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若是“头脑发热”,请你“趁热打铁”

趁我们头脑发热,我们要不顾一切。
—— 夏尔·波德莱尔

文 / 左叔

都说冲动是魔鬼,但对于一些从事艰难且枯燥事情的人来说,头脑发热则是可遇不可求的状态,是晦暗人生中被激情点亮的时刻,是胶着困顿里由灵感激活的瞬间。

比如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比如犹豫了许久突然就横下来一条想嫁人的心等等。几乎都是因为有现实困顿,而生出来想要摆脱这一切的冲动。如果不能及时兑现的话,那么困顿胶着的状态还会持续,直至将一个人的情绪管理能力“没顶”。

冲动来了,我个人的经验是得“趁热打铁”,若是放一放,缓一缓,想明白再做,通常想明白了,也就看穿了人生的虚无,索性也就瘫倒,彻底不想做了。想要出门转转,立即就要订好“机+酒”,若是瞻前顾后,考虑狗啊猫啊花啊草啊鱼啊螺啊虾啊娃啊……这门永远都是出不去的。

还有,我写东西也是如此。如果有个念头从脑袋里面闪过,当下没机会及时打开电脑动手开始写,而是选择在笔记本记上一笔,多半这一笔会放置很久,迟迟也不见下文。

有一阵子非常密集地写时评,看到好的时事选题,都会记在一个空白的电子文档里面。即便如此,也是必须第一时间就动笔的,若是放久了一点,不是被人抢了选题,就是选题的时效过了,或者自己也觉得此类选题,自己也想不出更为精彩的立意点了。

记一笔确实仍有价值,但对我而言,多数的情况是,若干年后当初沉积在此的那一笔,以素材的形式出现在其他文字里,但当初那个急切的、想要表达的冲动早已经烟消云散,当初想写的与未来写就的,彼此之间不存在有直接的关联。那未来写就的那些,也是有未来的那个瞬间的冲动激活的,同样也不能选择放一放。

常听人说,自己有拖延症。我想这所谓的“拖延症”,大概就是将“头脑发热”当感冒有病来“医”了,靠“瘫倒”“硬扛”让自己缓一缓,结果就在缓缓的过程中,消耗掉了当初的热情,将事情给拖到没有结果的地步。若是都能够“趁热打铁”,估计“拖延症”不必就医便可自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