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现实中没弄明白的,梦里也寻不到那个答案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现实中没弄明白的,梦里也寻不到那个答案

文 / 左叔 & 图 / 布公纸

不知道是年纪的关系,还是其他因素的困扰,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明确的做的经验,也很少还记得里的细节,所以决定记下来。

梦里,我路过一处设计感极强的建筑,还有一处巨大的、归属在某个机构下的雕塑。这个雕塑应该是象征着某种精神,但外观上却是一个极度松散的结构,像几片彼此独立并不在一处的热带植物叶片。那形状极不规则的巨大金属体直指天空,从初见它们的角度看,彼此并不关联,也看不透其中真实的寓意。

我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视角就像坐在电视摄像中常用的推轨车上,然后那个松散结构的雕塑因为平移产生的视角变化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就像我在某部电影开场时见过的制作公司的Logo片一样。那大概是一间法国制片公司,那图案是一个屋顶上雄鸡图案的风向标,然后被风吹动,视角变化成一串外文的公司名称,再被风吹动,又回归一个雄鸡的图案。而我梦里的那个雕塑,就在视角里变化成不同的形态,也呈现出不同的寓意。

梦太琐碎,我几乎想不起来任何一个确实的意义,但我记得我并没有痴缠于雕塑,而是转身走在类似中世纪欧洲古堡般幽暗深遂的石道上,远处是万千山峦,脚下是深谷的风,眼前是无尽的路……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走下去的时候,场景开始折叠、抽离、变化……

睡前,我与人讨论一个演说类节目的构想,商讨用什么样的名字才能有力地概括出节目的主旨,又絮絮地聊了一些行业前景之类的话题,直至音乐竞技类节目《歌手》开始直播才告一个段落。我想猜这个梦大概与此相关,想要从松散的内容中提炼出一击便中的精要,却限于视角的困局无法达成。

在梦里,我继续陷落,在某个小城镇一样的场景里。我无法辨别这陌生却显得真实场景出自我人生的经历,还是从某个艺术作品中直接截取,我只是感觉到那场景之中浓浓的年代味道,像极了上个世纪还有供销社的年代,匮乏的物质和童年的期盼全部统统放大了了。

我在一个类似石库门红砖墙上见到一个铭牌,暗黑色的金属质地,上面阴刻了几个繁体字,中国地震台网,字也没有着色,如果不是迎着光都看不清上面写得是什么。那门口人来人往,影影绰绰,然后边上就是一个铁艺式的拱门,内里藏着个枝繁叶茂的安静花园。有张铁艺的桌子,桌上有下午茶的茶点架和几只仍在冒热气的咖啡,但是环顾左右,却没有人……

醒来之后,我在朋友圈里见到一则消息,附近的某个小城发生了里氏2.7级的轻微地震。看着这个截图,便觉得这个梦出奇的好扯。那几个看不清的字,会不会是醒来之后见到那朋友圈的内容才附着上去的呢?不得而知,如果是预言有感,那为什么不是更明确一些的指示呢?

那个梦还没有停下来,周围的场景回到了我身处的过往现实之中。我梦到前任上司安排我去苏州去接一个人,驾驶员也定好了人,一早就在门口等我,而我却为了穿什么衣服去接犹豫很久。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周遭的人也催促我加快些,可是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定神闲。

等我收拾停当,与那个人联络上确认具体的位置,看看手机导航也不过三四公里的距离。我心里升腾起疑惑,为什么不能自己叫个车或者搭成公共交通工具呢?我带着现实的疑惑在梦里前行,然后和司机一起堵在苏州的古城区里不得动弹,这个时候手机电话铃响了,我当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我将这段细节记在朋友圈里,老同事调侃我梦到我“想见的人”?我在下面回了一句,我的理解这是“职业伤害”。现实中有些理解不了,弄不明白的事情,纵使在梦里,也圆不回那个答案。

现实中没弄明白的,梦里也寻不到那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