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其实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其实我已粗糙许久。再也不能写出一两句让自己也会为此动容的文字。会有一些情绪在胸膛中翻涌。如同月光下不可平息的海潮。可是那些时光中间的种种印迹。让我知道。如何让自己可以蜷成一团。不受伤。这个世界何等公平。没有悲。亦没有喜。有些事情不愿意多想。担心自己一旦沉浸在其间。不能自拔。努力让自己做一个表情淡定的人。把所有的过往都藏在眉角眼梢。从某一个时刻开始。我知道好好地爱护自己才是最为至关重要的。再也不能完全摊开的掌心。担心那其间所有的一切都被洞穿。

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很羡慕那些额头光洁的中年男子。微微发福的身材。依旧明亮的眼神。朴素的衣服。寡淡的言语。干净的手指上有一枚铂戒。年青已经只剩下尾声。他们的面孔里面依然有故事。有些是无声的叹息。有些是平淡的包容。但不管如何。一切皆已尘埃落定。没有意外。皆是一道轨迹。或许一成不变。但一切已经在自己的掌控之间。不用像自己那样试得那么辛苦。

昨夜一个梦。遥遥的。斑驳的。仿佛面对一面开阔的海。岩崖上有一扇一扇的空洞的门框。后面有无数的目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一个选择。然后告诉自己无憾。有一个陌生的面孔挥之不去。像多年之后的自己。辨不清额头是否光洁。指间是否有戒。他只是一闪而过。但却感觉出他已经完成了一件很大事情。但却依旧选择逃。没有方向。像折了翅的蜻蜓。

无法完成这个选择。所以从梦中惊醒。

拧开台灯。去找水。听着喉管里的声音将那些冰凉的水吞下。感觉那种冰凉一直通到胃。这样的刺激让人觉得舒服。然后从在床下翻出许久不用的笔记本。拍去灰尘。把这些支离破碎的片断写在纸上。就像在杭州的酒吧里面。在喧哗的背景里。在点歌单的背面去疾疾地写下去。担心这些意象会从脑海里瞬间消失。担心自己丧失一些莫名的能力。不能继续朝前走下去。

生计在生活里的比重越来越大。几乎没有时间要来关照自己。不再有时间给自己煮一些精致的小食。许久不去翻阅枕边书。唱片散落在各处。衣架上也有是一些未曾洗净的衣衫。如果不需要去上班。衣衫都不会穿完全。胡渣满脸。头发散乱。在每个单身男子的生活里沉沦。很有安全感。

其实忍了很久。会有一天丝断珠散。跌落在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