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暗涌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入秋之后,一直阴雨不停,气温迅速跌落至25度上下,长衫衣裤上身,这样夏天过得十分的潦草。每年入秋,膝上陈年的旧疾都会再发一次,不得已,只能去拔罐。整骨师傅按了一个钟,整个人仿佛被松了绑,只是留在身上的都是累累的紫痕,如同“七星瓢虫”一般现了原形。外面强装的东西,也许别人会羡慕,内心里面的暗涌,大概永远只有自己知道。背着“七星瓢虫”的壳,再也装不“金龟子”了。在应酬和忙碌之中讨生活,甘苦自知,有些话不便跟他人说,即便说了,其实也是与事无补的。

按理说,人年纪越大,会越发的稳重一些。可是,在这个当下,仍然会有一些轻狂的时刻,不能自制的状况。心里面知道,这样的行径太像“怪叔叔”了,换作自己也不会觉得妥当,但还是做了。事后想想,觉得挺可笑,常常将高估自己当作勇气,将低估自己当作谦虚,总是习惯性地误会了一些误会。相信这样的冲动只会越来越少,然后心里面彻底地沉寂下来,像多年前自己做那个重要的决定前一样。莫名的强大,莫名的透彻,看得到长远,了解自己有什么可以妥协,有什么可以放弃的。前半辈子,大概也只有那段时间活得最明白、最现实、最残忍。

一旦在乎,就会将自己放得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面,一切变得很甘愿。可是这样的境遇对于天枰座而言,着实是撑不了多久的,最终在左右权衡中迷失方向。“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在杨绛书里面读到这个句子,在体会失去之后更觉得现实残酷。“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林夕的词作,更喜欢黄耀明版的演绎。命运这种东西常常逼得你不得不低头认错,惯性地保护着自己,告诫自己不可以在同一处失足,不再轻易将掌心摊开示人,那些纠结的掌纹,自己在念旧的时光翻看便好。

过完八月,岁末其实踮个脚就能看得见,相信会有没完没了的工作摆在案前,人更疲倦,心更累,再也抽不出时间来想一想自己的生活。每天的行程早已经被工作排定了,一个人在想些什么是何等微不足道。年初定的一些计划,有些努力实现了,比如跟身体做斗争,有些还没有实现,比如完成一些文案的工作。一直都自认是一个目标型的人,会有执行力,但是这些年看来,很多时候,被周遭左右,还是会不得已放弃掉自己原本坚持的一些东西。努力会失败,坚持会放弃,然后相信暗涌也会变为死水,只是需要时间这一把杀猪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