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0

允许他来,允许他走

爱不是挽留的理由,爱是允许他来,允许他走。
—— 《空谷之声》

文 / 左叔

生活在“消费主义”时代,常常会接收到各式各样的“心理暗示”。

不必去滑一滑各款“种草”APP,哪怕只是无意中浏览某张图片,若是这图片里有暗合了你心理或者物质上空缺的那一块,想要拥有“同款”的欲望也会油然而生。

现代物流效率,加之各款超前消费的“支撑工具”,让“拥有”这件事情在时效上更显便捷,早上手机里下好单,晚上就已经到府了。不必攒够钱,也不必空等待。

“即刻行乐”所导致的后果,便是心心念念之物在拥有之后的获得感反而变得极为浅薄。于是,有人寄希望用“延迟满足”来放大这些获得感。确实有一定的效果,憋到双11、618再出手。不过也有人在受压抑之后,产生了报复性消费的反效果。

拼命占据各式各样的物质,如此“拥有”会有“反噬”的效果,这些你所“占据”的这些物质也会反过来“占据”你,无论是你的生存空间,还是时间精力。

举个例子,我这几年囤的书越来越多,收纳这些书本身也是一种消耗。无论是购置书架所付出的费用,还是整理这些书所花费的精力。总体而言,还是如何把握一个度的问题。

即便是深爱之物,想要拥有也要有一个限度。

生有涯,阅读无涯,总有一些读不完,读不尽的书。没办法,只能随它去吧。

除了对“消费主义”心怀警惕之心外,定期的“断舍离”也是有必要的。

将挂在衣柜里面的衣服整理朝一个方向,这一年里穿过的换一个方向去挂。一年下来,你就会发现有多少根本不会再穿的衣服,将它们清洗干净送给有需要的人。有时会真得没有去处,但分类好扔掉也会帮你节约下收纳整理它的宝贵精力。

书,说实话,有时候会舍不得拿出来送人,但也不可能有时间精力再去读一遍。每年也会清理一些阅读过的书,作为岁末各类聚会的“伴手礼”送随手送给适合它的朋友们。虽然我知道有些人可能也不会去读,但我总觉得已经顺手将“负累”转嫁给了别人。

再说了,旧书不出门,新书又如何进得来。毕竟,家只有这么大。