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抓狂

将手狠狠地摔在桌子上。破了。流血。有生硬的痛觉。但头脑还是昏沉沉的。我帮一个人做网站。已经是第五天的时间了。但我仍然找不到一个让自己觉得安心的理由。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要做。

以为喊出来会让自己觉得压力小一些。但仍然在。抱歉。我不再接任何做网页的单子了。我厌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