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连载】留恋 x 沉溺的宠爱,原来全是缺失的偿还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留恋 x 沉溺的宠爱,原来全是缺失的偿还

文图 | 左叔

接上篇【留恋 x 火车一路向西,故乡越来越远

她强睁开眼睛来辩清光雾的后面,原来是值班护士,护士轻声地唤她的名字,你女儿来看你了。她下意识地瞄了一眼窗外,窗外有一丝微光,大概是放学的时候,她努力地确认自己不是在梦中。悠悠站在床沿边上,被人按着肩膀,一言不发地愣在那里。她努力地抬眼看,悠悠的身后是姑母。姑母还是十年前的样子,几乎一点也没有变。姑母轻推了悠悠一下,说,听话,去抱抱妈妈。悠悠死犟地一扭肩,从姑母的怀里钻了出去,一个人跑去看电视去了。自从用了激素,面相可怖之后,她也拒绝让孩子见到自己,孩子也本能排斥这样插满管子的生冷血腥场景。她无力地闭上眼睛,任由姑母唤她的名字,大声嚷嚷着要护士去找医生。

悠悠今年也十一了,跟她当年离家的时候一样的年纪,个性却与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不知道是独生子女条件太好,还是怎样,悠悠从小就死犟。致胜的话倒是听一两句,自己对她没有一点办法,常常惹得自己发脾气还得自己收场。相貌上,悠悠长得像致胜一些,大手大脚大块头,尤其是两枚门牙很大颗,活脱脱照着致胜的模子拓下来的。

悠悠生在新疆,生的时候很紧急,出血多了一点,恢复要了好一阵子。自己先是有点奶,先是体虚没办法给孩子喝,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喝惯了奶瓶吸不出来。饿着,按着,什么办法都用了,悠悠就是死犟不下口。自己实在舍不得孩子可怜,况且致胜又找到了一个搞老毛子奶粉的便宜路子,虽然开销大了一点,但孩子不受罪,她就没有再往心里去。

吸不出来,又不常吸,不肖多时,奶便回去了。后来诊断的时候,医生说现在的病根子大概便从那个时候落下了。她现在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后悔的地方,毕竟是为了孩子。致胜一直嫌她太宠孩子,可是她自己却不觉得,孩子不跟爹妈撒娇跟谁撒娇,当年自己倒是想呢,可是隔了一层肚皮,起初几年姑母待自己不错,可是自己到底还是不敢。悠悠是自己身上倒下来的肉,她不宠,谁会宠。第一次带悠悠回来,他们坐了一次飞机,几乎横穿整个中国。悠悠不领情,在飞机上痛哭。后来才知道小孩子不能适应气压的变化,耳膜痛不能忍受,让她着实心痛了好久。

悠悠出生后,是她执意要回一趟老家的,姑母把她带到新疆后,一次也没有回去过,每次提,姑母都说有事脱不开身,要不就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路上。十多年没见,人事物都隔了一层。当她把一付金耳环给母亲戴上的时候,母亲含着泪哭了一声:亲乖啊!她原不觉得怎样,可是眼泪也不自觉地掉了下来。二妹已经初中毕业一年多了,出落成大姑娘,低着头,坐在灶堂里面烧火。弟弟十二三岁了,刚变声,嘴上一圈绒绒毛,跟致胜还有几句话可聊的,跟自己一句话也没有。她去河边洗菜,免不了有一些站闲的跟她聊天,她还是愉快地跟她们攀谈。村子还是原来的样子,只是很多东西都缩小了一号一般,原来高大的树木房子似乎都缩了水一般。

晚上,男的女的分在两个炕上睡觉。等到母亲鼻息重了,她才低声问妹妹睡了没有。被子不熟悉的味道让她觉得不安。妹妹说,姐,我其实不想早早地嫁人,我刚初中毕业,除了县城哪里也没有去过,嫁了人,结了婚,这一辈子就绑在这块地上。她试探性地问妹妹,你有什么打算?妹妹叹了一口气说,我能有什么打算,家里想让弟弟读书,我这当姐姐的又不能强撑着。原来是钱的事情,她说,没事,我来跟你妈讲,你学费的钱我来出了。妹妹顿了顿说,不是你妈。她才意识到自己讲错话了。

悠悠大概也不适应新环境,在被窝里面拱了拱。她背过身去轻抚悠悠的后背。妹妹在她身后说,姐,你知道么?我有时候真得好羡慕你啊。我知道当时爸爸想把我给孃孃的,只不过孃孃当时就只要你。要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受穷,绑在这块地上怎么也动弹不了。姐,现在整个村子放眼望去,最有出息的就是你了。姐,我真的不想早早地嫁人,不想耗在这里一辈子。

一滴眼泪在她眼眶里打了几转,但终究没有落下来。她背着身对妹妹说,没事的,有姐在。可是有些话,她没有办法跟妹妹说,也没有办法向外人讲。是的,她看似不错。不必面朝黄土背朝天,可是,谁知道她过着怎样的日子呢。她跟着姑母过了三年,姑母便有了宁宁,宁宁小她十四岁,她几乎就是一个小妈妈把宁宁带大。这些年来,她想回一趟家都不易,除了致胜是她费心想争的,还有什么握在自己的手上。在家万般不是,至少还有人可以靠一靠,在外面,没人可依无人可靠的感受,妹妹永远是无法知道的。一轮濛黄的月亮糊在塑料布遮着的窗户上。她在心里一直觉得那一夜好凝重,仿佛陷在一浆湿乎乎的泥沼中一般。

——未完待续 x 每周更新——

小说连载留恋

留恋:告别人生时,什么是我们放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