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遇见煮碗热汤给你的人值得庆幸

我想知道的是,我们是否真的能够互相懂得。不是包容,不是照看,也不是原谅或宠爱,而是懂得,像解一道数学题那样,经过曲折和明暗,明白一个人的内心。
—— 陶立夏

文 / 左叔

生病时,感觉整个人都被困在“潜水钟”里,整个人都是闷闷的,跟周遭的世界隔着一层。

放假第一天还是好好的,将车拿去送修,踩公共自行车“回娘家”吃了午餐,随后便搭公车回西郊。当晚,先是睡眠走失。以为是下午吃了浓茶的关系。想想不对。不放假时,浓茶也是天天吃的。

尔后,是整条“胆经”酸胀了一天。从大腿后外侧到膝下“足三里”穴位都酸胀到不行。以为自己是发烧了,可是一测体温还好在正常值范围里。莫不是在路上来来去去的时候感了风寒,还有将车送修回来的当晚还吃了一只梦龙。

颇有些“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搬出洗脚盆泡了一个小时的脚,嗝气放屁发汗,又喝了两包感冒冲剂,感觉是对症了。晚上六点多便困到不行,上床睡了一觉,睁开眼不过晚上十点半。然后余下的觉便睡不踏实了。

早上起来,并没有如常。感觉全身关节都疼。难不成是“痛风”?真的是一病不成又生一病。身体指标确实在临界点,但一直以来也没有发作过,这是要给我打开人生新体验了吗?

生病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平时没有善待这具皮囊。过敏症、关节炎,这两个毛病过了三十岁就开始顽斗至今。年轻的时候喝酒多,胃也不怎么好。这几年咖啡和茶喝的多,估计也有骨质疏松的问题。发现人生很多事情都是一样的,此前的欠账,即便是侥幸逃脱了,但终有要还的一天。

生病的时候,人也是极为脆弱的。不单单是需要有人来照顾三餐起居,还有内心里的一种可以放心去依赖感觉。

诚如陶立夏所言,此生如果能够遇到“读懂”彼此,能够灵魂“解题”的自然是一件好事,如果遇不到这样子的,碰上一个在你病中能煮碗热汤给你的,同样也是人生中值得庆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