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唯有走过的坎坷才是值得炫耀的资本

无论多么坎坷的路,一旦被人的双脚踏过去,都会转化为一种值得炫耀的资本。
—— 张克奇

文 / 左叔

凡是说“我有一个朋友如何如何”,十之八九便是“事主”本人。

咳!咳!!!

以前,“我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养花,但养花的“手艺”呢,属于“春天买花,秋天收盆”的那种。可是有一天,他忽然就开了窍,慢慢摸出了与植物养护相关的“要件”其实就三件事:光照强度、浇水周期和土壤肥力。

“玄学”一般的节气时令,“极难”控制的温湿度等等,其实都可以在这三个要件里找到各自的归类。至于病虫害的问题,只要植物长势是好的,又处在一个彼此“抱团”的状态里,其实是不需要操太多心的,植物本身就有一定的防御能力。

然后,有一年黄梅季,他自己摸索出蛭石扦插法,但凡有根木质化的枝,好像什么都能扦插生根,而那些秋天收起来的空盆,也一一派上了用场。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历不知难”。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子的,摸不着门道的时候,人尽在外面转圈了,不停地失手,不停地“交学费”。

可是,一旦“通”了之后,就会“一通百通”。在此处解决问题的办法,发现在别处也有用场。

有如此转变的关键点,在我看来,就是在“坎坷”路上尝试把关注点从某个具体的坑里跳出来,把精力放在“摸规律”上。

我还有“一个朋友”,有一段时间在不停地“接活”,不管是不是自己份内的,都被硬硬地压在自己手上。起初,心里也是极不情愿的。跟我聊了之后,我劝她不如将这些当作磨自己写作技巧的机会。

一开始也是跌跌撞撞的,写个信息啊什么的,偶尔会有“返工”,会“石沉大海”。后来,忽然就变得什么都敢接了,什么领导讲话啊,调研材料啊、开幕致辞啊、书稿前言啊,什么都敢写了,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下子变得“一通百通”了。

最近,和她交流了一下心得,她总结了公文写作需要解决的三个关键性的问题:其一是代表谁,其二是面对谁,其三是要搞什么事。确实,站在什么样的立场,面对谁,为什么要讲这些话,基本上就解决了文章的立意问题。

阐发完这些之后,她又补了一句,其实所有的文章面对的都是这三个问题。

啧啧啧啧!这答案,真的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技”这种东西,真的只要敢下功夫,愿意去琢磨,还是会有精进的,不管是“一万小时理论”,还是“铁杵磨成针”讲的都是同一个现象,同一个道理。“艺”就难很多了,需要灵气悟性,需要融汇贯通。

关键是不能埋头苦干,一边在“历劫”,一边还要停下“修心”。做的好的地方复复盘,搞砸了的分析一下原因。在别处总结出来的经验规律,要试着做做移植和嫁接,看看放在此处是不是也能生根。

当然,对于很多新人来说,都是疲于应付工作上“做完了又来了”的任务,怀抱着一颗想骂人的心在应付,根本来不及细想。

我觉得心态很重要,有些苦吃了不能白吃,得想办法让本事长在自己身上,换了环境同样也能派上用场,别人想抢也抢不走。

我最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就是,新人一边在心里咒骂着推活给自己的老鸟,一边以自己也不易觉察的速度慢慢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