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西行纪:吐鲁番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This Photo @ LeftFM.com

在回来的火车上,我们有讨论过去吐鲁番的感受。所有的人都选择了最令人泄气的字眼,尽管我们享受到那里的免门票的优待,吃到了有生以来最为甘甜的瓜果,但仍然不能左右我们对于它的最初的以及最直观的印象。也许我们中的多数人都像我一样,习惯了城市寻常巷陌的旅行,眼里面容下不任何荒芜和空寂,也许我们对于缺水干旱没有足够的生活体验,无法直面满目黄土。于是,我们都曾经以各样的方式表示,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我们不会故地重游。也许,这在某一方面应证了我们对自然的无情心存敬畏。

This Photo @ LeftFM.com

达坂城风力发电厂被称为乌鲁木齐新十景,白色的风车阵是我国也许是亚洲地区最大的风力发电设施群了。出城不屑半个小时的光景便可以看到了。其实从乌鲁木齐至吐鲁番一路上可以经过很多大家都有印象的地方。比如达坂城的旧城、比如当年上海知青们扎根的乌拉泊、著名的三十里风区等等。从乌鲁木齐出发的时候,天空飘着微雨,云蔼很重。

This Photo @ LeftFM.com

其实在内地的时候也曾经看到高速两边会有“注意横风”的提示牌,但当车子驶过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感受。而在经过著名的“三十里风区”的时候,G318(乌市至连云港)的也出现了类似的提示牌,而载了我们四十多个游客的大巴车在风阵里面“飘移”感还是非常明显的。而在风区,开不了多远便有一些大货车停靠在中间的临时停车带上,车头顶着风的方向,司机和押货员忙着整理被风吹得七零八落的油布。而沿途看到的休路工人衣衫被风鼓得似乎有猎猎作响的感觉。

This Photo @ LeftFM.com

火焰山景区也许是第一个让我们倒尽胃口且十分不快的地方。景区门票四十元(还好我们在享受优惠的范围内),除却可以去用一下手间、顺便可以看一下火焰山山脉的沙盘之外,别无他物。在如此洪荒的自然面前,人工造景手法显得十分的拙劣,让人头痛。

This Photo @ LeftFM.com

未进景区,坐在车子上面拍的一张。距离景区大约有15公里的距离。虽然从构图的角度来看,山体填得画面太满,但从现场的感受来看,却是一样的,除了觉得热与不舒服外,别无其他可以体验的了。

This Photo @ LeftFM.com

进了景区,站在地上拍的一张。两家除却角度有略微的不同外,几乎没有任何两样。而有人在景区大门外取的景与我的照片相差不大。如果需要自己来支付票款,强烈建议不要进景区。

This Photo @ LeftFM.com

葡萄沟景区类似于苏州的周庄景区,门票是60元。景区里面仍然住着当地的居民,绵延有数公里之远,而里面真正的人工景区是所谓的“阿凡提民俗村”(大概是这个名字),这样景点总是让人觉得头痛的。说它原生态吧,它又远远不够,说它不是原生态吧,它又有师法自然的部分。

This Photo @ LeftFM.com

民俗村停车场入口处植的“天麻”(从叶子和果实的形状上来判断感觉像是天麻)。如果真是这个东西的话,是可以入药的,对于偏头痛有一定的功效。

This Photo @ LeftFM.com

菊科植物以及它们的花朵。这可能是我在吐鲁番见到植物最有层次感,也最丰富的一丛。近前的花,中层有草,再远处有灌木丛。其实这样的花朵在内地也常常见到,但在这样缺水久旱的地方,这样的野花草一般的植物也让人觉得心情舒服了许多。

