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山水相逢,后会无期

左叔出版作品《一生中还有多 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手机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领红包

文图 / 左叔

执念,应该人人都有吧,只是每个人所持不同罢了。

如果将某物遗忘在某处,我会执拗到寻得或者断了寻得的念想为止。曾经有过几次,下班时走得匆忙,将一些或许当晚也不一定能用得上的小杂物落在某处,细想也不确定是落在办公室的时候,我会返回去寻,直到确认为止。

虽然心里知道这件事情是不必立即去做的,但却无法控制自己。

我有比较严重的时间焦虑,这个焦虑在团队合作的过程中常常会被触发,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很好的合作者的关键。

在所有工作排序之中,我会将需要协作者配合或者需要配合协作者的事项排在最前面。我常有需要第一时间配合别人的窘迫感,所以看到其他人大摇大摆、不咸不淡的样子就会觉得不舒服。我常在事情被协作者拖宕之际,触发内心里的时间焦虑点,变得无法控制内心的怒火。

我会一再地确认对方的进度,直至将对方惹毛为止。我不能放下自己的焦虑,所以自然不会对拖宕者有好的印象,再有合作的机会,我会尽量避免。不是不给他人机会,而是不想一再地沦陷在焦躁的情绪里煎熬。

我也挺害怕碌碌无为的消磨的,所以我常在包里放一本书,以备在各种等待的空耗中找点有价值的事情做做。常年“手刀”的姿态惯了,偶尔停下来放空也会有奔跑的拖影,乱码错字、语意模糊……各式各样的印迹层出不穷。

有几年,我特别厌倦以社交为目的的应酬,为了流程合法而召开的会议,那些可开可不开的会议,那些东拉西扯永远不知道节制的会议主持人,我视之为我匆匆人生中的大敌。谋杀自己的时间也就罢了,还要消磨别人的人生,想想也是“罪过”。

在生活中,我会尽量避免迁怒他人,虽然未必做到尽善,但内心里时刻紧绷一根弦。所以,对于别人迁怒自己,也是介怀的。那是一个人将自己的不成熟归因于环境和他人的下意识的心理反映。也许事虽小,挂齿的机会都没有,但这样的个性人品,如若有一天一旦摊上大事,断然会是推得一干二净的人。

人际交往之中,我也有执念。

我以为很多事情走到尽头处,原由不必交待,你懂我懂即可。讲与第三人听,除了有些心理安慰罢了,对于整个结局和走向并没有影响,徒然增加了他人烦恼。

局外人,站在局外就好了,如有宽慰的心怀,听听各方诉苦就好了,不必轻易给意见,也不必下场去干预。能走到尽头的,多半是各自看到人生底线被突出的尴尬了。

这样的嫌隙是糊不回来的,人生会有误会,但我不觉得误会是遗憾,能有误会的地方必定是信任先退了场。否则,几句闲言碎语能有多大的能量。

我自然也能理解他人的执念,即便是“要死的罪过”,也要“在砍头之前大叫几声”,大概只有这样子才会获得心安。

一个是想再有牵连,不断侵入他人的生活。这种侵入,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自证其实也有“合情合理”的籍口。

另一个是想做个了断,山水相逢,后会无期。不是不给机会容人解释,而是已经在心里听完了解释,并且选择了不会原谅自己在同一个坑里摔两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