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出门补了个胎

| 左叔新书 /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京东 / 每日特卖 / 儿童口罩 / 斑布抽纸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
结香

文图 / 左叔

“包邮区”平时晚上下单早上送到的网购,最近都要拖个两天。原先周五就能到的狗粮,快递员周日下午才给我发短信,让去东门去取。

刚停好车,门口等着量体温的保安提醒我车胎没气了。下来一看,果然,是有点慢撒气的状态,八成是扎了钉子。

心理估摸着撑到明天早上应该没有问题,但又怕自己这么一动车子,反而加快了它跑风漏气的速度,明早起来彻底趴窝,还得要徒手换备胎。

看了一眼手机,傍晚四点刚过一刻钟的样子。一想到明天是工作日,这个点也不知道有没有修车店开门,忽然就觉得心里有点慌了。

搁在平时,这根本就不是个事。甚至,我都不会有机会让保安发现车胎没气了。因为疫情,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整个南区只留了一个东门卫供人出入,快递员无法将狗粮投递到离我比较近的北门卫岗亭。为了能把20KG的狗粮扛回去,我只能从家里开车一趟出来取。

最近一段时间,“宅”几乎成了大部分人的生活状态,能不出门尽量不出门,所以周末这两天我都没有动过车子。想想要是不出门拎着两包狗粮动一下车子,估计周一一早上班还真得手忙脚乱了。

平时,补个胎、打个气是极方便的事情,出小区门口就有一间洗车店兼做一些小保养的生意,但最近一段时间复工生产的进度还没有开足,每天来来回回街面上也没有几家店开门做生意。为了确保自己不走空白跑,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求助信息。

回家,把狗粮搬下来,收拾停当,又过了十几分钟。朋友圈回应我的不多,多半都是叫我打保险公司的电话,也有一些知晓我住处的朋友,提供了附近街面上他们常去修理店的电话或微信。

想了想,傻等不是办法。决定开车,先去附近街面上试试运气。常去的那间店关门没有营业,朋友给微信的那间店也是卷帘门落地的状态。又往前开了一点儿,发现一间叫“**汽修”的半掩着门。一看便是那种一楼店面二楼住家的格局,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不给修。

绕了一圈,拐到道板上,把车停好,朝里面叫了一声老板,一个中年男人从里面应声出来。我三言两句交待了一下情况,他便麻利地把车轮给卸了下来。一共两处扎了钉子,他不费吹灰之力用工具将钉子拔了出来,看了看,又用手轻轻地将钉子浅浅地插在原处。我猜他是怕一会儿找不到钉眼,将轮胎拿到机器上,又拿粉笔头子标了一遍。

等的时候,两个人闲闲地扯了几句。他说,这个年过得真憋屈啊。我应和道,可不是嘛。两个人都想继续沿着这个扯开的话头再说点什么,又都觉得初次打交道,有些话讲深了就不合适了。空气凝结了片刻,好在他手上有事情要做。

给我充完其他几个轮胎的气之后,他说,这两天也不让开门……每天到快下班的时候,我才……

他话没说完。我其实一早就注意到他两间门面中间的一道门框上白纸黑字写了“本店暂停营业有事电话联系”的字样。那白纸带着打孔的边,像是快递单或者票证专用的纸张。

昨夜刚下过雪,虽然今天是个大晴天,但晚风还是很硬。我着急出来穿得也单薄,只能立在店门口的背风处躲躲。戴着口罩的这几天,去哪里都不太好意思靠人太近。

店门往里,黑洞洞的,也不曾开灯。一个胖胖的妇人坐在桌旁低着头独自吃饭,一只手在碗里划拉着,另一只手还拉着一个婴儿推车,前前后后来回地荡着,大概是在哄孩子睡觉。从看不见的地方,传来电视里播放动画片的声音,猜想这家里大概还有其他年龄段的孩子吧。

看他还在忙,也搭不上话头,我翻了会儿手机。

说来好巧,有一个朋友给我留言,推荐的也是这一间修理店,说他家兄弟俩手艺都很好的,价钱也是公道的,朋友的公司就在附近,车子小毛小病都是送过来修的。兄弟俩原先是在汽修厂帮人家做的,自己出来做也没有几年,大概这几年都是换车多过修车的吧,生意不好还接点送快递的活干干。

我出于怕被“杀生”的心态,借着这个话题跟他扯了一会儿,先留了手机号,再加微信要转账付款,摆出一个“潜在长期客户”的姿态。大概是我多虑了吧,他并没有因为“只此一家”而“大开杀戒”。一个正常合理的价格。我自然也爽快地付了钱,道了声谢谢。

办完,在朋友圈给江湖救急的朋友们同样道了声谢谢。有人在下面留言感慨,这个时候还能有店开着,有地方修车,真心不容易啊。

是啊,常住外来人口对半开的城市,谋生业态几乎都是一样的,而现在这步紧要关头,还有很多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从业人员暂时还进不来。我在一个群里面,每天都有人在打听进城的管控措施。

虽说年后上班,这几天市区里都是车少好开的状态,但谁都知道,想要日子过得像平常一样顺畅,在这个时候缺了谁,都会转得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