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家居 订阅该标签的文章

以下是与标签“家居”相关联的文章
  • 家其实是就是自己所爱的聚合

    家其实是就是自己所爱的聚合

    文 / 左叔 & 图 / 王严冰 第一次装修房子的时候,我面对空空四壁觉得有些冷清,不太有家的样子。一转眼,十几年过去了,人、事、物越来越多,家也越来越有它的烟火气儿。跟很多普通人一样,面对装修,我们通常是空有想法却受制于人,虽然我们能够用心挑选每一件细小物件,但却常常需要面对当初设计时留下的缺憾,在日常生活的消磨之中与它们日日面对。设计师比我们要幸运一些,他们能够 ...

    阅读全文

  • 一叶情

    一叶情

    养鲜切花就像一场有过预告的谋杀案,即便凋敝得如何凄美,也不太会有让人觉得过于惋惜,就像看了一场暴力血腥的电影一样。天冷下来的时候,会在廉价小商品市场边上的花店买十块钱半打的玫瑰,八块钱一支的香水百合,静养在瓶中,再放半片阿斯匹林可以撑上一周左右的时间。有根的水竹和银柳可以撑得时间久一些,水竹大概十块钱三枝,通常可以从前一年的十一月养到第二年的三月份的样子,可是气温一高,迅速 ...

    阅读全文

  • 家是填不满的地方

    家是填不满的地方

    最近接二连三地腐败了一些东西回家,从园艺盆栽到条纹床品,从简洁饰物到大件家具,越是临近岁末消费的欲念越发的强烈起来,虽然已经开始在一些“记账”式的网站记录自己的开销,以警戒自己保持清醒,但捂住钱包的控制力还是有待加强。这个月还未过月中,除却购置大件物品外,已有千五的消费支出,加之再付物业、水电煤有线电视等等开销,这个月超2000元预算是铁定的了。 最近身边人开始陆陆续续着手 ...

    阅读全文

  • 三十

    三十

    终于三十岁了,过完农历的生日就彻底地告别二字头的年纪了。说真的,其实会有那么一点点的惶恐感,也许是因为很多的事情未完成,也许是因为大把的青春耗费在很多没有意义的事情上,但却不得不承认,这却是一段自己觉得温暖且自足的时光。也许比起再早十年来,有了眼袋、少了额前发,但却多了很多的历练,开始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没有什么不可能,关键是怎么去做以及经历这一切的过程。开始懂得放慢自己的观感 ...

    阅读全文

  • 有矮牛的黄梅天

    有矮牛的黄梅天

    虽然育种的过程显得过于复杂了一些,但我一直不觉得矮种牵牛是一种矫情的植物。它就是“生如夏花”的典型代表,只是几株的规模,也应可能的轰轰烈烈,呈现出花潮来。其实从楼下看上来,我的北阳台规模算不上夸张,但今年的成果已经超越了我的目标了。唯一觉得遗憾的事情是卖花种的奸商宣称这是彩条牵牛,但实际上只是普通的紫色牵牛。还好,不要紧,因为它,整个阴郁的黄梅天里,空气中已经如阳光般橙紫色 ...

    阅读全文

  • 爱到夏天

    爱到夏天

    我喜欢夏天,喜欢空气里面有植物吐纳的气息。喜欢阳光扑啦啦地照下来,晒着所有的东西发干发脆,棉质的织物里面满是浓烈有阳光味道。喜欢运动流汗后冲澡的爽快,喜欢光着身子在家里面跑来跑去,喜欢节奏明快带点异国情调的音乐作品,喜欢故事简单画面唯美的韩国电影。喜欢水份充足的果疏,喜欢冰过的酸奶,喜欢听见得蝉鸣的下午…… 虽然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但它很安份,很乖,住在酸奶盒做的花盆里, ...

    阅读全文

  • My Sunshine

    My Sunshine

      唉~~~长假就这样结束了。真得是有一些不甘心啊。我本来是可以好好在家休息的。结果长假里。我去了两次周庄。两次拙政园。两次虎丘。一次上海。一次寒山寺。我去这些地方的“腐败纪录”又再次被刷新了。苏州最近在大修北环等主干道。不宜前往。路上塞得跟下水道一样。建议过了这阵子再来。这些照片是我长假里面拍的哦。乱杂七杂八的。没有顺序和逻辑关系的哦。随便看看。跟标题无关。   千万不要 ...

    阅读全文

  • 随拍

    随拍

    每年从三月末开始,我也进入“腐败生活”的阶段,因为工作上的一些应酬,几乎常常需要往周庄或者苏州的园林里面跑。我最高的纪录是一周去了六次周庄。从01年接手现在的这份别人眼里的“美差”到现在,“江南第一水乡”周庄,我大约去了50次不到;“苏州园林之首”拙政园,我大约去了有60次还要多一次。导游几乎都认识我了,就连饭店门口泊车的小弟似乎也觉得我有一些眼熟,真是一件令人叫苦不得的事 ...

    阅读全文

  • 花花世界

    花花世界

    今天在 Taobao 买了一些花种子,分别是混色条纹的矮牵牛、大株彩叶草、极香罗勒(紫纹九层塔)、皱叶紫苏(红紫苏),这些都是春播的品种,又去本城花市买了一些盆盆罐罐和播种用的营养土,外加一套小工具,已经着手准备“春耕春种”了。矮牵牛是一种花期很长的植物,从4月到10月都会开花,比较好打理,常常在街角花坛里面看到,属于“靠天收”的懒人花。跟牵牛不属于同一科属,但花朵都很相似 ...

    阅读全文

  • 迎春

    迎春

    在我故乡扬州是将每年腊月二十四作为“小年”的,与比扬州再北方一些地方“腊月二十三小年”略有不同。“小年”在扬州俗称“送灶”,即送“灶君上天言好事”。在旧时,家中的长者会把贴在柴草灶边上的灶君的画像放在炉膛里面烧掉,灶君于是便驾青烟升了天,这个动作与自然现象很是关联。“送灶”这一日家家是要洒扫除尘的,因为过去的一年做的有心无心的坏事都被“天神”记在蛛网上,打扫卫生变成一个比较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