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T-bag:爱恨皆空 重生无望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This Photo @ LeftFM.com

看完 越狱/PrisonBreak 第二季第17集,我突然间被T-bag感动了。而在此之前,他一直是那样一个令人不齿的家伙,即便将世间所有最丑陋的词汇堆在他身上,也不能覆盖他令人作呕的全部。然而当他回到年幼时的居所,当他回忆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当他跪在Susan面前讲出心存善念的话语,当他报警通知警察营救Susan一家后流下孤立无助的眼泪,我突然间被他身上残存的一丝人性的光亮所感动。

从被迫害者到施暴者,他经历了人性的毁灭。FoxRiver的生活,或者说是这个世界,让他从一个单纯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嗜血者,命运让他坚强并且残酷起来,他开始信奉弱肉强食的道理。生活重重地伤害了他,他以一己之力、血肉之躯予以还击。他以为他可以用自己的残忍来伤害生活,但伤得最深的仍然是自己。

他无法得以任何人的信任,无论是FoxRiver当中的牢友,还是他爱恨交织的Susan。他爱过Susan,恨过Susan,为了这个面孔寻常不过的中年妇人,他弃下五百万美元、弃下再次被伤害的可能,甚至弃下了一只手臂,只为了能够见到她。或许他并不明白他的偏执是为了得到Susan的爱,还是报复Susan的恨。

他将Susan一家带到了他最初的地方,他以为回到这个将他变成不人不鬼的地方,便有了重生的机会,他以为得到Susan的爱便可以回到神的洗礼台上变成单纯的婴孩,可是一切并没有过去。他被社会所唾弃,甚至丧失掉重头来过的机会。Susan只是一个寻常的妇人,她不是Sara,她太需要庇荫的一双儿女,她或许明了T-bag对他的爱意,但她不可能拿一双儿女的未来与T-bag作赌注。

T-bag离开了Susan,已经注定无法找回失去的那种重生的感觉,等待他的只有生命的尽头,并不遥远。也许在剧集里,他还将存活很多集,但这个角色,他的灵魂、他的真爱已经走到了世界尽头。无法重生之后,一切的存在已经没有意义。T-bag可以苟活于这个世界,但他的心已经不在,陪伴他的,只有冰冷拥挤的世界,还有他的秘密生活,在泰国,在天涯海角,在Fox river的cell里,在屠杀的血腥当中,或者,在Six feet under。

This Photo @ LeftFM.com

T-bag/茶包大叔年轻时的靓照……

引用
ROBERT KNEPPER在《越狱》中饰演Theodore Bagwell
Robert Knepper最近的电影包括《晚安好运》,《人质》,《异种3》,《Swatters》和《爱与性》。他的其他作品还包括《年轻枪手 2》,《Renegades》,《That’s Life》和《野东西》。

电视上,Knepper在《嘉年华》,《Thieves》,《Haunted》和《Presidio Med》饰演过角色,同时他还在《ER》,《The West Wing》和《Getting Out》中客串过。

Knepper走上演艺的道路全靠他的母亲。在他小的时候,他妈妈就在当地一个社区剧院的道具室工作,这使Knepper产生了对艺术的兴趣并在之后于西北大学攻读戏剧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