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只要想起一生中美好的事,梨花就开满了南山

| 左叔新书: 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 手机支付宝搜索 2201485 天天领红包 |

和一帮老友聚会,酒过三巡,竟然玩起了开心话大冒险。几个中年男人夹杂着几个年龄不等的女人,玩起游戏来却毫无违和感。本着八卦的态度开启了一个令所有人都神往的世界,说着说着,话题由男女关系转向了星座,最后竟然直接指向了初恋情人。

女人们说起初恋,有的说遇到过渣男,渣男都有共同的特征,一边对自己用心颇深,一边对别的女人也是一往情深。渣男在失去自己后,会变着法子折磨自己,打探隐私,进行人身攻击。渣男会在许多年以后再次相见,依然会表现出十分的殷勤。

有的说遇到过师生恋,用八九十年代最原始的传纸条方式开始沟通交流,然后渐入佳境。但因为年轻女孩难以承受的心理负荷,还有学业的压力,被迫主动分手。和自己情投意合的男老师在失去自己后闪电结婚,并从此染上了嗜酒的毛病,在几年后因为肝癌而离开人世。

听到这些,众人唏嘘不已。女人们的初恋总是这样凄凄惨惨戚戚,让人听来众见犹怜。而女人们却早已云淡风轻,说起往事时也是轻描淡写,像述说琼瑶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分明是身外事了。而男人们却陷进了往事的风波里,不能自拔。

所以,当男人们开始讲述初恋时,则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一种氛围。

一个做酒店的朋友分享了自己的初恋女友,那是一个公众人物,当身边的朋友将朋友圈里的照片公诸于众时,大家都纷纷匝舌,一边赞叹这位朋友的眼光独到,一边调侃追问当初恋爱的细节。而这位朋友许是对初恋女友还存有心结,说到后来头低了下去,并暗示大家不要在事后提起。

这毕竟是一场游戏,但大家又深谙其中的规则,自然点头应允。原来,前几日,他与初恋女友重逢,事隔多年,大家并无联系,饭桌上的眼神交流,多少有些尴尬。那位初恋女友如今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而这位朋友也已有了一个可爱的公主,并视为掌上明珠。所以,他说,如果说未来还有什么期待,或许最大的期许就是女儿,那才是他一生最爱的女人。

公务员朋友说话底气足,声音仿佛是从胸腔里出来的,让人怀疑是不是为了应付一些场合而专门练过。他也毫不讳言,说自己其实挺压抑自己的,每天要把自己包裹得紧紧的,穿衣戴帽要端正守礼,说话做事的分寸也要拿捏得当,倘若有天酒喝多了,失了态,便几日不得安宁,心里面揪得慌,像是做错了事,自责不已。

他说起初恋的往事,则像他的身份一样,尺度把握得相当好,他说那是一段青涩而懵懂的爱情。两人是同学,对上眼后便相约去学校旁边的玉米地聊天,做着少男少女才有的亲昵动作。直到临毕业前夕,女孩约了他到宿舍,舍友们知趣地离开。

那天晚上,他们缠绵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冲破最后一道防线,直达青春的命门。所有人都笑话他,说是不是当时太过于紧张,或者因为第一次而不得章法,白白损失了一次大好的破处机会。

现在,他回想起来,说自己大概是怕承担责任,那时候,大家不过是十七八岁年纪,而那个女孩却要求他娶她。人之初的欢愉才刚刚开启,就要面临巨大的重负,他只能临阵逃脱,做一个多年后只能回望感叹的橡皮人。

茶馆老板的故事最妙,他讲述的时候,运用了很多的景物描写,便也增添了几许抒情的成分。茶馆老板是个有文艺情结的人,年轻的时候因为母亲的决定,而选择了理工科的大学,毕业后也从事着男人们最热衷的IT事业。人到中年以后,他选择忠于自己的内心,与同样离职的妻子在城市的山郊野隅开了一家素面馆,每天看书习字,抚琴饲物,过着令人艳羡的世外高人般的生活。

说起初恋,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缘故,他的眼睛有些红红的。他从小在外地长大,那是一个相对贫穷的地方,父母因为下乡去了那里。但严厉而不甘于现实的母亲坚守着一条回城的信诺,并坚定地要求儿子不允许和当地的孩子成为朋友,更别提交一个当地的女朋友,厮守终身。

但他恰恰在当地的学校里结识了自己的初恋女友,那个女孩是他一生中最不可忘却的记念。他说,那个地方很穷,但真的很美。秋天的时候,能看到满山遍野的玉米地。当听到玉米地的时候,大家又哄堂大笑起来,但不妨碍他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

他的正式和矛盾表情令我们都安静了下来。他几次提到秋天这个词,提到秋天金黄的玉米地里从未牵到的手;提到秋天梨花布满学校周围的样子;提到秋天风里的橡树伸出高高的枝站丫,每片叶子都像在说着情话。

猜他大抵是因为太过于怀念她,所以他说起往事时有些情绪激动,但用词却又如此考究,考究得像一篇写意的散文。他的记忆里尽是美好的东西,美好到让我们一度怀疑是否人为增加了一些想象的部分。

他和初恋女友感情的戛然而止,自然也是迫于母亲的压力。因为在他将要高考的时候,母亲就要带着他离开这里,回到城市,回到一个可以给他更好前途的地方去。在他年少的世界里,他不得不屈从于母亲的指令,和女孩做最后的告别。

告别的部分,他没有说。或许就从未有过告别。而如今的他,仿佛趟过万水千山,历尽人世的艰辛,到达了某种彼岸。却在这样的一个场合,突然惦起。他说,如果这是爱情,或许就是自己这一生唯一的爱情了。

酒店老板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说那你夫人算什么?这么多年的陪伴又算什么?他有些不置可否,只好唯唯诺诺地说或许初恋就不能算是爱情吧。

爱情到底是什么?这句话是他的开场白,却也向所有人抛出了一个疑问句,爱情到底是什么?是一见钟情的怦然心动,还是长长久久的安然陪伴;是惊心动魄的你侬我侬,还是心如止水的平平淡淡。所有人各执一词,却终没有一个完美的答案。

人一生我们会遇到很多人,会遇到很多自己喜欢的人,谁也没法定义哪一段感情是真的爱情,但似乎所有人都会有一个共同的心结,那便是对初恋的念念不忘,无论是悲喜与共还是离合相斥,每每说到初恋时,都像揭开了往事的书页,每一页上都写满了一生中最初最纯真也是最美好的记忆。

就像张枣写的那句诗一样: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而记忆从来都被我们过滤成了剪辑的片断,这些片断里无论是景象、人物还是语言,都极尽渲染的美好,只要一想起这些美好,脑海里都是金黄的玉米地,还有满山开遍的灼灼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