This Photo @ LeftFM.com

对于葡萄的感受是一开始兴奋,最后因为过多而显得有些麻木。葡萄很甜,尤其一种叫“什么白”的葡萄,几乎跟吃糖块没有任何区别,里面的汁水弄到手指上,都是粘粘的。

This Photo @ LeftFM.com
This Photo @ LeftFM.com

当地最著名的水利工程--坎儿井的明渠。坎儿井是通过在地下开挖一条人工河渠,利用天然的地势落差,把天山的雪水引入干旱地区。在吐鲁番这个蒸发量特别大的地方,很大的工程是在地下的,那些工程被称为暗渠,而这一段便是明渠。有水的地方就会有内地常见的家禽。

This Photo @ LeftFM.com

当地农家乐的院子以及灰鸽子。几乎家家都有一个葡萄架。然后也会种一些石榴。当地的农业几乎都是葡萄。路边的植物也只有高梁一样的农作物。不过当地高梁玉米都是矮小植株的,棉花也是。我们去的时候正是采棉的时候,采棉的工人很辛苦,头低下的去的程度几乎接近做瑜珈了。

This Photo @ LeftFM.com

当地人家的门。所有人家的院子和门都很大,可能是方便农用车之类的东西进出去,然后多半人家也都会有一个与这样差不多的大小的侧门。他们都会用这种很明亮的蓝色,加上一些铁艺的花案来装饰。不过也只是门比较漂亮,屋子里面仍然是黑漆漆的。

This Photo @ LeftFM.com

其实在当地拍过很多只鸡,不知道为什么它们与内地的同类比起来,体格都比较大一些,鸡毛更多,更丰富。它们几乎都不害怕人,亦敢与陌生人产生正面冲突,几乎接近于一只看家狗的作用。

This Photo @ LeftFM.com

晾葡萄干的晾房。他们会把当季采下来的葡萄放在这样的房子里面。里面很多带有小勾子的木柱子,然后把葡萄一串一串地挂上去。其实葡萄即使是挂在藤上也是一样会风干的。我们去的时候算是不错,当地人说如果再晚一周或者半个月的时候,葡萄架上应该除了枯枝什么都没有了。当地的旅游其实一年也就只做三个月。再往下,就没有办法了。

This Photo @ LeftFM.com

我猜是假古董,不过这一尊的造像还是挺圆润的。我想小程之春应该会很喜欢这样的东西。但我不太敢去碰这样的东西。总觉得带了太多宗教色彩的东西。内心存有顾忌的人在神佛以及各种规章制度面前总是显得很谨慎。我远不及他能够将一切看得开。

This Photo @ LeftFM.com

在元末的时候,这个城池在一夜之间没有人。有人说这些人死于战火,有人说这些人死于流行疾病,还有人说这些人只是离开了。在这个城池的一个角落里面,有一块地方叫婴儿坟。当地考古发现这里有近百具婴儿的尸体,他们的尸骨完整没有外伤的痕迹。这个地方叫交河古城。一个在黄土岗上挖出来的城池。

This Photo @ LeftFM.com

这里同样也申报了人文物质文化遗产,但一切还在走程序的过程当中。当地政府和旅游部门已经开始在着手保护这样的地方,但仍然能力有限。游客的来来往往已经让很多的土块松动了。比起自然界千百年的风化,人类破坏活动总是显得功率强大。

This Photo @ LeftFM.com

这个城池大约有四个平方公里那么大,有大型类似宗教仪式殿堂一般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位于地势较高的高岗上,而高岗两边是两条不知名的交叉而过,故尔被称为交河古城。而在地势较低的一些地方,会看到更接近于市井生活功能的建筑,比如说有店铺的门面一样的窟穴。有人说这样的城市建筑布局有点像唐代的西安。

This Photo @ LeftFM.com

矮围墙。

This Photo @ LeftFM.com

当地人的摇篮。那个洞洞,我想你也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吧。

This Photo @ LeftFM.com

某种植物的根,我想当地植物根都有可能接近这样的状态,人的适应也许还不如植物。

This Photo @ LeftFM.com

壶。当地制陶其实很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