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蔷薇暗纹的织物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每个织物的纹理应该如同每人不同的秉性,在经纬交织之后,留下的是如迷如幻的图案,当然这只是外表,而内在的材质同样关键,是棉、是麻还是毛,呈现出如何的触感,通常并不是看就能够体会的。这便好比我们在生活中接触到的人事物,贪恋表象常常看不清真正的目的,人与人之间从来都是相处得来的情感与缘份。遇见了,贪恋外表的美,接触了,才知内在的真。

在美美咖啡二楼的包厢里面遇到一款欧式沙发的扶手,在那浮华图案的织物上,隐约地看到一朵一朵蔷薇。很少见到一个商务咖啡馆会将包间做不同的风格区分,刚好这一间是美式田园的风格。指纹触及纹路的时候,忽然回想起若干年前似乎有过相似的场景。仿佛这一切曾经在某一处发生过,连织物的纹理和触感几近相似。人生总是有这样恍然的时分,前尘旧事和当下混在一起。

深秋夜风很冷,应该是一个不太愉快的应酬,但还是努力将它处理至轻松的状态。车回来都经过南珠桥,看到沿河的灯火在寒夜里闪着微光,想起夏天的时候,纳凉和跳舞的人群将这里围得很热闹,可是现在这些面孔又在哪里。躲在什么样的温暖的角落里面,回忆这个已经逝去的夏天里面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大雨,狂奔,哭泣,失落,不舍,努力,勇气。总有一些词汇准备在哪里,留给我们用以为总结或者界定某一个时间的状态。

快十一点的时候,一局牌结束,众人意兴阑珊,有人提意去吃宵夜。心里有所不甘,知道逃不掉酒精,但也只能认命。迷踪蟹有一副结结实实的油腻外表以及结结实实的热量,在这个时间点之后断定不敢去碰。投了12只小鲍鱼,又放了若干的菜蔬,滚了锅,还是仍然看不见白白的汤色。厚厚的一层红油浮在上面,让人不知从何下手。处理掉两只敖,又吃了若干的蔬菜,才能够让那几杯黄汤下肚,不至于压不住醉意。

从饭店出来的时候已接近凌晨2点,摸黑上楼、洗漱、换睡衣上床。窗帘没有拉,窗外的月亮透着沙帘投在玫瑰图案的被套上面。在暗夜里,还记它的颜色,成片的黄。身体的乏累并不会带来睡意,酒精又让我想起车来回过南珠桥时看到的头顶上的那一弯月亮,此刻孤零零地照着。Jessica鼻息沉厚地睡在我的右手边,蜷成一个小小的团,将她一双脚放在自己的腹部,几乎每晚都是这样子,以防她企图去蹬被子。

我有应酬脱不开车,宝妈需要去浦东机场接日本的参访团。Jessica一直在阿姨家呆到十一点多才被接回家。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学会了说“加班”,想必应该是昨天一晚都在问阿姨“爸爸,你在哪儿啊”所得到的答案。生活常常便是面对若干困苦以及与若干困面对组成的,如同那块有着蔷薇暗纹的织物,被覆盖在沙发上面,外人看到的是美,可是终究不会深入了解这些美由何而来,也不会追问这些美几时会变质、腐坏成一丝褴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