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既然青春留不住:什么才是正经事儿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人活到一定的年纪之后,虽然心态平静了不少,但骨子里还是如少年时代一样,会讨厌那些教你如何去活的书,或者是一不小心成了去教导别人如何去活的人,就像若干年前自己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们都害怕成长,长成我们不期望的模样”。只是有时候,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演进成了自己不希望的模样,还浑然不知这些变化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我们的心境以及外在的样貌。

其实这一本书的书名比较长,全称叫《既然青春留不住,我不想过了再缅怀》,也是一本合辑,由豆瓣“休学辞职旅行小组”的几位骨干分子共同合著,讲述的是“人不轻狂枉少年”的“荒唐经历”,他们视寻常人的就业、成家、育子等等的人生轨迹为桎梏,而将纵情山水、一路奔走视为人生的“正经事”,其间的文字有心理的拉扯、情感的释怀、沿途的人事物等等,都是文笔不错、善于自黑且敢于实践的人物。

既然青春留不住

00:00/00:00

初识这本书,多半是被书名吸引,这样的书名带着热血和梦想的余韵,让我想起了李宗盛的纪念演唱会《既然青春留不住》,李宇春的上一张专辑《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也是这些年艺文圈里面这些年一直在贩售的内容。那些被演绎成不同版本的“匆匆那年”,见证了一代的青春与热血,也说白了“再也回不去当年”铁的尴尬。好在这本书标题的后半部分说出了当下的心态,“我不想过了再缅怀”,青春不留白是年轻人的当下的心态,于是站在这个立场,这个书便脱离了说教的意味,有了一种分享的角度。

在书中由“陈三公子”执笔的《旅居丽江第三年》当中分享一个网络上曾经流传过的段子,内容如下:两个朋友,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丽江。一个年薪十万,买不起房,租住着十几平的小房间,朝九晚五,每天挤公交,呼吸着汽车尾气,想着出人头地。一个无固定收入,住在丽江湖边的一个破旧的四合院,每天睡到自然醒,以摄影为生,到处溜达。没事喝茶晒太阳,看雪山浮云。一个说对方不求上进,一个说对方不懂生活。这个段子虽然简浅倒也是说出来了当下社会两类人与各自的心态。

什么才是正经事儿,两类人各有自己的观点和现实依据,既有成功的例证,更多的还是有平淡无奇的现实摆在眼前,各自都可以佐证自己的观点。可是这些到头来还是一个辩不清的话题,各自的观点和佐证其实也是从另一个侧面验证对方的观点。如果说“精彩人生固然重要”,那么“平淡是真”的论断又如何解释。如果说“平淡是真”是经历过“精彩人生”才会有的体会,那么“精彩人生”是目标还是过程?

我们的人生长度是限定的,宽度由各自的精彩,但必定是不可能全部尝过,在时间和机缘都不允许你“辞职休学旅行”时,也不要认为吸尾声是件极不光彩的事情,如果能够静下心来偶尔听一听他们分享的故事,未尝不是一个极好的选择。生活没有样本,跟风必定无益,想好自己想要的才是正经事。

作者: 豆瓣休学辞职旅行小组
出版社: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副标题: 我不想过了再缅怀
出版年: 2013-11-30
页数: 256
定价: 36.00
装帧: 平装
ISBN: 9787807691488
作者:

本书六位作者在青春年华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让人羡慕嫉妒恨:

伊郎,豆瓣“休学辞职去旅行”小组的组建者。十年前,因为对大学生活失望,学费成为他的旅费;现在,他随时能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与南来北往的朋友把酒夜话,聊一聊旅行与生活,谈一谈人生与理想。

节奏,来自成都,在大学毕业前从来没有离开过他所在的城市。迷恋上骑行生活后,他放弃公职工作,开始了躬身匍匐的旅程,感觉像是第一次真正看到了这个世界。骑行四年后,目前他正在筹划一次环绕南美洲的骑行;

西西,陈三公子,手工艺品爱好者,毕业旅行时停留在丽江,开了一家旅馆,每天关心雪山、草地和客流量。她说,如果不是旅居生活,三年后的今天,她可能和大学同学一样,在北京或者广州的出版社做一个朝九晚五的白领,每天关心空气质量、交通情况和绩效考核;

蚊子,23岁开始她的间隔年。她可以在北京CBD某投行办公室跟一帮沃顿、斯坦福或者哈佛MBA打交道,也可以把自己关到酒店里为4A公司写文案写到流鼻血,而现在,她直爽,抽着香烟,喝着啤酒,说走就走,同路上结识的朋友谈论着自由和梦想;

左轻侯,先北漂,后沪漂,执迷于古老的舞台表演艺术,从业于前卫的互联网行业。如果不是因为旅行,他可能还停止在7年前父亲遭遇车祸的阴影中踯躅不前。他在旅行中开始关注传统文化、信仰和宗教的问题,不为救赎什么,而是因为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

大象,曾是某知名碳酸饮料公司一个不知名的销售员,称自己是“一个卖饮料的”,喜欢读王小波和余华,2011年辞掉工作开始环游。他说,最想回到在新疆打短工当饭店服务员的生活状态,每天早晨,提着铁壶,迎着薄雾,穿过木栅栏,踩着厚厚的白桦落叶,到隔壁哈萨克院子里打上两公斤的鲜奶,夜晚有时没电,就在被窝里打起手电翻看《百年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