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早熟:抱给谁看的早产儿

左叔新书《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 当当 | 京东 | 亚马逊 | 签名本+帆布袋 | 有声版 | 新华书店温暖上市

看《早熟(2Young)》多少有点冲着尔冬升这个名号的意思。这个在香港商业电影环境中,身上还残存许些文艺青年色彩的导演,曾有很多让我们印象深刻的作品,比如《色情男女》、《新不了情》等。他在香港金像奖上替很多人铺了功成名就的路,他曾经将大喇喇的张柏芝送上了金像奖影后的宝座,让那个年界三十却仍然被误读成玉女的女艺人,回归她性格的本原,完成了她自己的褪变,结束了张曼玉离港,港产女演员青黄不接的尴尬。他也曾经让一直处在二线境地的方中信大放异彩,让这个面相冷凌的男演员变得连仁中、眉角都有戏份。在炎炎夏日,动作片过烈、鬼怪片太阴、搞笑片太闹的状态下,尔冬升一直以来在挖掘新人或者帮人转型上很见功的过往,倒真得成为卖点。

《早熟》是一部探讨未成年人恋爱、偷食禁果以及未婚先孕话题的电影,放在当下的这个世风环境里,这样的问题以电影的方式摆出来,不可谓不合时宜,不可谓不敏感尖锐。可是看完整部电影,你会被过烂的剧本折磨得晕晕欲睡,开始怀疑尔冬升人近中年是不是耐心大涨,居然可以忍到这个地步。电影有三分之二的篇幅是对未成年人恋爱及未婚先孕的赞美,最后三分之一的篇幅留给关于人生责任的道德教育课,不能不让人怀疑这部电影“骑墙派”的作风。

穷小子爱上富家女的模式本已经过于俗套了一些,结果还被斩头去尾,连两个人感情的起始点都交待不清,爱得不明不白,结果又那么坚定,完全不具备初恋在人生中的“锻炼”意义。两个中学生模样的主角的台词太欠推敲,夜营这出戏中,两个人的对话,完全没有情窦初开的朦胧与羞涩,仿佛情波爱海里浸淫了很久的老手。难道世风果真如此?富家女的父亲更是一个偏执且不可理喻的角色,反对两个年轻人在一起的理由分明就是抢了《西厢记》崔老夫人的台词,电影的最后又安排父亲情感的180°转弯,不顾资深律师的专业操守,直言自己提供假口供,帮助开脱男孩子的罪名,因为必要的铺层而使得行为没有支撑,缺乏可信度,有人格分列的嫌疑。

自认并非一个所有条条框框为重的卫道人物,但《早熟》所要表述和最终传递到观众心里面的东西实在相差太多,让人无法分清楚出发点和落脚点在哪里。剧中的一些场景和情节的铺陈总给人未经大脑思考般的草率。两个离家出逃,最终会在香港找到一处世外桃源无需付房租的地方。为了体现教化意义,安排两个人在面对困境里的种种磨砺,明显有凭空捏造的痕迹。让人不得不怀疑,这部电影大概只是初有脚本便开拍,边拍边想,一路信马由缰,最后离题千里,经不起推敲。

看《早熟》的演职员名单,多少有一些众星捧月的感觉,似乎是给足了成龙的面子。除了两个新人面孔的主角之外,余下的都是香港有头有脸的“戏精”。黄秋生曾志伟毛舜君一干人等,都是大配角出身,随便比划两下便抢了两个新人的戏份。可是他们被安排在各自已成定势、过于程式化的角色上面,鲜少有发挥的余地。新人薛凯琪印象里应该出过唱片,但唱过什么早已经忘记。至于“龙太子”房祖名,一部电影看下来,印象最深的只有那一管硕大的鼻子以及与他“老豆”一样过于憨直的面部表情。不知道一直活在父亲的荫蔽之下,对于一个已经开始安身立命的成年男子来说,是不是感觉到莫名的压力和不适,是不是有必要去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较之常人,完全跳过了“混脸熟”的压力,已经算是不错的开始,如何珍惜并且超越才是关键所在。

没有研究过五个月大的早产儿存活的几率究竟有多大。但最后一幕。未成年的女孩子带着他们的孩子去见劳动感化期满释放的男孩子,看见婴儿一张细眉细眼的脸,还真有点像“龙皇孙”的模样,不禁失笑。《早熟》或许就像这样早产婴儿,尽管票房成绩不俗,但仍然不可阻挡先天不足留下的病根,让人分不清是教化还是鼓励,辨不明是拍给谁看的电影。或许对于尔冬升来说,他在上届金像奖上 “要拿最佳导演的奖座换星爷票房”的一番言论,原来不是一句玩笑。

注:尔冬升出身演艺世家,父雨光母红薇以及两个同母异父的哥哥秦沛和姜大卫都是演员。尔冬升中学毕业后签约“邵氏”做演员,他的外型俊朗,身手敏捷,多演金庸、古龙笔下的多情侠客,许多少女视其为白马王子。1986年,有感演员受制于人,加上当时圈内外的人对拍动作片出身的男星,全部以没文化、脾气臭视之。为了纠正一般人的观念,尔冬升转向幕后发展,做起了导演。凭着丰富的银色经验,尔冬升在1986年首次执导演筒,拍下备受争议的《癫佬正传》,才华洋溢,光芒四射;1994年更以《新不了情》勇夺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影片大奖。尔冬升先后执导《人民英雄》、《烈火战车》、《色情男女》、《真心话》,作多类型的尝试,广获好评。近年他先后替“星皓”、“嘉禾”、“天幕”等电影公司监制高质素作品,包括《枪王》、《阿虎》、《男人四十》及《异度空间》等。十余年来,他执导的影片虽不多,但部部都引起轰动,而且捧红了好几位新人,如《癫佬正传》中的梁朝伟、《新不了情》中的袁咏仪、《烈火战车》中的梁咏琪、《色情男女》中的舒淇以及近作《真心话》中的何润东和范文芳等,独具慧眼发掘新人成为尔冬升的一个特点,而题材冷门,从不跟风拍低级媚俗的电影成为尔冬升作品的另一特点,故而他的影片能被影评界和观众同时接受。 

文/左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