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人文印溪

左叔文集《一生中还有多少个你》各大平台有售 | 支付宝首页搜索 2201485 即可领现金红包

人文印溪

是上天给江南定下了黑灰色的调子,还是我在思念的时候,心里飘起的一阵水雾。又走进印溪古镇,又是阴天小。这个江南季,在你来时停止,又在你离开时飘落。原来是在告诉我,一切都因天注定。雨季中的江南,并不多是化不开的忧愁。古镇上的人们,对于司空见惯的雨,更多的是一种欢喜。它历经了沧桑,它目睹变迁,它深沉却精神持久,古镇上的人,对于生活环境艰苦,不觉的是苦,他们永远充满希望,这是对生活的热爱。我用镜头,记录下他们的笑脸,他们的乐观,他们对待生活的从容。

从清晨开始,雨点子就一阵又一阵的泼来,在苍茫茫的公路上,赶到约定的古镇,此时天已全部放亮,雨点也才渐渐缓落,清寂的古镇一眼望去,好像还在沉醒中,未醒过来,只有几家开早市的点心店里,飘出一些热气和人声。我在街口的一家小面店里,等待着协会里参加此次摄影活动的同行。这家面店很狭、很小,只有一排挨着墙的小桌和一条只能过一个人的通道,店里也只有零星的三位顾客。是雨天让人们都忘了早起的习惯,还是阴着的天,让人忘记了时间。街道冷清,只有偶尔走过一个人影,或飞驰过一辆自行车,也都只是匆匆而过。

作者端木向宇15862600191摄于太仓沙溪《雨中水桥》

00:00/00:00

我呆坐在这家小面店里,数着从屋檐上滴落下来的雨点。这时,一位梳着小波头穿着米色小坎肩的女孩从里面跑了出来,没等人拦住她就直直的冲进了雨里,开始在雨里玩耍。她先是在门口快速跑了一圈,然后跑进屋檐下,用脚去踩地砖上的小水溏,看着水花溅起时,便快活的大笑。她的头发,被雨水淋湿,挂了细细的小水珠,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童真。我被这个小女孩逗乐了,“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呀?”我好奇的问她。刚才还只顾着自己玩的小女孩,现在才抬起脸看着我回答道:“我叫圆圆,6岁了。”“在雨里这么跑来跑去不怕淋湿么?”我又问。“好喜欢下雨天。”她依旧这么天真。

此时我很想拿出相机来把她的快乐模样拍下来,但我又没有这么做。我怕黑漆漆的镜头会吓到这位天使般的小女孩,也怕我出于自己的拍摄目的,而去破坏了这位小女孩天真的童趣。我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在雨中调皮的样子,从心里被她的样子逗乐了,好像这一刻我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也是这般的与无忧无虑的在大自然中奔跑,感受自然给予的雨、露、风、雪。我也是出生在这般的古镇街,记忆里也总是有下雨有场景。我家的木门临着街,一出门也是这样的青石板,石板上被长年雨水滴的凹凹凸凸,总是引得我很多兴趣。

人文印溪

“在看什么呢?”突然一位熟悉的声音传来,我被这声音唤醒,原来是位同行。我马上用手势示意他看小面店门口正在玩耍的小女孩。他顺着我的手指的方向,看见了天真的小女孩,而后他又做出了让我失望举动。他拿起相机对着女孩就是一阵“咔咔咔”,真如我所预料的,孩子被这突然的响声打断了玩兴,站起来一动不动。我马上对她说,“圆圆,你真可爱呀。我们能为你拍张照么?”孩子听到是在夸她,她又开心的笑了。没有再反对镜头,这时,我才拿起自己的相机,抓住她可爱的样子。

雨慢慢停了,天空也渐渐放亮,古镇上的人,突然就多了起了,开店做生意的也在那里吆喝开了,有些人家抬出煤炉生起火来。赤脚屐一双拖鞋,一只手持把大蒲扇,另一只手拎"火钳",扇的炉边烟雾袅袅。在飘渺的烟雾中穿行,四周的人或物,都恍如隔世。要不然怎么石桥上会出现一群身着绿衣的花鼓队,带来远古的欢乐节拍,凌步而来。岸边那些观鸟听雨的茶客,定是喝着碧螺春才得一世清闲。看年近花甲的老人们,一个个都笑的如孩子般的那么无拘无束。这是一条充满活力的老街,置身其中会忘记时间。要不然怎么几百年过去了,只有墙体的斑驳,而古镇上的人,心依旧不老。

人文印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