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世界的芜杂,不过是位卑轻言的你内心慌乱失序的镜像

文 / 左叔

因为入手不太好养的油画竹芋,最近在绿植这个领域钻研得比之前又深了不少。再加上,之前读过护林员出身的德国自然主义作家彼得·渥雷本的一系列关于森林植物的书,理论加上了实践,最终还是慢慢摸索出一些心得,如何将这些“难伺候的主儿”伺候好。

油画竹芋是我个人经验之中,尤其难以“伺候的主儿”。这种叶片上有花斑“出锦”的植物,一般对湿度、光照、温度都极为敏感,但它已经不是“敏感”所能定义的,简直就是“过敏”级别的。阳光直射几个小时就会叶片灼伤,湿度一低就会叶片卷边、温度低也会焦边,在江南这种地方还是很难过冬的。

所以,想养好它,让它不断地爆出新叶片来,非常得不容易。它也是最近几年才引进国内的,因为不易成活,所以价值一直居高不下。前期养护,我也是战战兢兢。那个时候天还热,温度光照都好控制,唯有湿度不太好控制。后来,彼得·渥雷本书中提到的一些植物习性,给了我一些启发。

入手油画竹芋之后,我又陆陆续续入手了彩虹竹芋、飞羽竹竽、花叶橡皮树等与其调性相近的植物,又将家中原本就有的仙洞龟背竹、小天使龟背竹与这些竹芋放在一道。用一个矮桌和一个矮凳,在房间的一角搭了一个小小的植物“观赏台“,大概十余株花花绿绿的观叶植物上下错落。我常常拍照发在朋友圈,因此也有人会将自己那盆已经“焦边”的竹芋拍照给我看,向我讨教心得。

彼得·渥雷本在讲述森林和气候的关系的时候,提到了一些特殊的现象,比如森林的温度会与外面有一定的温差,湿度也是,原始的混生林会比单一树种的人工林抗病虫害的能力更强。

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植物在一起之后,会利用特别微小的、不易觉察的蒸腾作用,利用真菌的菌丝、利用根系、利用信息素释放和交换彼此的生长信息,共同对抗恶劣的环境和病虫害的侵袭,在“竞合”之中形成一个更有利于自己生长的微环境。

所以,你的植物养得不太好,一定是因为它太“孤独”了,尝试给它们找一些调性相近的小伙伴,让它们群居在一些,彼此就会有照应,长得很茂盛。如果你能陪陪它们,给它们听听音乐,对它们说说话,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是不是有点超乎想象,没有想到一言不发的植物也有改造环境的力量。其实人也一样,位卑言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跟株盆栽似的,任人摆弄。遇到环境不好的时候,很多人就此停下来自我成长,只顾着抱怨。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身边不太有利的环境,有时候也是自己一手造就的。

日本推理小说作家石田衣良曾写过这样的话:有时候,觉得所有人都很美好,下一刻,这些人又变得贪得无厌,而且世界冷酷无比,根本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然而,这都是自己的内心产生的幻想。我们总是将自己内心的恐惧投射在他人身上,当我们看他人,或是看世界的时候,其实看到的是自己。

你如何看人,人亦如何看你,世界的芜杂,不过是你内心慌乱失序的镜像,关键是你要怎么看待它,怎么去改变它。

职场中苦恼的事情极多,最常见的就是被人差来差去做一些不是自己本职范围的内的事情,碰到一些甩手不做事情的前辈推活,久了内心里确实不太好受,但如果只是将其视为差遣即便事情做成了也没有太多的满足感,但是如果将这些没有做过的事情视作自己的经验积累,视作自己成长的一部分,视为日后迈向其他领域的台阶,可能心态就会不太一样。

面对别人的求助,缩过一回手,势必在不远的将来,自己需要别人帮忙的时候,也会遇到这样的状况。一个人缩手、两个人缩手,你身边的环境就会慢慢演变成各家自扫门前雪的环境。在我看来,与其不断地抱怨,不如试着伸伸手看,不用管未来怎样,在当下你就会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