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姑娘,这坑的确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姑娘,这坑的确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文图 / 左叔

在我的印象里,Lily一直是个乖巧的姑娘,家教很好,话不多。我们在一个婚礼上认识,那天我去得晚,与她和她的几个同事拼在一桌。这种萍水相逢的场合,大家打个哈哈,埋头吃饭就好了,本不会有什么交集。

我也不知道那天什么状况,同桌有一位“污力满槽”的“老司机”应该是她的同事,借着婚礼主持人的话头,一直与她开一些带点颜色、不大不小的玩笑。我看得出来,她表面上装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恼了。

我其实也没做什么,毕竟我也没深究他们之间的前因后果,大概天秤座骨子里“创建和谐社会”的正能量起了作用,我就顺着“污力老司机”的话头打了打岔,聊了几句天气、房价以及我与一对新人的关系,气氛就变得不那么尴尬了。

大概是那一次我给Lily留下了好印象,后来我在其他场合遇见她时,她都主动与我点头打招呼。再后来,我接了她所在公司拍摄微视频的杂活儿,冒充“老司机”当了两三个月的编导统筹,一直与她对接一些具体工作,这才又有了彼此的联络方式,多了一些接触和了解。

她还真印证了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个家境还不错的乖乖女。刚出社会,她接人待物多少有点毛糙,但好在态度谦和认真,也不至于让人恼火。大概是从小到大听从父母的意愿惯了,读大学她就没离家太远,找工作也听了父母之言,进了父亲也在的这间“国字号”的公司,她提过自己的想法,但终究还是避不开父母口中那一句“但求稳定”。

项目结束后,我和Lily也就没有多少交集,彼此活在对方的朋友圈里,也就是偶尔互相点个赞的交情。可能是我偶尔会写一写姑娘们遇到的糟心事,说两句不咸不淡的话吧,让她听者有心了,肯信任我将她的遇到的问题抛给我。

她一直觉得那位在婚宴上诋毁她的“污力老司机”有心针对她,处处与她作梗。我第一反应就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详细询问了那位“污力老司机”与她父亲的交集,她也说不清具体,只是交待彼此认识。我劝慰她,也许并不是这位“污力老司机”没事找茬,也许有一些过去她不知道的隐情交织在其中。

她也承认自己个性有点内向,在公司与同事的关系上处理还不够好,总是显得有一点点不太合群。她自己归结的原因是自己所在部门科室同龄人比较少,同事们间有些婆婆妈妈的话题她插不上嘴,但她始终坚持认为自己跟那位“污力老司机”之间并没有直接“碍着他什么”的矛盾。

在我的引导下,她一五一十地跟我讲了最近那位“污力老司机”存心给她添堵的糟心事儿。Lily和那位“污力老司机”同属公司的一个部门,但并不在同一个科室,平时工作上交集不多,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最近摊上一个事情,“污力老司机”主动犯难她,让她很不爽。

Lily所在的公司有个结对扶贫项目,定期组织员工走访偏远的结对帮扶的困难家庭,但公车改革之后这来回路上就只能开私家车了。为此公司给参与活动的员工每人补贴50元的车费,可为了省钱,大家通常也都是拼车去。这事儿本来也挺正常的,参加活动领车贴补助,也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最近一次活动,她临时有点私事请了假没去参加活动,这缺席的情况除了本科室的人之外,其他科室的也有不少知情的。可那位“污力老司机”不怎么地就出了一个馊主义,居然说动她自己科室的同事,瞒着她在申报车贴的申请单上挂了她的名字,准备将以她名义冒领的这50元给当天动了私家车的同事。

她第一气不过的是同科室的同事们轻易就被人给鼓动了,居然集体瞒着她做了这件事儿,若不是她自己不小心瞄到申报单,可能自己从头到尾都蒙在鼓里;第二气不过便是那位“污力老司机”,总感觉对方时时刻刻处处与自己作对,变着法地坑她。

她第一时间就想找公司财务说破这件事情,凭什么自己沾了“冒领车贴的腥”,让那个随便踩在她头上的“污力老司机”四处做人情,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这一说破,怕是将同科室的一票同事放到自己对立面去了,自己只是个刚刚踏入职场新人,这说破了以后还怎么在这科室里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她问我怎么办?

我虽然能理解她身为职场新人的担心,但被一票混迹江湖多年的“老司机”合伙埋在一个坑里,以我的个性恐怕还是等不到“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的那一刻。面对职场霸凌的问题,我一直都认为,在霸凌者面前低头示弱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即便不得已非选不可,那也应该是战略性选择,是让我有机会找到霸凌者的漏洞,为给他致命一击留有余地。

我没有直接点破让她如何去做,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说,如果换我也许可能会这样做。我又针对她与人沟通方面的问题补充了几句,劝慰她在任何的环境里别孤立自己,保持开放的态度,寻找认同自己的盟友。这所谓的盟友遇到问题未必真得帮到什么忙,但这种认同感会给人心理支撑,帮着撑过“孤立无援”的难熬状态。试想就算“污力老司机” 主导存心想挖个坑给她,但如果同科室有一个同事站出来帮她说一句话,这事情也不至于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将信将疑地问我,万一说破了,公司认为只是小事并不会处置怎么办?或者他们是老员工,人又多,对公司的贡献值比我大,反咬她一口怎么办?我说,人在哪一行其实都一样,都得要秉持自己的处事原则,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体现自己作为员工的价值,至于自己诚实守信的价值是不是公司或者主管所看重的,那就得另论了。

她说她再想想,可是隔了一会儿,又在微信上跟我说,她刚跟她父母聊了这件事情,说父母说的与我说的不一样。她父母说同事们这样的行为只能算是混在体制内的“灰色地带”,况且50块钱也不是多大的事儿,让她装作不知情,如果万一有人追问起来,再解释一下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儿,不就过去了吗……

我听到这儿就觉得这事儿我可能还真得帮不上忙,以前我总嫌自己“三观”不够端正,但听了她父母这一套说辞,我顿时觉得我自己瞬间高大许多。如果我摊上这事儿,我巴不得有人追问给我一个解释机会,就怕大家都觉得这50块钱不是什么大事儿,没人问或者懒得问,我这儿被人泼了盆“贪小便宜”的脏水,还没地儿去解释这钱不是落进我口袋的。

我反问她,有没有听说过某国内知名企业员工利用系统漏洞,通过技术作弊抢了几盒内部员工月饼,然后就被开除的事。她说她在朋友圈和网上都看到了,然后反问我,在网上下个刷票插件抢张火车票不是挺正常的事儿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呀,怎么这家公司就把这事儿上升到人品的高度,非要把人给开除了呢?

至此,我终于知道我和Lily面对的不是同一个问题,她只是对那个“污力老司机”处处与她为难感到不爽而已,不知道如何将这个不爽给消解掉,而我却生怕她被人误会成一个不守诚信的职场新人,并带这个“污点”开启自己的人职业生涯。

消解不爽情绪其实每个人都有自我总结的那一套办法,说不说给她听也不是什么顶要紧的事情,但我始终觉得,对于一个职场新人来说,得罪一票人云亦云、贪占没够、也许并不会共事一辈子的所谓“同事”,与被人硬生生地坑了一个“道德污点”比起来,同样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