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岁月平淡,千金不换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岁月平淡千金不换

大概是在2003年左右,网络上乱逛,误打误撞来到了左边频道。
这是一个男生做的私人电台。片头是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然后是老狼的歌:有没有听到那个声音,就像是我忽远忽近,告诉你,它来自我的心。
他普通话不如播音员标准,鼻音稍重,但却十分随意自然,而吸引我留下来的是他选取的音乐,深得我心。
我在他的论坛发文章。很快他就注意到了我。我们互相加了QQ,偶尔聊天,说话并不多。尽管这样,他知道我心里的文艺,我也知道他心里的文艺。那时候我已经开始谈恋爱,互相也说过恨不相逢未嫁时的玩笑话,之所以说是玩笑话,是因为心不波动,话不必多说,互相远远欣赏,知道彼此是一个人群中独特的存在。

我为人性子清冷,本性被动,与人交往不近,交流不多。但我还是在他的论坛里认识很多人,尽管基本不交谈。
小白,一个画插画的小伙子,也写文章。他倒与我聊得来,后来他把我写到他的小说《苏木吉祥》里。

蓝采和,也是苏州女孩。大龄未嫁,跟父母哥嫂小侄女同住,日子安稳知足。她善拍照,即使卡片机拍出来的照片也是别具美感。在她身上我第一次知道,漂亮的照片不在于相机,而在于相机背后的那双眼睛。后来她有一个朋友得了脑瘤,她们组织义卖捐款,那个圈子我完全陌生,只是沉默地看着。那姑娘和男友离乡打工,租房而住,每天辛勤工作,两个人的生活简单而幸福。但她得了脑瘤。我想到了我们,同是异乡为异客,同样用年轻的岁月为未来打拼。彼时我们的新房子正在装修,并没有钱,在我跟墙纸老板讲下来一百块钱后,我打到了姑娘的账号上,此后再未关注。
后来某天,一个男人找到我博客,对我表示感谢。是那姑娘男朋友,姑娘已经去世。她去世后男友找到那些捐款给他们的人,一一致谢。
再后来,蓝采和的哥哥壮年去世,留下嫂子和侄女。她自己结婚,她管老公叫店小二。
我们至始至终没有交谈过。但这是我这几年断断续续记下的她的故事。
还有很多人,通过左边频道因为我的文字我的手工认识我,即使今天,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依然有左边时代的粉丝。只是年代久远,我已记得寥寥。
我怀孕产女后不再经常上网,变了模样,停了文章。至此,左边频道很多人慢慢消散,像扬在空中的一把沙,抛在夜空的一把星。

人生的因缘际会不用任何人探求,它们就在那里,何时相遇,何时相知,何时分散,何时重聚,自有定数。我曾经强求,却越求越远,我也曾经不求,该回来的,终究会回来。
后来开始玩微博,重新关注了左边,知道了他这么多年的动态。他一直前进着,始终没有放弃左边电台,考了心理咨询师,出了书,小女儿杰西卡比糖小姐小一岁。但我似乎除了女儿,人生没有任何进步。我的全部心血,都在家庭。精心呵护,全力付出。尽管收效甚微,但我已知足。

前一段在朋友圈,看我一篇一篇写文章,左边说,不容易。小旗,我在左边频道给你开个专栏。
至此,我们交流依然不多。彼此是彼此的旁观者,无压力,无纠葛,始终远远看着,我想,也是彼此祝福着。
人和人就是这样,开始时心里的感觉决定了以后的相处模式,一旦模式确定,很难改变。这是定数。随缘就好。

左边做过一期我的节目,年代久远,找不到了,但他在里面放了我最喜欢的万芳的一首歌:《不换》。那是最符合我当时状态的一首歌,岁月平淡,千金不换。
2004年他写过一篇关于我的文章,结尾说:她便是这样的女子。眼神里有暗哑的光泽。额头宽阔且光洁。做别人的太太。却仍然有少女的心神。

前后也有不少人写过我或者在文章中提过我,至今,这仍是描述出我灵魂的一篇。
无论感情怎样辜负,无论生活怎样伤害,心中少女不死,依然是高傲的冷清,柔软的内心,我的生活,永远是我自己的模样。

支付宝打赏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微信打赏

如果文章对你有帮助,欢迎点击上方按钮打赏作者

最后编辑于:2015/6/22作者:苏小旗

苏小旗

苏小旗,78年生人,东北女子客居江南,凭心生活,听心写字,喜欢一切需要花费时间打磨的东西,是为情意。笃信“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愿喜欢。个人微信公众账号「苏小旗」:huanyan-s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