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又见麦田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天猫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一连阴了几天。不见晴亦不见雨。就那么悬着。像自己的犹豫不定的决定。

双休日又是接待任务。必须早早地起床。闭着眼睛刷牙。洗脸。睁着眼睛换衣服。收拾一天工作所需的琐碎东西。想想需要一天牵强的笑容。心情沉到最低点。虽然努力告诉自己要渐渐地平息下来。不要先自己乱了阵角。这段日子还需要自己做很多事情。需要合理分配好时间。挤出点滴时间来用于关照自己的内心。关照自己的进修课程。但看到拖拖沓沓的他们。听到一路上的喧哗。还是有一丝丝不快。

默不作声。出神看车窗外沿途的乡村。小镇。路人。阴云下笔直。似乎没有尽头的道路。很无望。

和很多地方一样。经济的发达是以牺牲质朴为基础的。在奔往小镇的沿途。有很长的一段。已经看不到村庄。农舍。炊烟。牲畜。甚至没有一条懒洋洋的柴狗。车上有人很得意。亦有人赞叹。可是这沿途的厂房。被污染掉的河浜。工厂里面失地农民穿着崭新的工作服。大家都很喜气。没有人会想起原本开在这里的野花。

很久前。有人通过电子邮件给我发过来很多新西兰的旷野。阴云下面。被废弃的石头房子。没膝的杂草。无名的野花。在风中舞蹈。后来在《魔界》里面看到那个国家的山川。那么的空旷。那些辽远。让人忘记它是一个南太洋上的孤岛。似乎这样的地方。才可将内心那些一直无法放下的东西。一直背负着艰难奔跑的包袱。毫无顾忌的放下。身心松驰。葬身于此亦可。

然后。便遇见了一片麦田。黄澄澄的一片。那是一种接近泥土的颜色。虽不见劳作的人。但江南的精细耕作还是显而易见。每块田畦里面都会有长长的田垅。整齐的排水沟。孤单的稻草人。亦曾见过北方的麦田。一大片。似乎是用飞机播种。很多地方密得没有小径。不可以走进。亦不可以亲近。远远地看见麦浪。但只是远远地看。心里很想下去走走。但也知道这不可能。然后目送她们消失在倒后镜里面。

麦田诗歌里面一再出现。带着某种母性的象征意义。有时候亦用来表达一种理想。她带给我们温饱。生息。安定以及不再的漂泊。可是我们却拒绝当那个守望者。以为自己可以用梦想支撑这走得很远。可最终仍然需要回到她的身边。可以得到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