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事了心即空,说来不轻松

文 / 左叔

心不空,入眠难。最近一段时间的睡眠质量,简直是“渣”到不成形。我遇到的很多状况,与别人的犹豫不决,倒不是十分相似。我的问题多半集中在,事已了,心未空。总是有仍不住要去琢磨琢磨的想法。

刚入职场的时候,做事情很有冲劲,也不知道惜力。往往是计划安排周五要交的材料,屁颠屁颠地晚上加班周二一早就已经写完了。手速快是一件好事,太快反受其累。它的“负作用”,就是与此相关的任务分配越来越重,最后终有一天,人被堆积如山似的材料给淹没了。

能够意识到问题,但想要解决它却难,这与小时候家庭教养出的习惯相关,也是我难以“克服”的。面对任务时的心态,犹如次威格所言的那样,早做晚做反正要做,不如早做早解脱,事了心空还有精力去完成其他的事情。

后来,发现这套逻辑在职场有那么一点点行不通。很多任务的分配原则首先考虑并不是公平和等量,而是整个机构运转更有效率,势必就成了谁做的效率高、出手快、赶得上deadline便分给谁,或者是谁这会儿正闲着就派给谁。事了心即空,趁机读读书、摸摸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后来我也懂了点事,稍稍知道“偷奸耍滑”的方式。周五要交的稿子,周一晚上加班写完。只要是写完了,我心态就稍稍放松了,即便是突然改时间要提前交,或者后面有其他工作安排上的冲突,我也能“气定神闲”一些。有个“初稿”衬底,遇事自然不会慌。

写完初稿,我并不急着交出去。而是放着,放到周三再看一眼,重新拎一拎思路,校对一下错别字。现在回头看看,这个过程其实是蛮重要的。初稿写完的这段时间,脑袋其实还是围着这件事情打转的,常常会发现很多关键性的构思和素材并没有考虑周全,有这么一段“沉淀”的时间,反倒是有机会让材料变得更加详细和丰富。

到了周四若还没有催我,我便要按住自己的大腿,防止自己过于冲动。这个时候交上去,若是前期思路把握得不准,常常会被“推倒重写”。若是捱到周五掐着点交出去,常常是紧迫得连修改的时间也没有,刚好也就省掉了“大面积返工”的麻烦。

事了心即空,说来不轻松。这一套模式,好像既显出“城府”,又能兼顾“品质”,但操练久了,人好像也不自然地“油气”起来。灵感火花乍现时,很多微末的东西,更加难以把握。常常被逼退回,不知道如何下手的境地。

毕竟初稿写完,此后的那几步,同样也是空耗,这对于一个有时间焦虑,想要“事了心即空”的人来说,同样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