切的热爱,不是热爱,是爱到极致已癫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