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半生缘:我们回不去了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他是跟时间在挣扎。
从前最后一次见面,至少是突如其来的,没有诀别。
今天从这里走出去,却是永别了,清清楚楚的,就跟死了的一样。”

喜欢一本书的时候,会时不时拿出来翻阅,即使只是从中随意看一看,也会觉得心满意足。《半生缘》是最近翻阅频率最多的一本小说了,每一次,每一次心理总会产生微微的奇妙的变化,每一个角色都活灵活现的在世界里走来走去,我似乎就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却只能看着它发生,什么忙也帮不上。无助感顿生...

上海滩”的年代,新文化与旧文化的冲击与交融,曼璐为了家庭生计而不得不走上舞女的不归路,世钧与曼桢纯洁而美好的爱情,却在两人有摩擦时让别人有了钻孔的机会,叔惠和翠芝之间回不了的过去...是生不逢时还是自己随波逐流,抑或是奋起抗争...爱情、生活、亲情、人情世故...

上海风情

00:00/00:00

当看到祝鸿才在阴暗的小房间里对曼桢施以暴行以及强行霸占她时,当知道曼璐因为母亲的一句话“借腹生子”而动了心思与祝鸿才策划这一切时,当曼桢一个人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抗争着甚至不惜割破自己的手腕时,我一而再再二三的合上小说,甚至下了很大的勇气才敢继续看下去。这里面,晦涩阴暗的同时又藏了几个人几代人的悲哀,我又该怎么来平缓这种压抑悲凉的心情?

曼璐,当你为了家里老老少少的生计而走上舞女这条路时,你的刚烈你的坚强似乎在诠释着一个女人的不易跟伟大。可是,当你风华不再,当你嫁给笑得像猫,哭起来像老鼠的祝鸿才时,当你因为他的冷落你而着急时,当孩童时的定亲对象豫瑾不再喜欢自己时,头脑甚简单的你却因为妈妈的一句“借腹生子”而残害自己的妹妹,尔后抱病而终的你。这是这个年代成就的你?还是人本身的羡慕嫉妒恨在作祟?也许,你也有自己的痛苦:风华不再遭人嫌弃,不能生育老公叛离,关于年少爱情的美好回忆却在见面后而灰飞烟灭,为什么,我是舞女?为什么,我为家里牺牲那么多,妹妹就不能委曲求全帮老公生个孩子?

世钧,丫的你好不主动。看着你对曼桢不敢爱又想爱的时候,我都替你急了。也许,当你决定离开上海回南京继承父业的时候,你就隐隐约约知道,你们两的感情将有些波浪,可是,至少你们还是相爱的啊。曼璐就如同是一道浅浅的隔阂,竖在你们两的中间。不深不浅,不痛不痒,可是偶尔挠着捧着,却总是让人心生不快。如果当初,你再坚持那么一小会儿,你再主动的向前跨出一步,你对你们的爱情坚定不移,曼桢和你,就不会在后来的茶馆里唏嘘不已了。

曼桢,表面柔弱却坚强的女子。当姐姐出嫁,你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时,你身兼几职没有怨言,你在爱情里张扬着。即使被姐姐跟祝鸿才禁锢在一个小房间里时,你依旧充满着希望,依旧渴望着世钧会来救你。但,有时候人总是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当初你生完小孩,在医院里奋力的逃了出来,却在两年后动了恻隐之心,嫁给了祝鸿才,又过了几年,打了场争夺抚养权的官司,婚姻草草收场。十四年后的相见...准备了一肚子的苦水诉说那段噩梦般生活的不易,却在见面后平淡的描述着,似乎在说一段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切都回不去了...

叔惠与翠芝,一个穷酸的学子,一个富家子弟,一次和世钧的南京之旅后的一见钟情,却因为彼此间的沉默,和家里人的反对,在世钧宣告他将和翠芝结婚时,叔慧的赌气出国留学,结婚、离婚...再次相见,一个孑然一身,一个膝下一对儿女,可是却不幸福...

他爱她吗?她爱他吗?过了那么多年,谁也回不到过去了。

十四年了,日子过得真快,对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好像是指缝间的事。可是对年轻人来说,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当读到世钧和曼桢在茶馆后相会后,描述世钧心理的那段话“他是跟时间在挣扎。从前最后一次见面,至少是突如其来的,没有诀别。今天从这里走出去,却是永别了,清清楚楚的,就跟死了的一样。”我心里的所有防备瞬间崩溃,终于还是忍不住,眼泪就这样夺眶而出了。

这是一部悲凉的小说,以回忆的口吻诉说着所有的一切。我知道,如果某一天我再拿起它,我依旧会泪流满面。

张爱玲:半生缘

作者: 张爱玲
出版社: 哈尔滨出版社
出版年: 2003-10-1
页数: 274
定价: 26.80
装帧: 平装
丛书: 张爱玲典藏全集
ISBN: 9787806990315

张爱玲:1920年9月30日出生於上海,1922年迁居天津。1928年由天津搬回上海,读《红楼梦》和《三国演义》。1930年改名张爱玲,1939年考进香港大学,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投入文学创作。两年後,发表《倾城之恋》和《金锁记》等作品,并结识周瘦鹃、柯灵、苏青和胡兰成。1944与胡兰成结婚,1945年自编《倾城之恋》在上海公演;同年,抗战胜利。1947年与胡兰成离婚,1952年移居香港,1955年离港赴美,并拜访胡适。1956年结识剧作家赖雅,同年八月,在纽约与赖雅结婚。1967年赖雅去世,1973年定居洛杉矶;两年后,完成英译清代长篇小说《海上花列传》。1995年九月逝於洛杉矶公寓,享年七十四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